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大一的传奇,传奇的大一

2016年05月29日 02:49:28787

   岁月是把双刃剑,抹去了许许多多的刀光剑影,同时也尘封许许多多美好的记忆。我大学二舍609寝室室友早各奔东西,彼此间联系不多,有的甚至已杳无音讯,回想大学四年寝室生活,仍历历在目,寝室的快乐和趣事偶尔浮现在梦乡里。现在的大学室友多少表现得藏着掖着,勾心斗角,不像我们寝室的都铁哥们似的,我们生机和活力缘于老大把我们带入了传奇世界。于是乎,我们寝室有了比较一致的作息时间、有共同的活动、有共同的敌人,我们不仅讨论战术还研究理论,那时我们是那么的无忧无虑……
   
    当年初夏,骄阳灿烂,我还带着一丝稚嫩的孩子气,满怀憧憬,跨入了大学校园,住进了六楼,8个机械专业的师兄弟住在一个宿舍,是缘分。天天一同出入食堂、教室、寝室,网吧等场所,形影不离,自从在传奇里见识了老大的裁决后,我们开始了真正痴狂的游戏生活。老大进校的年龄等于我毕业的年龄,天生具备当大哥的资质,既有组织能力又有钻研精神,半年多的时间,他的战士号是我们的公共号,除了熄灯,一直在线,跟老大在游戏里混的那些黄马甲漂亮道士妹妹经常关心他是不是实验室去多了,把脑壳搞短路了,成天颠三倒四,朝三暮四,有时甚至不三不四,上午的事下午就忘了,昨天的表白今天就洗白、忘了。最后在七兄弟的强烈要求下,老大按上下铺分职业每人建一个号。
   
    练级的日子苦和累,七个人一起开始练级,总不能落后太多吧,我的法师和下铺老六的道士利用精工实习的空闲时间组队猪六烧猪,五只恶蛆和他的排骨在墙角围成一个弧形,把我团团包围,外面的怪根本无法攻击,这时老六的道士把怪都引过来,一个群隐让弧形和他消失在怪的视线,此时萦绕在耳边的是喝蓝、放火、开盾的声音伴随红猪、黑猪、蛾子的瞎叫唤声,经验值一路狂飙,不到一周,老六就可以排骨换大狗,那时一本狗书相当于学校一周每天一份回锅肉的总价,让自己花钱买,那就是割自己的肉,老六总是关键时刻豪情壮志溢于胸,提出不烧到一本书誓永混猪六。出书的那天,他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一晚上傻呼呼地带着狗东晃晃、西瞧瞧,怎么也睡不着。第二天,讨论机械图纸的工艺路线,老大做为我们组的组长,安排我们先读图半小时,提出各自的方案,我受老六的影响,趴在图上酣然入睡,老六的呼噜声我怎么听都像黑猪的咆哮声,引发我紧张的神经立刻有放火的欲望。老大终于忍不住了,当着20多个小组成员的面呵斥老六,怎么一让你看图你就睡觉,也不客气地责怪我,你怎么也这样!我站起来争辨到:“我比他好,他一看图就睡觉,我是睡觉都在看图。”全班哄堂大笑,只夸我幽默感十足,时至今日,大家还津津乐道。猪六永远烙在我大一的记忆里,美好、兴奋、诙谐…
   
    后来,老大已经敏锐意识到再这样下去,会出问题。这个天生的政治家立马召开寝室会里,第一次提出两手抓的理论,要兄弟们一手抓学习一手抓游戏,学习上要过得去,游戏上要过得硬。老大的理论超越了老师、家长的教条,让此时对游戏狂热的我们,引发共鸣,也影响我的大学四年,激励了我,爱好要玩得有水平,专业也不能掉队。八个兄弟最后三个读研,一个出国,我们寝室也是全班的佼佼者,这是后话。我和下铺的老六一直在琢磨,怎样才能做到这两不误,聪明睿智的我终于总结出寝室坚持四年的理论,“宁挂人,不挂课”。每次考试前几天总要去封魔PK,挂一个人,就开始临时抱佛脚,效果就一个字:灵!想想当年的理论也和“信春哥,不挂科”有异曲同工之妙。

    大一的传奇和传奇的大一是分不开、也理不清的谁是谁,它生机勃勃!洋溢着温馨和疯狂味道,毫无掩饰展露青春的个性,每每想起都能感到一股浓浓的豪情!这豪情确实太美了,伴随我N年。

    又到了这个初夏,骄阳依然灿烂,不知又是何时,裁决,猪六、封魔留下的印辙,一点一点的淡出我的记忆。生活的磨练,让我曾经炙热的双眼看世界再也不是一幅猪洞惊天地的画面了,狂热过后的平静,是一种成熟的美!我大一的狂热是一种至情至性的美,敢爱,敢拼,内心充满激情,那时的情感最丰富,情愫最温馨,心境最单纯。繁忙之余,总想再看看老大的裁决幸运加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