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我和僵尸王有个约会

2016年06月02日 22:38:45603

我和僵尸王有个约会

在这说明一下,小记前期是一名战士,后期换成人妖小道。我记忆中好像是二零零二年九月份,我的战士号已经到了二十八级,正好练半月技能的时候。看到自己操作界的变化,内心有种说不清的感觉。从前血量显示图标由一个圆太阳一分于二,成了一半红和一半蓝。说高兴吗?自己又长了一级,有人说:“战士二十八级是成年的标志。”他可以站在怪物中间划出一个半月般的剑气,威武而强大,更意味着他在PK过程中有独战众敌之势,大有长坂坡赵子龙之勇。说愁吗?愁断人心肠,哪来这成人礼物――半月技能书,记忆告诉我当时半月技能市场上几乎断销,有的话那已经是天价之物。

面对这样的窘迫满脑子空白,不知从何处下手,在一起玩的朋友也跟着发愁,四处打听才知道这技能书只有BOSS才会爆。为此我们几个也一起攻打过沃玛三、祖玛七和石墓七,结果要么全军覆灭要么中途没药,一来几天搞得大家倾家荡产,最后连修衣服的钱都没有。看到眼前几位好友从小康变成穷困潦倒,真乃有心想求没脸开口。

无兄弟不传奇真乃一句妙语,本以为此事已经被他们遗忘,谁知他们早已把咱的事铭刻于心。经兄弟们四处打听才知比奇矿洞的尸王也会爆半月,一股冲动涌上心头。平时在矿洞也不少打僵尸,那虎头虎脑全身通黑,四肢发达的尸王也交过手。十五级时我就硬生生的拼死过一具尸王,现在已经二十八级打它更不费什么药。自我嘲笑由心而生,当初何苦舍近求远,矿洞不是我混日子的地方吗?活在当下也会有精彩。

这种恋尸情节由于半月技能的憧憬所促成,从那以后我就扛着炼狱整天在矿洞晃荡。其实一天运气好的话也许可以碰到三五次,其余大部时间都是在打小僵尸。当看到有人在打尸王,会有一股怒气由心而生,奔过去举起炼狱板斧劈天盖地就是一下,铁定要和人家拼个你死我活。内心认为此处尸王就是咱家的菜,尔等怎敢来此偷菜必要其好看,人性的自私在此体现的淋漓尽致。碰到顽强的敌人可能会消耗半天,刀光剑影你来我往拼杀着。谁知尸王早已不见,只见一小法引其角落把它打死,掉落一地物品光光如也,小法笑嘻嘻看着眼前的一切。等咱提刀向其奔去之时,一个随机早不见人影。战斗总算结束,对手狠狠的扔下一句话:“SB.”然后挥手扬场而去。看着眼前倒下的尸王,也不知其有没有爆咱日日思念的半月。手中的刀越握越紧,怒火告诉自己:“小法师,见你一次要杀你一次。”但自己没有看清法师的名字,游荡半天后此事已经不再记起,而满脑子却期望尸王的现身。

晚上约好几位兄弟就去尸王殿包场,朋友们会认为我在吹牛。其实不然,理由如下:一、当时知道那诡异地方的玩家不多,他坐落在比奇进矿区1层大地图右侧门进下个图 一直走(都是单门)进到东部矿区……右侧门下方坐标137:109附近,等钻地和尚僵尸爬出来,玩家站在其留下的洞口上,就会掉进尸王殿中去。当时无意掉进洞穴的玩家一定会吓个半死,这种情境不亚于金庸先生笔下那些神秘深渊,同样也有宝物、武林秘籍,像记忆戒子这样绝世之物也会爆,玩这样的游戏有如自己扮演了一次杨过。二、我们和行会兄弟组队进入,一般有两队人,选得时间是晚上10点以后,而且周五与周六晚上不会去,我们进去的时候人通常人不是很多。

尸王殿30分钟刷一次,刷尸王也是开门的时候,常常也会有敌人进来,服务器也很卡,紧张和兴奋交汇在一起。当时因为掉落物品不会锁定,常常被眼疾手快进入的敌人给抢了,那种滋味没法表述。后来大家进行分工,分派一队人马去殿外门口把守。

每天晚上都会出书,其实要爆和自己职业相适应的书还是很难的,我的运气还算不错,守了两个星期就捡到了半月。那时人很纯朴,有天晚上爆了一本狗书,大家当时都唉声叹气一夜,200万求人给收了,谁都认为自己不可能会玩到35级!

半年后大家都到35级,记起那本狗书悔得让人肠子都断了,当我们再一次想踏进尸王殿时已经没有机会,此地已经被职业玩家给占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