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燃烧激情的青春岁月

2016年06月08日 19:12:04346

燃烧激情的青春岁月

不记得是03还是04年了,我第一次接触热血传奇这个游戏,看网吧的人都在喊:出装备了打架了,都在激动地盯着面前的电脑显示器,而我还顾自玩着我的单机游戏。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的朋友说去厕所让我帮看下号(他正在挖矿),我看着屏幕的小黑字,大家都在说:一二三四五,挖矿好辛苦,挖了一上午,纯度全是五。这一下就吸引我了,从此走上了我激情的传奇岁月。

那时候76区月影刚开,我们网吧的人跟我的小伙伴一起进了辽宁的专线,我们家族的名字是大唐§XX。我刚开始只是个新手,什么都不会,但是我很好交朋友,每当他们在练级时我都在聊天,每当他们在打装备时我也在聊天,慢慢结交了不少传奇里的朋友。我选的是道士,因为比较适合新手,跟着游戏里的朋友一起去了蜈蚣洞练级,还不会隐身的我只好跑着给同伴加血。到了20级学会隐身,终于不用跑了,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那个时候给战士加血都要按F9、F10把他们的名字卡在装备或是背包栏里,哎,苦闷的练级啊。

慢慢的随着等级的提升,我也算是中级操作的选手了,可能是我这个人比较内向吧,不爱跟网吧的朋友们一起练级打装备,反而更相信游戏里的感情,慢慢的跟游戏里的朋友们建立了真感情。游戏里的朋友都信任我,因为我是道士没有烧过猪,认识的都是蜈蚣洞里一些砍蜈蚣的朋友,他们的装备坏了,我还得屁颠的回去给他们修。他们交托给我的装备有一身的祖玛,在当时是很珍贵的。网吧里的人都说我傻,拿了好装备还给送回去?我没有说话,我只知道游戏里的他们信任我,把我当成是他们现实中的朋友或是弟弟。受人之托,必当全力以赴。

就这样,凭借我良好的人缘在蜈蚣洞混得也算是小有名气吧,我一直都跟一个叫 冷血汗将 的战士一起练级,我记得那时好像是在恐怖空间,因为那里的蜈蚣老爱大爆。慢慢地,这个地图里的所有战士都认识了我,只要喊个黄字就会过来帮我打架。那时想站个刷新点练级真的很难,人比怪多,所以经常会与人打架。快一个月了,我的道士35级了,他也37了。在蜈蚣洞我结交了一个家族行会,是我们锦州人的家族,叫天之家族。我也是辽宁省锦州人,这个家族的老大是我现实中的一个哥哥,说来这也是缘分吧。

那时大家都知道幻境是双倍经验,找两个法师去幻境三层炸地雷,经验比电梯涨得都快。但是幻境3也是一个抢手的地图,我们几乎天天都是在打架中练级的。那时认识了一个不起眼的战士,我们一起砍僵尸,当我第一次进幻境三的时候,看到他穿着蛤蟆服在和人打架,我也没管对方是谁,一个毒符贴上去,道士就是这点烦人,看谁不爽就让他们变成各种小红跟小绿。帮忙打完了架,在我们聊天的空隙间,我看了眼他的装备,一身圣战,顿时我的羡慕之心就出来了,那时幻境刚开,全区没有几个人有圣战套。他邀请我入会,他们是营口鲅鱼圈,家族名字是龙城风云,直到如今,我的脑袋里还会记着这些名字,估摸也有十来年了。我在幻境三层练级的日子非常漫长,从早上8点到晚上9点一直在打架,几乎没停过,一直打到我升37级。交的朋友都是他们家族的,后来通过我的努力,让 天之 家族跟 龙城风云 行会联盟了,我简直就是联盟大使。

从35级升37级,练了足足一个月,不想练了,应该说是打架打累了,自己带着狗狗去封魔打装备去了。这时候,网吧的朋友们也在封魔打装备,他们不爱打架,只知道升级打装备,我也随了大流。当时,一群不知道哪里来的土豪都穿新衣服了,是顶级的赤月装备,把网吧的朋友们从霸者清了出来,我去帮他们一起打架,因为对方实力强大,我想让行会的兄弟来支援。我在会里喊了一声,霸者打架,半天没声;再喊一声,还是没有动静。我失落了,我年轻的本性使我的自尊心严重受挫。原来我还只是个小人物,我还曾自信的认为能用我的人品在这个区混出个名堂来。当我说了最后一声,还是没有人来支援,在我打字的时候被一个火拍死了。我彻底绝望了,随即我的耳麦像炸了一样,听到安全区附近都是羊叫声,我的眼泪唰一下就掉了下来,直到今天回想起来,我的眼眶还是红的。

原来行会的二十多个战士和十多个法师道士在屠封魔城,他们看到我的求救。网吧的朋友不明白我哭什么,对我说不就是打不过嘛,等我们几分钟就到啊。我站在行会兄弟们面前说了两个字谢谢,他们骂了我一个小时,喊着:“你是我们的兄弟,你有事我们能不管吗?赶紧群疗。”过了几分钟,我身后跟着五十来个人一起冲进了霸者,我的朋友 天之骄子 拿的是怒斩,全区第一的战士。我说,这些都是我的朋友,谁动大唐人就是死。后来,我混出了名堂,我们拿下了沙。

马上就18岁了,05年12月份我去当了兵,临走前我跟游戏里的朋友们交代了一声就走了。等2年后再回来,发现传奇里的一切都变了,物是人非,我现在很想念 天之家族 和 龙城风云 的兄弟们,如果你们看到了传奇回归了,重新推出了1.76版本,是否还会再回来?我是76区的 大唐§道仙 ,我想你们了,兄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