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如果爱

2016年06月06日 08:49:17368

一直以来我就非常喜欢香水,很多看过我文章的人都知道,每当我心情不好或是开心的时候,总会抹点儿香水,让自己身体的味道,随心变。当然,我只想让我自己一个人闻到属于自己的心情,这是属于我的秘密。我也喜欢玩传奇结婚,很多人也知道,因为这样有人可以在游戏里面保护自己、疼爱自己、陪自己说话,我就不会再觉得孤单。

如果爱

我也从不将正在发生的故事或是我看不到结果的故事用文字的方式记录下来,因为我永远都不会知道,下一秒这个故事将会发展成怎样?我更加不会知道这个故事的结果是怎样?我甚至会很害怕,我怕明天天亮之后,我所看到的结果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所以我从来不敢写,但这一次,这个人,例外。我也破例给文章起了一个很俗气的名字,来作为我和他第一个故事的题目——如果爱。

 如果爱

他叫 小民壹枚 ,认识他的那天,似乎就注定了我们会发生点什么,因为那天是我在万般无奈之下离开168网通区之后的第二天,也是我心情最压抑的一天。我简直就觉得那一天是我玩传奇这么多年以来最灰暗的一天,比密保坏了还要悲催。当时陪着我一起去168电信区的还有闺蜜 贺兰心儿 ,她也是在我最痛苦的时候第一时间帮助我的人,为了感谢她帮我做完了那个从新手村到沙巴克的恐怖任务,我决定送给她一件暴风刺衣表达一下心意。可是运气不好,喇叭刷完之后,只买到一件,正当我准备再刷喇叭的时候,一串文字映入眼帘:“你还要衣服吗?”“要的,要的,我要买两件,送朋友一件,你去下单给我吧。”这笔交易就这样成功了。当然你也猜对了,这个卖衣服给我的人,就是 小民壹枚 。

如果爱

后来我也说不清楚是什么原因,竟然和他聊了起来,面对完全陌生的面孔,却又那么熟悉的庄园,我的心里真的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突然感觉哽得慌。我和他简单的聊起了当时的物价,金刚石的价格,赤影的价格,暴风套的价格,可是他也一问三不知,这让我感觉非常不好,我觉得他是在敷衍我。最可恨的,是他说他多出了一个赤影,却不愿意卖给我,我当时真的觉得,好像全玛法世界的人都在与我做对,庄园里的人,好像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在对我说:“你活该被人骗!”病还没痊愈的我,当时真的好想在被窝里痛快的哭一场,为什么现在的人全都那么冷漠麻木了?可是他突然说了句:“我把赤影卖给你吧!你尽管出价就是。”从不占人便宜的我,也不知道刺影的价格,就随便还了一个价,10元宝。我说就当是十全十美吧!正当我以为他不会那么容易那么低价卖给我的时候,他却奇迹般的同意了,“行!我这就去下单给你。”这让我觉得,原来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在欺负我的。

如果爱

这件事让我很感激 小民 ,也许是因为刚到这个陌生的地方,一个朋友都没有的我,竟然把他当成我唯一的朋友一样聊起天来。他一直不相信,我有着如此倔强的脾气,他总是以为这个游戏里面,只要是女孩子,随便在语音里面说几句话、唱几首歌,就会有男人为她打开方便之门。而我却告诉他,我不在语音里面讲话,我从来不想利用我是女孩子的特殊身份,而占人家便宜。我也用我的实际行动来证明着这一点,我邀请他接受我的采访,我要证明自己是可以有能力自力更生的在这个游戏里面玩的很好的。

如果爱

或许是他也同样的孤单没有朋友,又或许是他好心,他竟然同意了我的采访。我就自己一个人跑去比奇负一楼的大练功房一边安静的练技能,一边M着他聊天、采访。这个采访是我做了这么久的记者以来最没效率的一个采访,或许是因为我本来那天心就很乱,根本就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问题;又或许是我根本就不是想要采访他,我只是想找一个人聊聊天罢了。整个采访从天亮做到天黑,问他的问题,和他回答我的答案几乎全是错位的。我真的觉得自己很可悲,这一天似乎所有的人和事都在和我做对,好在遇见了 小民 。他耐着性子回答我的问题,他也自顾自的说着自己感兴趣的话题,我也一边和他聊着他的话题,又一边用我那特有的发散性思维问着名流专访所需要了解的东西。当天的采访可以说是扯到了天南地北,一个榴莲也和一个蜗牛扯上了关系。

见到他游戏角色的时候,已经是他升了两级之后的事情了,那时候我们已经聊了很多话题了,气氛逐渐的变得和谐起来。我感觉他是一个非常豁达,心态非常好的人,感觉他有的地方和我很像,玩游戏什么都不在乎,只想放松心情,就这样马马虎虎的玩玩,什么追求都没有。由于他要练技能,所以我便带他到我这个宽敞安静的VIP房间练功,他也一边练功一边和我聊天。我用一种缅怀过去的心情回忆着我前一天的不愉快。我完全对他放下了戒备心,对他敞开心扉的说起我自己的故事来。可是聊着聊着,他竟然说他要买件什么新衣服,还让我去问那衣服的价格,我才开始去注意他,同时我也觉得自己的专业技能太差劲了,作为一代名记,应该一开始就把他穿戴的装备观察好的。也正是这个时候,我发现原来 小民壹枚 竟然是那么的低调、奢侈、有内涵,他居然是霜影九套,威武!后来我只好伪装着自己,非常专业的为他截图,并写好了一篇关于他的采访稿。只是我做了一件自己都意想不到的事情,我竟然把我写好的初稿给他看了。要知道这个稿子,我是从来没给过任何被采访者看的。

今后的日子里, 贺兰心儿 是彻底的消失了,我继续在电信区里面游荡,一个朋友都没有,行会的人我也从来不搭理,这个会也没人听见过我说话,有的人甚至以为我是男人,我怀疑我患了厌世症,我继续不做任何解释,封闭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玩着传奇,虽然我知道,只要我说说话、唱唱歌可以有很多人在游戏里面帮助我,但是我还是继续了自己的我行我素。不同的是,偶尔我会和这个叫 小民壹枚 的人聊聊天。慢慢的,和他熟识起来,我也开始期待着每天上线和他的每一次交谈,说不清楚这是什么原因。感觉他给我带来的游戏世界是一个非常纯净的世界,他可以很安静的听我说话。一直到他有一天邀请我和他去同一个会,我现在都还记得当时在尸魔洞三层发生的一幕。他叫我去他所在的那个行会,可是我拒绝了,旁边一个练级的人跑过来说,我完全可以跟着这个全身名牌的帅哥去那个会里面吃香的喝辣的。只是 小民 他不知道,我就是怕极了这些人用这样的眼光看我,所以我才拒绝了他的好意。我继续呆在这个陌生的行会里,如同行尸一样的行走在玛法大陆。

直到那天,我接到了某人结婚的喜讯,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这个区没有一个朋友的我,把 小民 当成为了我唯一的朋友。我告诉他,我答应他换到有他的那个行会去。于是我又无声无息的去了 〓完羙※之巅〓 行会。和 小民 在一起的日子里,他对我很关照,这让我总产生幻觉,我以为他是喜欢我,其实大概、应该、可能是他在可怜这个无枝可依的我吧?我继续带着我倔强的面具,在封魔谷井底打架,他给我大药,我也直接交易取消,他给我什么我都不要,因为我总是觉得,我自己可以照顾好自己,可是内心又是多么希望他可以回过头来保护自己啊!

或许人就是这样矛盾的综合体,喜欢一个人的时候自己却不知道,也有可能是喜欢人家了自己不敢承认,可是当自己发现慢慢喜欢上他的时候,却已经到了他快要离开的时候。春节的假期很快就过完了, 小民 告诉我,他开始工作之后将会非常忙碌,希望我自己可以照顾好自己,我隔着显示屏,明明很想哭,却打出了一排字:你好好工作,我会在游戏里面自己照顾好自己,你也注意照顾好自己。

于是我们彻底成为了有时差的人,他忙完上线的时候,我睡觉了;我在线的时候,他却忙得不可开交。我发现,我好像开始想念这个叫 小民壹枚 的人了;我发现,我好像喜欢上这个叫 小民壹枚 的人了。我非常期待和 小民 的每一次见面。不是因为他有着一身什么样的装备,更不是因为他有着多高的等级,而是他给我一种感觉,那种别人都给不了的感觉。如果爱就是这样的话,那我应该是开始爱了。

上一篇: 传奇之霓裳

下一篇: 传奇法师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