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她和他

2016年06月09日 07:06:26477

她和他

1、女魔头自述

在玛法大陆飘了这么多年,我已经习惯别人叫我女魔头。我知道,这不是因为我长得丑,而是因为我出刀快。每当我走出土城的酒馆,总会感觉到旁人的眼光带着恐惧和诅咒,敢怒不敢言的目光在我的右手上停留,哪怕我轻轻的扣一下大拇指,他们都会一哄而散,因为谁也不想成为最后一个看见我的刀光的人。江湖有传言:女魔头只要出刀绝对是都是一刀毙命!对于这样的传言,我也是笑笑而已,只有自己知道,我从来不会对我一刀毙不了命的人下手。

那天,我应邀去魔龙城参加一场酒宴,路上遇到了被怪物重重包围难以脱身的他,于是便问他要不要帮忙,他手中沾满怪物血液的刀没有停下,声音却冷冷的飘了过来:不用!一直被人崇拜习惯的我,焉能被人如此漠视?手起刀落之后,他的小跟班已经倒在地上。

“看你如此骄傲,算作对你的惩戒。”我以为他一定会吓得尿了裤子,然后跪地求饶或者直接飞走。他冷冷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与怪物周旋。这倒让我吃惊不已,这样的情况从来就没有发生过,这一刻我倒为自己刚才下手之快汗颜了。

“你为什么不害怕?” 料想他也是个直接之人,我直接发问。

“我为什么要害怕?大不了你连我也放倒在地上!”他的口气是满不在乎,又夹杂着无尽的鄙视。

这一刻,我瞬间就想起了自己那些曾经手起刀落的场景,在我尽情满足自己快感的同时,何曾考虑过刀下之人的感受?

从此以后,玛法大陆再也没有姐的杀人传说。

2、淡定男自述

生活有太多的不如意,昨天终于鼓足了勇气向女神表白,却被笑笑的拒绝,长久以来积攒在心底的话瞬间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随风而去,无从说起,也无处可说。

来到曾经相处的魔龙城,抑制不住的泪水再一次滑落,跟在我身后的同伴却丝毫不解我的心情,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将怪物引过来,越累越多的怪物聚集在身边,我有些慌了手脚,只好一个一个的消灭。想到以前这样的场景,女神都会冲出来放火砸冰,如今却只剩下我一个人带着没有一点眼色的小跟班,在我的心底甚至有些希望让怪物把我的跟班放倒在地上,给他一个小小的惩罚。

就在此时,她华丽丽的飘过又站住了脚:“需要帮忙吗?”

我想一定是因为女神的拒绝,所以我对女孩子没有了好脾气,于是冷冷的回复她:“不用。”其实,我真的应该再说一句谢谢的,这样也就避免了后面发生的事情。可就在我没有反应过来的间隙,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铛响当当之势,将我的跟班放倒在地上。在他倒地的那一刻,我听见了自己心中那一声爽快的叹息,“谢谢”这一句在此时的心底对她讲了出来。

被怪物缠身的我实在是脱身不得,看她并没有真的出手的意思,我只好奋力砍怪,以便杀出一条血路逃之夭夭。可笑的是她竟然问我为什么不害怕,我能告诉她其实我已经吓得腿软了吗?因为就在刚才,我发现我的小跟班是被她一击倒地的。这让我想起了江湖传说的“女魔头”,听说丫从来不会再出第二刀,因为在她手里都是一刀毙命。

“我为什么要害怕?大不了你连我也放倒在地上!”硬着舌头回答她,其实我的眼神已经定在了她的右手上,只要她一动大拇指,我想我可能再也见不到的女神了。事实却是,听见我的话之后的她惊愕的望着我,竟然转身离开了。

从那之后,我再也没见过她,也没有听过她杀人的传说。


上一篇: 梦回赤月

下一篇: 又见雪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