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钉耙猫的故事

2016年06月02日 22:24:42383

十六载的似水流年,时间不长,但也不短。四千多个白昼与黑夜的轮回,抒写着每一个热血志士的奇闻异事。
   
我,只是一个渺小的钉耙猫,藏身在比奇丛林的任一个角落。每一个新生的热血勇士都会不费吹灰之力掠去我的生命而获得自身的成长。游戏给我重生的权力,我就在无限次死亡之后,无限次的复活,见证了每一个游戏玩家的悲喜忧欢,恩爱情仇。
   
那一日,我清晰记得,十二年前的一个阴霾的午后。一个衣衫褴褛的男人步履蹒跚的向我走过来,他举着微弱的烛光,忧郁的眼神像一颗磁石,令我不顾一切的扑向了他。
   
我的使命就是献出生命。我哇呀喊叫着,举起我的小钉耙在他身上不痛不痒地挠着,我就等待着他蓄力凝聚出一团炙热的火球,潇洒地弹射出一个完美的弧线,我就此魂飞魄散。他稍微停顿了一个,嘴角泛起了微笑,深邃的眼神望着我不自量力疯狂袭击的丑态,一个抗拒火环把我弹开。
   
这算是调戏么?我气恼着,准备再次扑上去献出我的灵魂。他不紧不慢的口中念念有词,一道炫目的白光在我头上盘旋,我开始眩晕。诱惑之光!他居然对一个羸弱毫无攻击作用的钉耙猫施展这个技能。我努力抗争着,却逐渐心智迷乱,等我清晰过来的时候,我发现我的额上烙上了属于他的标志。
   
“游戏里,我没有朋友,以后你就跟着我浪迹天涯。”他对着我打出一行字。怪异!从没有人对我说过话,他温暖的文字像一颗石子一样投入平静的湖面,当起了一圈圈的涟漪。浪迹天涯,这个颠沛流离的字眼谁又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他带着我进入了洞穴,飞舞的蝙蝠,翘着尾巴的蝎子,吐着绿色毒液的洞蛆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向我袭来,他愤怒的火球左弹右射,保护着我。那一刻,我知道,我其实成了他的累赘。以后?相伴天涯,还能否在奢望?
   
凌晨时分,他打字对我说:晚安。他下线,我的世界刹那间陷入了黑暗。
   
第二日,他如约而来,我顺从地依偎着他,我们去了骷髅洞。看着他浴血奋战,我只能躲在他伟岸的背后为他祝福。他带着我,进入了全新的世界,沃玛森林,比奇矿区,毒蛇山谷,没每一个地方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当他穿起魔法长袍的那一刻,微风拂过他的金色的头发,是如此的迷人与帅气。
   
他迅速的成长令我为他骄傲,却有一种不祥的担忧。
   
春花秋月,往事如风。 如果,期盼是一种喜悦,那么毫无希望的期盼就是一种残忍。

从在沃玛寺庙三层他被喷火的沃玛教主无情的残杀之后,他在倒下的一刻,打字:对不起,以后不能在保护你。我就在也没有见过他。他消失的无影无踪,或许他觉得应该把我遗忘了,或许他觉得脆弱的我是个负担,而他现在何方?
   
我在比奇葱绿的沃土上布满了我的眼线,我疯狂地复制着自己,只要他在比奇的任何一个地方出现,我都能看到他的身影,这一切都是徒劳,他就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或许他去了遥远的盟城,超出了我迷离的视线,我如此想,聊以自慰。
   
光阴似箭,一年更迭一年,传奇的天空依然湛蓝,多少热血勇士一如既往的全赴后继,踏上梦想的征途。当升级可以挂金刚石的时候,广袤的法码大陆上就少有人烟,我渐渐淡忘了一切,我忽然很想轮回到人世间,可以生老病死,可以早生华发,可以莫名的流泪,而我只是一个机械的被操纵的怪物,一个可悲的傀儡。
   
遗忘吧,我只是一只钉耙猫,这个传奇世界不会有属于我的传奇。


上一篇: 深蓝·淡蓝

下一篇: 传奇铸就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