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传奇,不忘的时光

2016年05月29日 03:23:28512

我经常听见这样的声音

说,游戏玩来玩去,还是觉得传奇最好玩。

现如今,网游层出不穷的年代,论画面质感,论人物风格,论界面操作,传奇已算不上是卓绝群伦,而它依然在网游市场里稳若泰山,备受瞩目,甚至有更多不同年龄层的玩家陆续追捧。

为什么呢?

一千个人眼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人对传奇的追逐和理解都是不同的。传奇于我,深深浅浅的感受都有过。第一次看到别人穿着布衣拿着木剑时,我便带着一无所知的好奇坠入这片游戏丛林。我会赋予这个小人自己的情感,像是我的化身,就算起名也是斟酌再三,怕自己的不够慎重而怠慢于她。

初入传奇,要点蜡烛摸索着行进,第一次在游戏里学会奔跑,我的传奇生涯便再也停不下来。圈地杀怪练级的日子,一个小小的火球便是记忆的引线,不熟悉操作的我曾纵火做乱,击败了怪物,也打倒了同类,却因此结识了游戏里一个又一个的朋友。一开始,玩传奇是很痴迷的,寄读住校时的零花钱几乎都花在网吧和游戏点卡上,吃方便面是常有的事。多少个通宵达旦的夜晚只为在石墓杀猪练级,伙同好朋友一起,精心计算着电死一只猪能获百分之零点零零几的经验值。当“秒杀”成了游戏里的流行用语,没有魔法盾的法师多数是有被害妄想症的,看到大战士经过身旁都要退避三舍,生怕被人一刀放倒。难忘好友曾赠予的一枚法神戒指,在石墓五层被人爆下来,差点急红了眼,随后召集了一帮人在石墓兜转,守了几天几夜,也没见那人再次出现。当时的那种感觉如同痛失心头所爱,足以令人彻夜不成眠,现在想来是又可笑又可贵。那些年不经世事的我们,人生迷茫,一穷二白,有的全是对传奇的狂热。对照现实,传奇便是草木皆兵,是明刀明枪,是胜者为王,是热血青春的不可复制品。

传奇是影响了几代人的网游,只要稍稍与人在传奇里谈论当年,你会发现这样热烈的过往层出不穷。说一位认识多年的游戏好友吧,丑到招人扁 是他的游戏ID,这位现实里超标准的高富帅,智商优异,品貌俱佳,在传奇里却被化身为纯正屌丝,被人唤作阿丑。起初他是玩道士的,名字也很飘逸,犹记得当时的隐身术技能书出得极少,他守着僵尸洞打了几十只尸王,终于到手了一本,正练完技能,有人飞尸身边又爆出同一本书,他大笑三声,因为太过得意手贱又点了一次学习,结果技能被洗掉了,当场气结把号一丢,赌气要玩武士职业。于是乎,大家本着捉弄他到底的原则,集体为他起了一个名字,丑到招人扁。相比其他职业,武士练级是最消磨时间的,他寻思找个法师MM带他练级,当时游戏里的姑娘也都是实在人,一看这名字不是瞬移就是装死,当众人以为他又要放弃时,他却豪言这次一定要出人头地。此后,他便开始疯狂地手动砍怪练级,日久弥坚,很快就赶上并超越了我们的等级,由于他的操作手法厉害,成为了当时朋友圈里最有名的单挑王,不少人慕名来网吧里看他与人PK,还引发热烈的群体讨论。后来有一天,他发现正在念初中的弟弟也在崇拜他的队伍里,他摆摆手就把这个众人瞩目的高级武士号废了,任谁也始料不及。多年以后,我们再次提及他离开传奇的旧事,仍然很是不解。他激动地吼了一声,你们以为我不想吗?当时做梦都还在玩传奇啊!不过他说传奇终究是游戏,不能因此影响了我们的生活或者学业,尤其是他最在乎的弟弟。这话引发了我们很多人的反思,我们该如何定义传奇之于生活的意义?是生活之外的消遣,还是超脱现实的精神寄托,它的存在是否与生活理念相悖?

再来谈谈一位骨灰级的传奇大哥—文煞武官,知天命的年纪,玩起传奇却丝毫不逊色于年轻人。他说自己玩过梦幻西游、魔兽世界等游戏,但是没有一款游戏像传奇这样让他偏爱,传奇里完善的PK制度,让很多男人向往这种热血澎湃的对抗。现实里事业有成,生活平稳的大哥该是享受生活的年龄阶段了,他坦言自己空闲的时候最喜欢的还是玩传奇,难能可贵的是游戏里认识的那些朋友,没有年龄和地域的界限,相处久了,彼此间的感情就像陈年老友,重情重义。游戏里,文煞武官是行会老大,是众人游戏追求的风向标,对于行会的兄弟照顾有加,义气放在第一位,不抛弃不放弃。引申到现实呢,好多跟随大哥多年的兄弟还成为了他公司的员工,彼此间的信任更甚于他人。传奇虽说是游戏,却也让不少志同道合的人汇聚一起,谈生活也谈乐趣,两者相得益彰,我想传奇最好的状态也不过如是吧。

还有两位传奇姐妹花,她们是游戏里的商人,且称呼她们为小雨和玉儿吧。小雨从一开始就像完成某种使命般的帮助玉儿认识传奇,教她学会如何在传奇里生存并且还能做点小买卖,现在传奇里的很多装备都是可以用元宝来衡量价值的。小雨说玉儿身上有种神奇的魔力吸引着她,关心她,照顾她,而最重要的原因是玉儿是个身患严重残疾的女孩,下肢已经萎缩了,一生都将在轮椅上度过,这也许就是小雨想要帮助她的初衷吧。小雨让玉儿学会在传奇里淘第一桶金,在这里敞开心扉和别人沟通,如大家所想那般,好人还是很多的,传奇里好多人都帮助过玉儿,为她祈祷,带给她快乐和希望。小雨带着玉儿走过很多区服,她一直扮演着坚强的姐姐角色,直到游戏里的一个男孩真心实意地追求她,她一下子慌神了,对自己的未来充满惶恐。原来小雨也是轮椅人生的女孩,她是先天性拖垮,因为家里条件差,没有钱治疗,所以她认定自己和玉儿是同病相怜的人。她说,在传奇里,我和正常人一样,他们能去的地方我都能去,我找到了快乐,认识了很多朋友,可以和他们去任何地方,不受任何约束。但在现实我们都不可以,一个小小的台阶就将我们拒之门外了。那个男孩知道了她的情况,依然坚持与她见面。游戏里的感情真真切切,现实里更是情意绵长,两人于2011年4月正式约定今生,结成伉俪。这是传奇人生,更是人生的传奇。

十年,沧海都要变桑田了,我们却还在一次次的点开石龍之门。这些年,传奇陪着我们一起成长,有过的欣喜和欢乐,失望和离别,一幕幕交错倒带,何尝不是人生的别处风景。那里尘土飞扬,人来人往;青春战歌,响遏行云。记一座古老的城池,念一段不忘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