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比奇公主与左侍卫

2016年06月02日 03:34:32474

她是比奇公主,集万千宠爱为一身,虽说有一位羽扇纶巾,温文儒雅,万人之上,威震八方的父亲。却有一段苦难的身事,那一年她诞生了,夺去了亲生母亲的生命,她母亲难产,失血过多,离开人世……国师出卦,说她有吃母夺父之命,劝其远离她!从那以后,比奇皇可以给她最好的教育,可以给她最好的物质条件,但给不了她最简单的父爱,每次他总是站在高高的宫殿亭阁处,远远的望着,整整十八年,看着她长大,发现她越来越像自己死去的爱妻,这让他内心更加疼痛……

她冰雪聪明,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天生吹的一口好笛声!她善良天真,有似水般的性格,喜欢在比奇河边捉些漂亮的小鱼,供养在水晶缸中。对于父亲,只有墙壁上的那幅挂画,画中的父亲威严高大,有撑天拄地之势……虽说同在一高墙之内,每每想见之时,总被各种理由所挡回,这些她已经习惯了。她喜欢听每天上朝的鼓声,她知道父亲一定在里面,父亲是个英雄,他很忙……对于母亲,只有胸前那个普通山竹制成的笛子,上面刻有父亲赠送的暧语,这是母亲留给自己唯一信物。每每吹起,总感觉母亲就在身边。她只知道母亲是病死的,别的,侍从只字不提……

他出生在银杏村,是个孤儿,由村民养大,12岁那年被送入武学院,由于天资聪慧,刻苦好学, 35年的武学修练,他8年完成。后被武尊看中,秘授其热火剑法和命运之书,并命令卫家铁匠打造命运之刃。就这样他成为玛法大陆最年轻的命运战士。后经武尊强力举荐,入征比奇镇南重甲兵团,官拜镇南巡护长,负责比奇城及比奇森林的巡护警卫工作。

刚入皇城,面对着眼前的高墙城郭,楼宇亭阁,车水马龙,繁花似锦,歌舞升平的世界,年青的巡护长并没有几分好奇。作为军人严于军纪,恪尽职守是自己的责任。每天晚上深夜出巡,总能听到皇城高墙内,飘出一首首悠扬的笛声,是那般的熟悉,又这般的陌生……和风和雨点苔纹,漠漠残香静里闻。 谁家玉笛暗飞声, 散入春风满洛城……年轻的心,感受着淡淡的飘零,淡淡的孤独,淡淡的思念……

同年中旬,比奇出现怪事,城郊附近出现了钉耙猫怪,已经重伤平民多人。比奇皇下令:镇南重甲兵团全力清查,并加强比奇城及附近巡查工作。同时布告天下:闲杂人等,无事不得私自外出。

某日,她和往常一样,带着几名侍从丫鬟在河边捕鱼。歌声和笑声,飘荡在静静的河面上……
突然听到一声严肃的斥责:“奉吾皇之命,尔等不得在郊外嬉玩,请姑娘们赶快回城……”
“这是谁呀!这般无礼”有几位姑娘议论起来。
……
“别胡闹了,我们回去。”为首的姑娘制止她们的讨论。
她低着头,从他眼前走过,两腮泛红,可能是有所理亏……
紧随其后的丫鬟作了个鬼脸,低声骂道:“瞎了你的狗眼……” 
他目送她们进城,紧锁的双眉缓缓松开,嘴角微微上扬。

当晚很奇怪,他和她都无法入睡。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她的身影时时映入他的眼帘,挥之不去,周而复始……头戴亮银圣战盔,上安十三曲簪缨,搂海带钉满银钉,身着千年战神甲。护心镜,亮如秋水。虎纹黑色钢铁腰,飞龙战裙遮双膝。鹿皮战靴银跟衬。面似银盆,眉分八彩,目如朗星,唇如刀刻,齿白如雪。手握一柄霸气命运刃,真气度不凡,英俊美少年……面对此情此景,少女的芳心怦怦直跳,安然入睡。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年青的巡护长每次郊外巡查时,在河边总会停留片刻,他再也没有看到,瑰姿艳逸,仪静体闲的美丽身影。虽有几分失落,也有几分心安。

当天,比奇皇接见他,说每天上交的钉耙猫尸体越来越多,而该怪活动却有越演越烈之势,这不是简单的单个事件。像现在这样撒胡椒面样的清查,兵力越感吃紧。 问其有何良策?
年青的巡护长对此早有察觉,认为可以设为据点,进行重点设防。比奇皇会心一笑,连连点头……然后说道:“有一个新任务要交给你,专职保护比奇公主,将军可愿意?”
年青的巡护长突然楞住了,他以为自己会被安到重要的据点上去,现在…….军令难违,他只好接令。

事后,其部下都为其愤愤不平。本为正四品巡护长,现在成为一个女人的侍卫,仆从……大家都你一言我一语的吵开了。他却静静的坐在那里,轻轻的擦着自己的宝刀……
夜深了,兵团总长来找他,谈着心,告诉他,比奇公主是皇帝的独女,是他唯一的亲人,她比皇帝的命还重要,国师出卦说,魔族要复活,大劫即将来临,你要理解一位父亲的心……
父亲!一块石头重重的砸在他的心上……

第二天,他按时到公主府上任。刚进府门,迎面而来的是,新荷池沼,水愈清澈荡荡,曲折萦迂。池边两行垂柳,杂着各式花草,遮天蔽日,无一丝尘土。喧喧两声乱蛙鸣……好一幅甜静美景,诗韵画卷。
池边有一亭,有一群女子在弹琴歌唱。门边一老仆,引其见之。
“新任侍卫,叩见公主。”他低着头,单膝靠地。
只听耳边传来一阵喧闹声。
“是他呀!”
“对!就是那个冒失鬼。”
……
“将军请起……”银铃般甜美轻柔的声音。
当他正要起来时,发现是她……
他的小心像一千只小鹿在撞击…..
这是何等缘分,他又见到她……
他再次单膝着地道:“末将不敢!上次对公主多有冒犯,还请公主素罪……”
“将军是职责所在,小女子违反布告,还请将军包含!”
“将军请起……”
一双纤纤细手,伸了过去,欲想扶起他。
这还了得,再不起来就不受抬举。
他马上站起,双手抱拳……
“多谢公主!……”
随后一个侧步,闪其身后左面,笔直的站在那……

“我们家的小鱼,好几天没有喝到新鲜的河水了!”一个丫鬟说道。
“是呀,是呀。都喝的是井水……”
“有好几只都翻白眼呢?这样下去还了得。这是谁造的孽!”一个丫鬟用眼睛盯着他说道。
一个丫鬟撇着嘴看他一眼说道:“公主和我们是闲杂人等,出不去呀……”
有个利害嘴巴更狠,说道:“现在不是有个牛高马大一堵墙在吗?扔到河里连河水都可堵死!还怕那小猫小怪的…….”
…….
说的他两脸通红,奇痒难忍…….
公主发现情况有些不对,连忙打圆场。说道:“别瞎胡闹!我们去那边看看……”
一个最小的丫鬟说道:“公主姐姐,要是再这样下去,我们家的小鱼真的会死得!”
一阵沉静后,公主深情的看着他,说道:“将军,你看这事……”
他马上向前,双手抱拳说道:“白天这个时候去河边,不会有什么问题……”
他心想,就算来一万只钉耙猫,也会死在自己的刀下,如果她们家的小鱼真的出事,自己也别想在这比奇城待……
“那我们去河边打水吧!顺便出去透透气……”公主说道。
听到这,大家一阵雀跃,叽叽喳喳忙开了。

这群人走在大街上还真是道奇怪的风景,前面是一群妖艳的姑娘,身后跟着一位铁甲壮男,真乃万红丛中一点绿,路人皆看之……
偶见以前的巡护兄弟,他的脸胀的通红……

有人又开始打气他。
“你看他是个左撇子,要不能怎么会右手护刀?”
“听说和左撇子的在一起吃饭会手撞手……”
“嘻嘻……我还发现他有个毛病!”
“什么毛病,快说快说……”
“都走这么远了,他一直在我们的左后侧……”
“我也发现了,而且和公主保持六米的距离,成45度角……”
“真的吗?真的吗?让我看看,太神了。就算转弯也是……”
“怪人!真是太有意思了,嘻嘻…….”

到了河边,那位最利害的丫鬟扔个水桶给他,叫到:“左侍卫
,提水……”
哈哈……大家都笑开了。
……
他一直低着头,沉默着,嘴角微微上扬,心想:“活了20年,从没有外号,你看现在混的…....”

在回来的路上,穿过一片小林,突然窜出一只巨大蜘蛛,身后跟着五六只钉耙猫。“哇!哇!……”一齐冲了过来。人群中,叫声,喊声,哭声连成一片,谁也没有看到过这么多怪物……
左侍卫本能的一个箭步,一刀刺杀,带着剑气,砍向蜘蛛;然后转身,一刀横扫,划出一道半月;片刻之间,一群怪物迎声倒地。为首的钉耙猫想跑,只见他一个野蛮冲撞,纵身一跃,瞬间移到怪物身边,顷刻之间,命运之刃发出赤热火焰,一刀烈火,劈天盖地的砍了过去……
在场的无不为左侍卫武艺叫绝。唯独公主站在一只正在苦苦呻吟的钉耙猫身边暗自流泪……
在一傍的丫鬟赶快劝阻。只见公主不断自责,说自己真不应该出来,说世界万物都有灵性,谁都有活的权力,说到这,差点晕了过去……

面对此般言语,左侍卫真的无从下口,对于想伤害自己的怪物,都有这样的心肠,眼前的这位姑娘有多么的善良!
问丫鬟公主为什么会发晕,原来她从小就有心角痛……

从那以后,比奇公主再也没有出去游玩过。每天晚上,那熟悉的笛声,都会从公主屋中传来,他知道原来是她,他暗自发誓,一定要抚平笛声背后的忧伤……

清晨醒来,她发现水晶鱼缸多了很多彩色的石头。问丫鬟后方知,左侍卫晚上去了河边,还为鱼缸换了水。看着眼前的小鱼,成群的在石头群中游来游去,时而嬉戏,时而躲进石缝中……有了石头庇护,安全许多。看着、看着……一丝笑意挂在脸上。
“青儿!你看这些小鱼漂亮吗?”她问身边的丫鬟道。
“对!鱼儿和石头在一起更漂亮……”丫鬟笑笑道
这丫头!心里还是很开心……
 “这有些野果,公主要不要偿偿…..”只见她端来一盘子,上面堆了很多像桑葚样的小红果。
“那来的……”
“左侍卫摘的。”
她拿了一颗,放在嘴里,一股清甜,直润芳心。这种感觉让人很奇怪……
“青儿,这果子很甜,你也来偿一下。”
丫鬟拿了一颗,咬了一口,一直皱眉……
“有些青苦涩……不适合我。这些东西太珍贵了…….”
“怎么了?”
“御医说,这是绝世名贵药材!对你的心角痛有好处…….”
“是什么呀!”
“火龙种子……”
火龙种子,她听说过,十岁那年,父皇派过一队人马去死亡泉打过妖树,后来这些人再也没有回来!
“他一个人去过死亡泉,万一出了事怎么办,他这个笨蛋…….”她大叫道。
“公主息怒,他就在外面……” 丫鬟劝说道
“为什么不叫他进来?”
“叫了,不愿进来,他说依据比奇律法,侍卫的岗位就在门外……”
“这个笨蛋……”一滴泪挂在眼角。
她再次接过丫鬟推来的果子,感觉比上个还要甜,甜中带些酸,有种幸福的味道…….
日子在这样平淡中慢慢度过……
他默默的守候着她,她也习惯着这份默默的关爱……
【传奇百味】比奇公主与左侍卫(下)

同年十月,皇帝征兵天下,招智勇之士,讨伐盟重土城法师同盟。国师出卦说:“天下魔怪大乱,皆法师同盟所为,需比奇兴王者之师,直捣黄龙,才可根治这场魔怪大劫…….”大兴兵戈,比奇皇不敢怠慢。但国师辅佐比奇皇三代,从没有差错…….为了比奇子孙后代,必须出兵!

左侍卫很多同门师兄弟,都应征入伍。他们谈论着这场战事,如果这次能痛击法师同盟的话,以后就是武者的天下!在这个尚武的国度,一切只能用手中的刀来刻画。虽说有武尊的宠爱,获得了皇帝的恩典。像左侍卫这样白身的战士,怎么也服不了天下,背后总会有人指指点点……
作为名师的徒弟,作为他人的臣子,作为未来的爱人……他需要证明自己,需要荣耀……
现在他只是她的仆从,像这样不对等的爱,已经让他感觉到压力。面对世俗,他只能默默的守候,他没有勇气说出他的心……
她已经察觉了他的异样,他嘴角的微笑早已经被紧锁的双眉所代替……
入府半年,他的宝刀入鞘,盔甲挂于壁,布衣现于世……作于玛法大陆最年轻的命运战士,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外面的风言风语,她也听到过……作为男人,他已经付出太多太多!
她虽然不喜欢嗜杀!那城外被钉耙猫杀害的老百姓的命就不是命吗?她很困惑,她说服不了自己……也许国师说的是对的!她自认为不能再困着他……

她开始疏远他,强颜欢笑……让他感觉到没有他的日子更快乐!她请求过皇帝好几次,要求把他给换了。这些事左侍卫也听说过……
他以为她的心角病好了,已经不需要他的照顾,看到她快乐的样子他很开心。但晚上的笛声,却多出几分迷茫和爱恋……
他没法忍受她的冷漠,终于爆发了……他向皇帝请命,要求参加远征军团,进军盟重法师同盟。奇怪的是皇帝很爽快的答应了,还夸他:“年轻人有上进心是好事……”就这样他穿上了战甲,拿起了战刀,回到了自己的兵团。
那天公主哭了,冥冥之中感觉她将要失去他……

同年秋未,兵强马肥,二十万远征兵团在比奇广场誓师,鼓声震天,号角齐呜,这次远征大军,几乎是比奇全部精利……
祭祀过后,比奇皇进行了点将,年青的侍卫被任命为征战攻城先锋。他的双眼紧紧的盯着看台,他希望能看到她……他的期待的永远也没有出现……
二十万人马,他很清处能回来的会有多少……这次誓师大会更准确的应该是活人葬礼大会!公主的善良是不想看到这些的……但他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安全回来!不由自主的感觉她有些狠……

大军开拔,他的部队行至毒蛇山谷口,有传卫兵来报:“公主特使要求接见先锋官大人。”
“请她前来……”他一眼就认出是丫鬟青儿。
“这是公主给你的,并让我转告将军您:公主姐姐会一直等你回来……”
他楞住了,是笛子!她母亲留给她唯一信物……一股热浪直冲他的眼框。他紧闭着双眼,强力克制着不让它们掉下来……他紧紧握着笛子,把它放到胸前,感受着她的心跳……
然后他把笛子戴在脖子下,放在自己靠肉的内衣里。他感觉这样会离她更近一些……
“她还好吗?”
“誓师会那天,心角病犯了!但公主也去了,只是在阁楼屋里……”
他恨自己,恨自己的无知,恨自己的猜疑……
“你有什么话要带给公主的?”
他迟疑片刻,好像在想着什么……
“没有我在的日子,希望公主更快乐……”
他又能说什么?难道说自己爱她吗?难道真的让她等自己吗?他做不到!这次远征,他也没有把握自己能活着回来。爱告诉心,他不能那么自己私……
丫鬟把原话转给了她……
听完后,她两行热泪直流。嘴巴一直骂道:“他是个笨蛋,他是个笨蛋……”

从那以后,公主每日都 会站在城楼最高处,望着漠北……看着日出日落,雁去雁归……转眼之间已经三载,二十万大军由如泥牛入海,音信全无……

后来有几个逃回来的士兵告诉比奇皇。大军刚进入盟重,就遭人出卖,被法师同盟伏击,兵团一下被分成三段,先锋部队一直打到土城,杀入石墓阵,中段部队被困于大漠之中,后继援兵团被堵于毒蛇山谷。先锋和中部部队由于孤军深入,苦战三年,几乎全军覆灭;被堵于山谷的兵团,染上了瘟疫,二十万大军,尸骨全部葬于他乡。带回来的也只有眼前的几件遗物……
面对眼前的一堆遗物, 皇帝很快就发现了那个熟悉的笛子!那不是
公主的吗?思考片刻之后,他明白了什么,就派人送给了公主。 

事情败露后,国师逃跑了,听说他现在是法师同盟的盟主,正准备举兵南下。潜伏比奇这么多年,就为乱比奇皇心志,使天下大乱……皇后生下公主后,就被国师下药诅咒,使其失血过多死去……然后设局使皇帝与公主不能相见。最后招诱魔兽,制造魔族复活假像,使比奇大军北伐,大败之后,致国力大弱……

公主接过笛子后,紧紧的掇在手里,脸越发苍白,没有半点血色,双朦微闭,没有半点泪,整个人麻木的矗立在那,痛到极限泪已干……只有真真痛过的人,才会知道这种感觉。从那以后她就一病不起,茶饭不思,滴水不进……
每每半夜惊醒,说她梦到了他,他和他的兄弟被锁进石墓八层一个叫桃园的地方,肉体早已被腐化,但灵魂饱受折磨,永不得超渡……

比奇皇帝,这个可怜的老人,一夜之间满头白发,老年斑长满了整张脸。他一直守候着眼前这位已经枯槁般的女儿,不再理国事,不再出门。自责充满着他的内心,歉疚挂满着他的双眼……
法师军团已经步步逼进,整个国家陷入一片绝望恐惧之中……
武尊多次劝解都没有用。皇帝自认为眼前的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他愧对比奇父老乡亲。这位比奇曾经的圣战士,完全被自己的良心打倒……

危难之时,比奇来了一队白衣道者,为首的是天尊,是比奇皇的师兄,三龙卫的后裔……看到久违的兄弟,这位撑天拄地的老人哭成泪人。痛骂自己不是位好国君;怒述自己不是位好夫君;自责自己不是位好父亲……讲述着:“本想为女儿后半生找个好归宿,为他暗中找了一位好男人。谁知自己却亲手葬送她的幸福,女儿现在病入膏肓……他的勇士们都魂锁石墓,永远不得超生;国将不国,往为人君……”

天尊只是静静的听着,他想说些什么?欲言又止,只是告诉他,明天晚上,子夜过后,在公主府设坛,祭奠亡灵……
子夜过后,天尊开坛:祭天、祭地、祭祖宗……只见他扔出一道火符,划破天空,几道幽光,紧随其下,落在地上,震出一地尘灰。突然见一名左手执宝刀的骷髅战士,出现在眼前。这时骷髅战士一个侧步,快速闪到公主身后,笔直的站在其左后侧45度位子……
丫鬟惊讶大哭喊着:“左侍卫,左侍卫……他回来了,他回来了……”顷刻之哭声一……
比奇公主冲了过去,抱住它泪如雨下。她告诉自己,再也不会让它离开自己……
不久后,法师军团大举进攻比奇城。在天尊的帮助下,比奇城顺利的度过了这次浩劫……骷髅战士在保护公主过程中,越战越勇,由白色变成深蓝色……

从此以后,比奇公主成了一名道家弟子,悬壶济世。不管是人,还是被人驯服的魔兽,只要看到了痛苦,她都会救治……
在比奇河边,我们时常会看到一名瑰姿艳逸的少女吹着笛子,身后跟着一个骷髅。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此景此情让人无不伤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