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夜与昼的距离

2016年05月25日 15:29:18501


夜里,我是炽翼的杀手,而白天,我是比奇的寻路人。

我爱我的英雄,虽然是他改变了我的生活。
从他开始强大的那一天起,我从纯良的女孩,一跃成了PK漩涡中的女杀手。
最初,我爱这种身份,谁不爱这种喧闹、炽烈的生活呢,豪爽不是男人的专利,当女人染上这样的色彩,仿佛天地也宽广了不少。

我精心调教英雄,他的级别高,装备不错,他用卓越的战绩来回馈我,所以,对于卧龙英雄的出世,我不以为意,我不觉得我的英雄有什么不足,我信任他,他值得我信任。是谁曾经说过,当你信任你的英雄,他就会回报你的信任。我信奉这句话,并以此自律。

夜里,我关掉灯,在黑暗中登陆传奇,与我的英雄一起整装待发,迎接激情的时刻。新来的指挥,据说是老大花重金请来,不知是否名至实归,但是我喜欢他的声音,激情,而不滥情。

指挥果然浪得虚名,今晚的战斗,本是我方实力稍弱,但是居然也赢了,也许这就是指挥的魅力和魔力吧。有人开始吹捧,这个世界原是有这样的人的,成者为王败者贼,胜则喜形于色,败则哭爹骂娘。我说了一句,打的赢,不一定是指挥好,但是打败了,一定是指挥差。大家哗然,我懒得听,换了小号,在庄园淘东西玩。

却有红字找我:炽翼M我。
是个不认识的名字——浩然。
再一想,不是新来的指挥吗?哈!不会是寻来骂架的吧。我笑弯了腰,直起身来,发现浩然就站在我面前。
我先是一愣,但随即意识到我身在小号,他又不知,何必惊慌呢。谁知他仿佛看穿了我在窃笑,竟然直对我说,炽翼,你好!
看来,这个世界,根本没有秘密,更何况,我的小号,也不是秘密,不知是哪个好事者走漏了风声。我自嘲,幸好不是仇家,幸好没有大恨。

浩然找我,不知什么事。我等着他讲,他却整晚都说些有的没的,我耐着性子,我有这个耐心。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整整一月,每天我都在他的指挥中冲锋陷阵,然后与他在庄园中闲扯。大多是他说,我沉默。其实有些时候我并没在听,但是他看起来很享受,有一次很晚很晚了,我要下,他突然说,炽翼,你是很特别的女子。我无言以对,只能道声再见。

我不喜欢这种含混暧昧的关系,当面卿卿我我,转身即成陌路的多得是,凭什么要相信他呢?我只信任我的英雄,他不会背叛我,永远不会。

我生日那天,很多人放烟花,这实在是一种虚伪的繁华,但是我笑靥如花,一整晚都是个淑女。老大让行会停战一晚而组织K歌,很多人起哄,让老大娶我。我知道老大没有娶我的意思,但是这样的传言久了,也就有点像真的。
我明显听到语音里浩然的声音有点异样,他掩饰地清了下嗓子,却没有下文。

快下线的时候,浩然偷偷M我,说要我去个地方。
在比奇的树林深处,他摆了一颗心,说是送我的。我似乎早就预见到这个场景,所以丝毫不以为异,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心虚,讷讷地,不知说什么。
浩然期待地看我,我转过身,踱了几步,说,你来我们区时间短,大概没搞清楚状况,我是不会结婚的。
我没有看他,过了半晌,回头去看,他已经不在了。

我有点啼笑皆非,太现实了吧,摆的心都没消失,摆心的人就离开了。我招出英雄,只有他不会离开我。
没想到是我错了,就在我准备走的时候,浩然居然出现了,他说,不好意思,掉线了。
没等我说什么,他说,你收下了我的心,就是我的人了。
我有些好笑,你说什么呀!
他胸有成竹地笑,指着地上消失了的心,说,还不承认吗?

浩然是个好指挥,也是个好情人,只是不适合我。
他愿意陪我做任何事,但是,都被我拒绝了。我不是不愿意接受他,只是,我很怕。
浩然像极了从前那个人,我深爱过的人,背叛的伤口,现在仍然在我心口,我可以忽略它的存在,却不能让它愈合。

有一晚,浩然吞吞吐吐了很久,突然说,炽翼,忘掉他吧,我会让你幸福。
也许,换一个人会感动,但是,我却痛彻心扉,浩然,你不该触碰那个伤口,也许,我们都装作不知,我会逐渐接受你,但是现在,不可能了……
夜里,我被噩梦惊醒,心怦怦地跳,却忘了梦里的人是谁。

我病了很久,总是懒懒的,我还上传奇,只是不想再去PK,也不想上语音,我怕听到浩然的声音让彼此尴尬。那天我拒绝了他,他没有纠缠,只是说了一声再见。
再上语音,传来的却是另一个声音,问老大,说浩然很久没来了,电话也打不通,所以重新找了一个指挥。
说不上是什么心情,好或不好,失落或不失落,但是我恹恹的,似乎是病又重了。

招出英雄,他还是那么忠诚,我向着什么方向,他也向着什么方向,无论险境,还是坦途。只是,我心里空空的,似乎在那个伤口之上,又缺失了一处重要的地方。

我到底还是去领了卧龙英雄,他的样子,像极了一个人,我不敢说出来,怕说出来就再也收不回。
夜里,我带着白日门英雄,驰骋沙场,但是白天,我带着卧龙英雄,在比奇徜徉,也许有一天,我还会在那个地方看到一颗心,还会再碰到浩然吧……



上一篇: 望断归来路

下一篇: 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