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决战玛法之深渊咏叹

2016年06月08日 19:10:08454

有时候就算挥笔如虹,也难以草拟出那些年带着传奇色彩的岁月。那年我们手持木剑、身披布甲,幻想着征战沙场,奋勇地杀向大刀护卫……后来,有人告诉我那是护城守卫,是玛法人民的英雄,那一刻我惭愧不已,顿觉对不起人民。

于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做起了偷鸡贼、杀鹿党,剥它们的肉,喝它们的血,杀红了眼,遭到神鬼唾弃,然天地变色,借着微弱的烛光仰天指月:吼!吼!还有谁?

(“有没有通宵叫泡面外卖的?本网管可以帮你们代劳,以便你们安心玩传奇!”无尽遐想之后,是现实的悲凉。当然这是外话,此处不言表。)

决战玛法之深渊咏叹

话说当年玛法大陆,一群悍不畏死的儿郎,踏足这一片富庶的土地,他们代表着正义,保卫着家园,他们征战邪恶的骷髅,绞杀不死僵尸之王,想要获得传说中的道术、剑术和法术,而更吸引人的是为了能寻找到传说中的上古神器——屠龙刀。

就这样,这片苍茫的大地上不知掩埋了多少英雄儿女。都说利益之下必有纷争,大量的人们开始建立帮派,吸纳玛法大陆的英雄豪杰,征战、厮杀、开疆辟土!亦有人无恶不作,开始虐杀平民,杀声震天,有愤怒、有悲鸣、更有绝望。

魔教之中沃玛神殿教主得知这一消息,意图携教众夺取位于西大陆版块中央的比奇皇宫,在比奇数百公里之外的沃玛森林里安营扎寨,伺机而动。消息很快传入比奇皇宫,皇室便招募玛法勇士予以还击,当勇士们踏足沃玛之森的那一刻,战争便席卷了整个西大陆。当有人发现沃玛教主携带着传说中的沃玛套装之时,这一场战争愈发不可休止。而就在沃玛神殿被攻陷的同一刻,位于东西大陆之间的嗜血沙漠,传出了惊天巨响,有人断言那是大漠东边的祖玛神殿传出的,据说沃玛乃祖玛之子。

遥远的大漠屹立着一座凄凉的古城,据说是上古神将为了镇压位于城市中央的猪妖王之子所建。玛法虽大,但终究阻止不了勇士们的探索,当第一批冒险者抵达这座城市的时候,他们将这里命名为盟重土城。大漠为嗜血的人们带来了更多的迷幻色彩,大漠深处曾经有一座代表着正义之师的宫殿沙巴克,与邪恶教徒所奉养的祖玛神殿,两两相隔仅数十里之遥,却正邪势不两立,百年来战争不断、烽火连天。

话说携带沃玛套装的沃玛教主和位于深宫里的老子祖玛教主,所拥有的宝物也不会太差,必然为人所眼红。而位于祖玛神殿数十里的沙巴克宫殿因优越的地理位置,也就成了兵家必争之地,传言只要夺取了沙巴克那么整个大陆上的资源就会向它倾斜。一个异军突起、势大于天的行会,在漫长厮杀之后成功夺取了沙巴克,会长挟天子以令诸侯,将势力扩张到了整个玛法大陆,他们无恶不作、烧杀掠夺,使玛法大陆的居民人心惶惶不可终日。

恶魔王赤月恶魔,见势不对便隐匿到了位于白日门深处的丛林迷宫之中,妄图借大自然的力量使自己获得安稳,遁走之前甚至还掠走了虎卫的孪生兄弟——鹰卫。然而它如何也想不到曾经在它眼里连渣渣都不算的玛法居民,如今却有了威胁它的力量,多年后冒险者们不辞辛苦找到它的老巢,结局可想而知。

“禀报教主,人类已攻陷了我们最后的防线,如今东大漠、封魔谷、苍月岛都已被占领。传报恶魔王派来增援我们的赤月太子也已被人类灭杀,毁掉了肉身只留下一个类似胎盘的东西苟延残喘。而携带屠龙刀外逃的地藏王却不知所踪!”听到此,一声怒吼破苍穹,传出数百里之遥:“人类!”

虐杀、贪婪、欲望正发生在玛法大陆的各个角落,而这仅仅只是一个新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