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使命

2016年06月02日 22:35:43488

大千世界,一花一木,一鸟一兽,存在了,都有自己的使命。

蜈蚣洞,曾经的喧嚣不在。偶尔路过的也是挂机的道士牵着喷火的神兽,开着自动发言:挂机,杀我的灭一户口本。游戏里,再邪恶的诅咒都是一种笑谈,每天都有人打猎,每天都有人死亡,规则决定一切,除非你愿意呆着安全区看风景。

他,永远都是一个人,幽灵一般,在传奇的各大地图游荡。他很少有朋友,很多人都对他咬牙切齿。他永远都是关闭私聊,当然关闭不掉每天的蓝喇叭对他的辱骂。他职业是一名武者,却更像一名刺客,他经常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在别人身后,一道炙热的烈火,对方的世界变成了黑白。

曾经有几个帮派对他招安,他回绝了。他喜欢一个人,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漂泊,是一个凄美的字眼,需要耐得住寂寞,抵制花花世界的诱惑。土城的漫天风沙,湮没了他行色匆匆的足迹,没人知道他下一个地方出现在何处。

凭借多日演练的PK技巧,他战无不克,地下宫殿弥漫着死亡的气息,每一个过路的人都心惊胆战。他成了全服帮派共同的通缉犯,赏银从50元宝飙升到200元宝,他却从来没有倒下过。

苍月岛安全区,是他红名之后唯一栖息的地方。衣服店门口的弓箭手不断地对他放着冷箭,他看着尖锐的箭头刺穿了肌肤,脸上露出了微笑。在这个虚拟的游戏世界里,杀人无须偿命,却需要一个方式来拯救自己的灵魂。

攻沙前一天,他一如既往地去打猎。在成功的刺杀一个女法师以后,他突然失去了往日那种喜悦。他看到了她身上唯一一个法神戒指爆在他面前,也许这就是她最值钱的家当。从来没有的羞愧在他心里蔓延,他遽然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杀手,而是一个无赖。他在安全区等她复活,交易,归还了她的装备。

也许,你应该帮助一些需要你的人。女法师对他说。也许,的确应该如此。他望着天上飞过的猎鹰,若有所思。

首沙的争夺战打响了,其实这场战争没有任何意义。自开区以来,《狼》的帮派就遍布游戏各个角落,抢地盘,打家劫舍,恣意妄为。唯一能与之局部抗衡的《天下无双》帮派却在攻沙前失去了联盟的协助。他毅然递交了《天下无双》的帮派申请。

一个人,改变不了一场残酷的战争。他懂,却义无返顾。他领着十几个人的小分队从秘密通道往衣服口强行突击。衣服口被《狼》帮的法师围得水泄不通,地上燃起了熊熊火焰,层层叠叠的冰咆哮把空气砸成了一片白色。他的队员挣扎着全都倒下了,他喝着大药,砍死了三个法师,野蛮强行突出了包围圈。

整个沙城里没有蓝色队友的支持,他陷入了层层的围追堵截中。行会老大命令他回来,不要做无谓的牺牲,他奔跑着,冷笑着,关闭了行会聊天。

一道道疾光电影刺破了他的铠甲,一阵阵刺痛,绿毒不断地耗费着他的生命,他忽然有种疲惫的感觉。他把一个施毒的道士逼到了墙角,手中的屠龙毫不犹豫地砍下去,道士挣扎着瘫倒到地上。他还没来得及转身,三道烈火齐刷刷地在背后袭来,他的血量瞬间只剩下几十点。他的手按在回城石上,却没有按下去,他的使命是猎杀,而不是逃亡。转瞬间,一个冰咆哮呼啸着向他砸过来。

屠龙爆了!他躺在黑白的世界里,看着周围的人践踏着他,打着辱骂他的文字。他忽然明白彩色的世界里,充斥着太多的虚伪和乏味。这是他游戏里的第一次死亡,也是最后一次。

这场轰轰烈烈的攻沙战役结束后,人们讨论最多的不是沙巴克的归属,而是他的消失。也许,他的使命已经完成,下一个区还会有是属于他的故事。

漂泊,伴随他的游戏人生,凄美而荒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