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玛法大陆的“七种武器”

2016年06月02日 03:32:44566

玛法大陆,风云依旧。神技不断被施展,神兵不断被发现,但在玛法人的心中,有“七种武器”却是任何神兵都不能比及的。

“号令天下,谁敢不从?”曾几何时,屠龙刀是多少人心目中的梦,这把重量99的大砍刀的影子一直萦绕在玛法人的心目中,不光战士,连道士和法师对屠龙刀也充满了向往和憧憬,因为它不仅仅是一把武器,还是地位和权势的象征。关于屠龙的传言在玛法大陆上一直在更新,早些年的时候,网上还就 太子丹 还是 魂十五 拿到的第一把屠龙刀争论不休,各说纷纭。其实,再去考证谁拿到第一把屠龙刀已经没有意义,因为无论谁拿到第一把刀,都揭开了玛法大陆巨大变化的序幕。如今在免费区,曾传言十几万RMB不卖的屠龙刀已经降价到了一毛不值,但仍然有很多高级别的玩家手握屠龙刀出现在各个地图,大概是为了满足心底的那个“屠龙刀情结”吧。屠龙刀只是传奇中的一把普通兵刃,但它的传说已经在玛法大陆上流传了13周年。

没有屠龙刀的年月,裁决也代表着一定的地位和权势,这把看起来有些怪的大粗铁棍子也是很多烈火战士的梦想。裁决之杖,顾名思义,一定要裁出什么、决出什么,但实际上它只是一把单手武器,对于皮糙肉厚的战士来说,裁决就是身份的象征,作为玛法大陆的主导者,打怪冲在最前线、攻城冲在最前面,裁决才是主导。0—30的攻击有些变态,此“变态”并非属性高低的变态,而是属性走极端的变态,上限达到了30,下限却只有0,发挥出了烈火剑法的高伤害,却难以维续下限的不足。可是,在没有屠龙刀的年代,这也是战士的终极武器了。武器升级出现后,有些勇士钻研于升级武器,竟然升出了攻37的裁决之杖,一时间攻37的铁棍子在玛法大陆风靡。据言,如今的百区,裁决之杖还占据曾经的地位,拥有着曾经的辉煌。

井中月被英雄们称为“菜刀”,不仅仅因为外形酷似现实中的菜刀,更是因为没有出烈火之前的战士只能用“菜”来形容。黑色玄铁打造的井中月并不像其名一样飘渺无形,而是广泛拥有在玛法大陆的英雄手中。身披绿色的重盔,手握“菜刀”,挥舞着半月,冲刺着烈火剑法,这是战士最难熬的阶段,但却是记忆最深刻的阶段。尽管广泛,但仍并不是谁都能轻松拥有的。高中时候,有一舍友为了换到一把心仪已久的井中月,曾连续一周时间泡在祖玛寺庙,终究还是没打出菜刀,无奈之时用高于“菜刀”价格的祖玛套换了一把菜刀,看到他站在安全区不带任何首饰还兴高采烈空舞菜刀,众人乐不可支。

高道术是众多道士追求的目标,足够高的精神力才能最大发挥施毒术和灵魂火符甚至是召唤神兽的作用。这把没有开刃但高道术的龙纹剑实际上更像一把刀,自然也是众多小道士的梦想,带狗拎龙纹成了高级道士的代名词。玛法大陆之初,曾有一装备垃圾级别很高的女道某次出去打怪,遇到了一高级别战士上来搭讪,聊着聊着就无话不谈,女道承认自己现实中是女性,战士却死活也不相信,因为他见识了太多的“人妖”,于是两人约赌,通过QQ视频来验证,赌金是一把龙纹剑。故事的最后是,视频那头的女子灿烂的笑容令战士神魂颠倒,不仅送出了龙纹剑,还送出了全套的天尊套。这还不是最终结局,最终的结局是两人现实中密切联系,最后因为这把龙纹剑而结婚了。古有“一骑红尘妃子笑”,今有“一把龙纹赢姻缘”。

道士的武器从表面看起来极度没有攻击力,如果没开刃的龙纹看起来还算一把刀的话,那无极棍简直就不能叫“武器”,单手握住一根棍子挥舞,丝毫没有一点点的侠骨道风。可是,这并不能淹没它的风采,在龙纹剑极少、价格惊人的那个年代,拥有一根无极棍也是不错的选择。无极,从名字上来说这就是道士们的必备,中国人对八卦之术有深刻的理解,“无极”恰好又与“太极八卦”相接近,自然成了众人的首选。也有许多以升级无极棍为业的道士们,研究出了升级的规律,使一把价格普通的无极棍甚至高于一把龙纹的价格。曾几何时,道7的无极棍随处可见,道10的无极棍也不是鲜有,曾遇见道13的无极棍卖出了天价,令人咂舌。

有传言,骨玉权杖是巫师用所杀之人玉化的骨头加上诅咒凝炼而成,具有不可预言的攻击力,是权势的象征。攻击范围广、攻击力惊人等等都是法师有别于其他两种职业的特点,配上恶魔长袍、恶魔铃铛这些听起来瘆人的装备,顶上魔法盾,抄起骨玉权杖,冰咆哮、地狱火、火墙、闪电等等技能在PK中让其他两职业头疼不已,更不要说“灭天火”的出现,更是彻底让法师成为武士、方士的噩梦。有趣的现象是,这种由洁白的骨玉制作成的权杖,看起来与金属丝毫不沾边,但它竟然可以用黑铁矿石用来升级,也许骨玉只是一种假象吧。

魔杖也曾是玛法的紧俏品,比之偃月、海魂这些法器,拥有魔杖才算是具备了法师的资格。看不出材质的魔杖,更像是“舶来品”,仿佛是从远古欧洲传到玛法大陆而来,在现代的西方魔法电影中随处可见类似的法器,更有人说愿意称之为“钩子”,难免让人想起轻松飞来飞去的法师,原来是用像钩子的一样的魔杖钩住东西“飞行”的。没有血饮、没有骨玉,拥有魔杖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就像有人提到的,在过生日时众人凑钱买了一根魔杖送给他,让他在很长时间之内兴奋不已。尽管很快被普及,但那个时代为了一根魔杖奋斗月余的人们依然会清楚的记得装备上魔杖的那份欣喜,那份满足。

“七种武器”,因人而异,也许从某些方面,我们可以总结“八种武器”、“十种武器”甚至是“百种武器”,随便我们,只要我们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