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记号

2016年05月25日 15:42:03597


圣诞夜,一夜狂欢之后,绛珠实在是倦了,她打算下,却突然想去庄园看看。塔林中,正有一对情侣卿卿我我,她不由自嘲,干嘛来了,欣赏吗?

这时一行蓝字M 过来,兰溪:绛珠,是你吗?
绛珠笑了,也许,自己迟迟不肯下线的原因,就是为了等他吧。兰溪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上来,也难得他的执着和恋旧。
她回城去白日门,因为兰溪铁定在这里。果然,在城外的塔林中,站着一个男子。还是白衣飘飘,还是神情寂寂。

绛珠问,我知道你会来。
兰溪像跟她绕口令,我知道你会在。
绛珠只得笑,说,她没来过,我每天替你M一下。
兰溪听了也不以为意,只淡淡应了一声。
看着这个男人,绛珠心软下来,她说,我陪你四处看看?
兰溪说,不了,其实去不去都无所谓,该记的,都在心里,忘了的,也无需再追寻。
绛珠问,还是过一会就下吗?
兰溪点头,嗯,我来看看就好。

绛珠实在搞不懂自己,平时最恨婆婆妈妈,偏偏对兰溪,就能耐下心来陪他傻。当初那个“她”在的时候,兰溪有时候会问她些女孩子关心的东西,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告诉他,真心真意希望兰溪和“她”能有个好结果。等“她”离开了,兰溪很是难过了一些日子,绛珠陪他,聊天或发呆。等兰溪也要走了,交给她的任务,她真的当任务来做,从来不曾懈怠。

所谓的任务,就是兰溪说的:“她”离开时,告诉他,只要他在等,她就会回来。所以兰溪要绛珠答应他,每天上线,就M一下“她”,如果“她”在,就告诉“她”,他一直在等,只是暂时离开。

只是一个游戏而已,何必这样认真。“她”走了多少年,绛珠已经记不清,只记得兰溪每年圣诞都会上线来,因为,“她”就是这一天走的。让人等的,怕是早已忘了,等人的,却千秋万代地在等下去。这个兰溪,到底要傻到什么时候?

兰溪指着绛珠光秃秃的名号,问,怎么,又过了一年,还是一个人?
绛珠只得说,时下的男人都很牛鬼蛇神,我还是单身为宜。
兰溪笑起来,我倒觉得是没人敢娶你。
绛珠好脾气地笑,是啊是啊,我又丑又凶。

绛珠走了两步,一下掉进了塔底下的洞中,这时候没怪刷,只有小溪静静流淌。兰溪也随之下来,绛珠看看他,再看看小溪,不由笑了,说,瞧,你的名字在这里呢,兰溪。话一出口,她突然明白为什么兰溪要在白日门等人——这不就是兰溪在玛法大陆的记号吗?但是,那个走了的人,对这一切知晓吗,懂吗?
绛珠突然替兰溪不值,当年“她”走了,他也颓废下来,先是卸任了沙巴克老大,再退出了行会管理层,最后卸甲归田,只在白日门发呆。她不明白,一个人的意义,对另一个人怎么会如此重要。

这些问题,绛珠不是没说过,兰溪总笑而不答,但是现在,兰溪却说,绛珠,我来,是来看看你。
绛珠不信,但是兰溪的话,她没理由不信。
兰溪笑,她,我早忘了。但是你,我却不会忘。这么多年,谢谢你。

告别时,兰溪说,等我下次再来,要是能看到你嫁了就放心了。
绛珠有点想哭,说,傻!

回到土城,绛珠记得以前是有圣诞树的,她想,也许,傻的不是兰溪,是自己吧。  



上一篇: 十年

下一篇: 心若琉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