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那些年的那些事

2016年06月09日 07:10:42458

传奇的早早期,一个牵着三级骷髅,身穿重盔头戴骷髅的道士就是身份的象征。那时还看不到级别,能穿重盔自然是三十多级了,当然,如果你手上居然还握把修罗,别人就明白,这家伙快成仙了。

初次见到她是在沃玛二层。

那些年的那些事

七级 深蓝 引着几个沃玛怪,我用手里的斧子正忘情地砍着,一边望着跳动的经验,一边瞄着就快到头的经验条,喜忧参半。喜的是快熬出头了,忧的是狗书还没着落。突然几道闪电落在 深蓝 边上,我立马激怒了,谁这么大胆,居然虎口夺食!双开(F9/F10同时打开)、上毒最多三秒,目标就被染上色。抢怪的是一个蓝裙子,被投毒了依然不闪,仍然坚持着把沃玛怪物干掉,我愈加愤怒了,十几岁的小妞妞呀,你的胆可以包天了,你妈妈没告诉你这里可是色狼成群啊?双开、上符、飙符,蓝裙子这才不慌不忙开了一个蛋,我去,原来是一个装纯情的大嫂呀。大嫂顶着蛋和我对打,我道低符弱,冲上去用手里的斧子一起砍,深蓝 也咆哮着冲了上来。

“魔4海魂+钱换狗书,有意的MMM。”比奇城里,我试探性地叫卖着刚才的战利品。大嫂也在城里,她已换上了黑裙,我盯了一眼,“山水画”,一个很容易让人记住的名字,我在琢磨大嫂是不是桂林的(桂林山水甲天下),此时有人M我了。

山水画=》你想用我的海魂换狗书,可不容易

我=》知道,碰碰运气嘛

山水画=》狗书不是碰出来的,穷道士一枚。。。

我=》不服?还可以试试

山水画=》唉,算了,你穷,你宝宝不穷

我=》嘿嘿,知道就好

这时我才发现大嫂手里拿的是魔杖,点开装备一看,天呀,沃玛一套!然后,双方缄默,我继续刷我的黄字,她继续站在那儿发呆。

我每天的行程几乎是固定的,随机飞到沃玛森林入口附近,进入森林后再随机,进入沃玛寺庙入庙后一层、二层来回转,包裹满了回比奇,然后在胡乱装几个大蓝重复同样的流程,这样一天来回不知多少次,虽然艰辛,但也快乐。

这天的随机好像跟我拧上了劲,到处乱飞,就是不在森林入口附近落脚,还有最后一个了,我决意再博,运气还不错,离入口不远的比奇森林里。我抬脚要跑,几个砍稻草人的小布衣吸引了我。

“玩游戏职业很重要。”我说

“是呀,就怕选错职业嫁错郎。”小布衣说。

“嫁错郎不怕,踹开再找呗,玩错职业再重来,唉,累呀!”我说。

我很好奇这个挥着小木棍喊着怕嫁错郎的小姑娘,看她边砍边扬木剑在自己给自己加血自愈的样子,可爱极了,带她冲级的想法莫名地蹦了出来。她一声不吭跟了上来,旁边几个小木棍见状一起吵嚷着要去沃玛,我没答应。

小姑娘的名字很洋气,叫 佐伊,我问啥意思,她说英文名,唬得我一下没敢吱声。

沃玛森林比比奇危险多了,我在前她在后,我不时回头留意她的安危,她很麻利地绕过怪紧跟着我,不一会就到了寺庙门口。

入了寺庙,我冲级的欲望就膨胀起来,沃玛怪也很给面子,分得很匀,隔一段一两个,完全没有危险。佐伊 蹦蹦跳跳围着我转,能捡的垃圾她全不放过,我说你负重小,武器归我,首饰你的,她很听话,从包裹里翻出几把刀扔地上。

不知不觉包裹快满了,我说,佐,打完这几个我们就回程,她说好,忽然之间,前面拐弯处,一声浑厚沙哑的叫喊声吸引住了我,跑过去一看,一个双手握着两把刀,浑身古铜色肌肉的大怪正在咆哮,妈妈呀,沃玛卫士!

我脑袋“轰”地一下热了,握刀的手也隐隐发麻,打开包裹,还有几个太阳,干!七级 深蓝 很懂事地冲了上去,我没有犹豫,双毒后,顶着卫士在墙角猛砍起来。

卫士继续咆哮,佐伊 挥舞着木棍为我加血,好在我防还可以,一时半会顶得住。

一个拿着斩马的武士循声过来了,我没理会他,估计他也不敢,他站在那一动不动,我尽量保持自己的血量。卫士转身朝我猛砍几下,血“哗啦”空了一半,斩马武士发现机会到了,突然进攻,我只得闪身,沃玛卫士却没有放弃目标,朝我继续挥着刀,两面夹击,眼看血量见底,一个布衣勇敢地冲了过来,挡在卫士和我的中间。

小布衣倒下了,我缓了口气,隐身,斩马武士经不起卫士几下,飞了。

加了几口血,我继续砍,卫士轰然倒地,一地的水和垃圾,什么也没给。

佐伊 躺在地上,嘴里叽咕着说这是水货,我笑着拍拍手。

日子过得真快,转眼一星期了,我每天上线的第一件事就是“ /佐伊”,她一般都在,而且回得很快。我们重复着昨天的故事,飞随机到沃玛寺庙门口会合,两人包裹满后回程,然后再继续,小姑娘长得真快,没两天就穿上天蓝色长裙了。

我白天上班,晚上才有机会玩传奇,这天急忙扒拉几口饭后就坐在电脑旁。一进画面 佐伊 就M我。我来到比奇仓库二楼。一个天蓝色的长裙静静等候在那,我走过去用加血的方式打了个招呼,长裙一扬手,一个白色小骷髅蹦了出来。

“独步青云师傅,本小姐正式向您宣告出师了,有宝宝了!”佐伊说。

我忙说:“恭喜恭喜。”

她仰着脸说:“光恭喜不行,得奖励什么。”

我说:“师傅是一个穷道士,除了级别什么都没有。”

她问:“还有多少到35级?”

我说:“快了、快了。”

她嚷开了:“你每次都说快了快了,到底还差多少?”

我不吱声了,因为一个星期前就到了,没狗的35不是神,我低着头看着持久不多的降妖戒指。

安全区,我眼里不放过任何有关狗书的信息,无意中看到一本召唤骷髅都想象成召唤神兽,狗书太贵了,更不幸的是一天比一天贵,我想,我可能要成为40级后三级狗一起练的傻道士了。

每天依旧带 佐伊 逛沃玛,很快,佐伊 穿上象征成熟标志的白色道衣了,再很快我俩练级时,两只好蓝好蓝颜色一样的的骷髅在并肩作战了。

我笑说,“我的宝宝是公的,她的是母的。”

她说:“那就让它俩订婚吧。”

我说:“现在不行,公的应该有能力保护母的,等我的变成狗了再说吧。”

她说:“也好,有狗了我们就下三层,会会传说中的教主。”

我嘴里说着那是、那是,心里却在无名的痛。

那天在外办事,我回来得早点,到家就进入传奇。佐伊 一般晚上在线,我径直来到沃玛寺庙。今天的寺庙格外安静,可能是白天人少的缘故,我漫无目的瞎逛。说实在,到了35级没狗,冲级的欲望都没那么强烈。快到二下三层的地方,符声、自愈声混乱一团,我好奇跑过去,一男一女两个道士打在一起,定神一看,其中一个是 佐伊。

当手拿银蛇的男道士一丝血飞的时候,我俩都说遗憾。

在下三层的口子上,我们都没有勇气,佐伊 说好想下去看看,我说没狗很容易挂的,她一动不动痴痴站着,良久才说往回走吧。

我们开始练级,她不像往常那样爱说话,我本就是个不爱说的人,俩人就一直傻傻地练到吃晚饭时间,回城后,佐伊喊我:“青云(她有骷髅后改口了),晚上在吗?”

我说:“当然在。”

她说:“好,等我。”

吃完晚饭,我就来到屏幕前,佐伊 已经开始M我了。

我来到仓库二楼,一身白裙的她背对着我,听到自愈声后,她回过头。“青云,想狗吗?”

我苦笑一下,这不是废话?

“说呀,想吗?”佐伊 看着我。

我只好说:“想,想,行了吧?”

没等我回答完话,眼前的白裙突然消失了,正在奇怪中,一件黑裙立在面前,山水画!

交易的窗口打开了,对方的交易栏里赫然摆着一本召唤神兽!

对方已点了交易,我麻木的点了一下,那本日夜思念的神书躺在我的包裹里。

山水画 的手是空的,我忙点开查看她的装备,同样也是空空的,我俩都没有说话,默默地看着对方,我的鼻子有点酸,眼睛不争气地湿起来。

山水画 先开口:“这号是大学一个同学给的,她出国了。”

我说:“你瞒我瞒得好久!”

她笑笑,然后用空手电我一下,调皮的说道:“谁让你第一次见面就挂了我。”

我说:“你骂我穷道士一枚,也够损的。”

她说:“好了、好了,我骂了你,你又把 佐伊 带出师,两下扯平了。”

我说:“没扯平,我欠你多了!”

她说:“还说什么欠不欠的呢,快把狗狗招出来吧。”

我这才忘了,还有这么重大的事没做。我俩终于圆了下沃三的梦,也看到了教主尊容。

日子还是这么平缓而又充实的流过,直到有一天,佐伊 对我说她要出国了,以后玩的时间不多了,我才猛然产生出一股失落感来,看着眼前蓝蓝的狗,不知是高兴还是难过。

佐伊 在线的时间断断续续,一次比一次少,我知道,很快就有分别那一天的到来。当我“ /佐伊”时,系统会回答查无此人,我也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包括眼前的传奇。

等待已久的封魔谷终于开了,这距 佐伊 离开传奇整整一年。

我怀揣着得到龙纹剑的幻想带着7级狗冲向封魔,封魔矿里的关口真多,但,玩家更多。人群中一个穿着黑裙的女法师匆匆从我身边跑过,身上的名字——山水画。我连忙M她,对方回答:不是本人。

献给所有曾经在传奇中付出情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