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七天

2016年05月25日 16:20:21522

织晴对七这个数字情有独钟,这是她的幸运数字,直到她遇到小七。

是个夏夜,织晴在行会语音主持唱歌比赛,前三名都有奖,由老大提供。这种活动隔个几天就会举办一次,老大要借活动聚拢人气,织晴只是喜欢这种热闹的气氛。本来前三名已经差不多定了,却半路杀出个不认识的小七。

小七的确唱的不错,音质清,气息稳,音域宽,让人折服。但是,他是谁?他从哪来?不可能随便来个什么人都让他拿走奖金吧。

织晴没给他名次,却在比赛结束后拉住他盘问了半天。问也问不出什么,他说自己是新人。织晴根本不信,认定他是谁的小号,她说,我不信抓不住你。

小七白天一般在冲级,晚上多半都是PK,他的PK技术不算顶尖,也不算差,就像他的级别,冲到差不多了,就不再练了。总之,这个人处处都显出对这个世界胸有成竹的样子。织晴对他早就忘了,若不是在佛像前的偶遇,怕是很难再交集。

织晴有个习惯,没事喜欢去沙巴克外边的佛像处待一会,有时候几分钟,有时候会待上半天,试心情而定,开心或不开心,都会去。

还是个夏夜,织晴在佛像的臂弯里站着,正神思不知转到几重天外,突然一个人飞随机落在眼前,着实吓了她一跳。定睛一看是小七,她的心回落下来,说,你吓死我了!小七也是没想到有人,他促狭地学织晴:你也吓死我了!

小七应该是去沙巴克的,这一天他们攻沙。这时候还早,他来得及问织晴:那天为什么不给我第一?织晴没想到他还记得这件事,也说不出理由,只得说,那你就这么小气,再不来参加比赛了?话一出口,她才想起,的确啊,自那次之后,大的小的唱歌比赛也举办了好几次,小七一次也没出现过。她接上一句:小气鬼!
小七乐了,说,想听我唱歌,就直说嘛,我出场费不高。织晴立即丢出两个金币,说,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就配合你下,赏你两块钱,给我唱三段吧。

直到攻城战结束,小七和织晴都没离开佛像半步,没有唱歌,只是聊天。织晴知道问小七的来历也是白搭,没想到小七自己倒是招了,他被朋友拉来,玩玩就要回去的。回哪里?织晴下意识地反问。小七呵呵笑,回我自己的区啊!织晴自己从来没转过区,也不能明确自己舍不得什么,她对总是转来转去的人,也说不上讨厌,只是觉得他们不长情。小七哈哈笑,说,长情?游戏而已!

这个世界没有秘密,第二天有人开始传小七在追求织晴。织晴有些恼,小七却无所谓,偏偏故意来找织晴,连PK也不去参加了。陪她去各个地图闲逛。很多地方,织晴已经多年没去了,比如比奇的麦田,比如封魔的城墙。

她想起自己小时候的样子,去一趟矿洞都是冒险,捡一本书都珍惜地留着,心里有一点模糊的感动,不由微微笑起来。
过了很久,小七说,你很善于灵魂出窍。织晴吓一跳,反问,什么?小七笑,发呆到你这个程度,也算登峰造极了。织晴不理他,说,下一站去哪里?小七总会出人意料,他说,去我家吧。织晴有点好笑,你家?

小七说的是比奇城里的一个小房间,狭小的只能容下两个人相对而立。他说,很多年前,我希望找到一个女孩,我们在这里白头偕老。他的话其实没有完,但是并不说下去,只是看着织晴。她没勇气对视,转过身,说,这里我也来过的,只是没想到是你家。小七接上去,说,我找的没找到,你来过,我却不知道。
两个人有对有答,其实说的都是笑话,因为,那时候,两个人根本不是一个区,就算同时站在一个屋檐下,分别面对的,也不过是孤寂。

织晴做了一整夜的梦,醒来时,累的精疲力竭,她依稀记得,在梦里,小七在前边走,她在后边跟着,走了很远很远的路,似乎永远也没有尽头。

再上线,她一个人跑到比奇城里小七的“家”,她M小七,说,我在你家,你在哪里?话发出去,回过来的却是“小七 无法查找”,织晴心一沉,有种不详的预感慢慢浮出来。
果然,小七再没出现过,应该是回原来的区了吧,他说过,只是碍于朋友面子,过来玩几天的。那么,他是走了吧。
织晴这时才想到,自己从来没问过,拉小七来玩的朋友到底是谁,找到他,不就可以找到小七了吗?织晴再一次失望,她问遍了朋友,最后连敌人都托人问过了,根本没人认识小七,有的人甚至说:小七?我根本没见过!

织晴站在小七的家里,那么小的房间,少一个人,居然空荡荡的。她想,小七,真的存在过吗,莫非,只是幻觉?从佛像偶遇,到他离开,不过短短七天。只是这七天,却长似七年。
她又想,七,真的是我的幸运数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