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主宰者的天空

2016年06月11日 08:52:20405

主宰者的天空

我是比奇王国的公主,住在比奇城内的皇宫里。清澈蔚蓝的护城河四周环绕,城内有无数发着幽蓝色光芒的灯柱和弓箭守卫。据说那是一个老魔法师用尽毕生精力研制出的法宝,可以镇妖除魔,保卫城内百姓的安全。我的师傅叫悠闲,她身怀绝技而不露,喧闹之处隐真身。每天清晨她会带我去兽人古墓和洞穴去练功,中午她会教我学习各种武林秘籍。偶然皇宫侍卫犯迷糊的时候,她悄悄的把我裹在她的重盔甲里,带我去边界村和银杏山谷去赶集。那些日子是我最开心的时刻,我布衣蓝裙,手拿小木剑,用小火球击杀稻草人和多钩猫。师傅在桃花树下和各路英雄畅饮桃花酒,笑谈江湖风云。微风轻拂,花香满衣。
黄昏的夏日
一个黄昏的夏日,正在皇宫凉亭里喝茶的师徒,被突袭的狂风迷离了双眼,屋檐下的风铃发出急促的脆响。登高而望,只见城里的灯柱,瞬间爆裂,发出嗨人的巨响。半兽统领带着他的大部队,黑压压的杀进城里。师傅紧一紧钢铁腰带,拎起裁决之杖,将我夹在腋下,纵身一越翻出皇宫,在我们走过比齐桥的时候,龙头喷出鲜红的血水。遍地的鹿尸、鸡毛和仓皇逃跑的人们,我听见耳边的风呼呼而过,鼻息之间充斥着血腥的味道。醒来之时,我发现自己在一个小岛上的阁楼里。
苍月岛

师傅告诉我,这里是仓月岛,附近有沧海环绕。岛主是她的情人无情,叫我安心的在这里居住,他们会保护我的安全,使我衣食无忧。师傅还说,蛮荒时代到来,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各路英雄聚居一起,将会有一场生死抉择,她要暂时离我而去。我一头扎进师傅的怀里痛哭起来。她抹去我的泪水,塞进我手里几本书,就消失在了夜幕中。
拿着书借着烛光,看清手里的灭天术、魔法盾、流星火雨三本书魔法书,我将它们紧紧的搂在怀里,眼泪再次洒满了衣襟。从此后,我每天去仓月岛的骨魔洞里去练级,我想成为一个超级魔法师,用我的魔力修复比齐城内的灯柱,将半兽人赶出城去。空闲的时候,会坐在沧海边上那只破旧的小船上对着潮起潮落的远方发呆,想起比齐城里的生死未卜的亲人,想起被伴兽统领奴役的百姓,我的心如针刺般的碎成了无数碎片。岛上的孩子都远远的看着我,他们笑话我穿的轻盔甲露着大腿,说话的口音南腔北调。偶然有调皮的男孩子用他们修炼的毒给我上色。这个时候,总有一个英俊的面孔出现在我的面前,他将孩子们哄走,告诉他们我是大家的姐妹。后来我才知道,他叫魅影,是岛主的儿子,从盟重拜师学艺归来,是一名武艺高强的刺客。
沃玛寺庙

我喜欢魅影棱角分明的面孔,他陪我坐在小船上听海浪咆哮的声音,任凭飞落的潮水打湿他的刺衣。让我诧异的是,我在牛魔寺庙遇见牛魔王,骨魔洞遇见黄泉教主命悬一线的时刻,他总能出现在我的身边,救我于危难之间。在他的帮助下,我的武功不断进步,师傅给我的三本秘籍已经全部修炼完毕,并开始学习内功。学习内功需要每日去接泉水,魅影每天将接来的泉水放在我的窗台之上。并用高价收购的金针为我打通经络。偶然练功受伤,他总是不辞辛苦去狐月山打来疗伤药为我治疗。一天,在他帮我做完所有一切的时候,我突然拉着他的手,盯着他的眼睛问到,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他脸红红的,急急的摔下我,转身离去。看他的样子,我越发的好奇,拉着他的后衣襟,不停的追问。村里的一群孩子跟在我们的身后起哄。小小子坐门墩,哭着闹着娶媳妇。
师傅  
师傅回来看我,对我的进步很满意。她说我长大了,要去外面的世界去历练,经历更多的风雨。离开苍月岛,我心里很不舍,特别是舍不得和魅影分开。这些年来,我的眼里和心里都是他。仓月海边的每个角落,每个草丛,每个树木下都留有我们的足迹。我借着月色,来到他的窗前。烛光下,他挺拔的背影,令我迷乱,我慌乱的碰响了树枝。谁?他闪电般的跳出窗口,将我擒伏。我倒在他的胸口,月色如水。傻丫头半夜三更捣什么乱,快回去睡觉。他将我扶起,顺手帮我撂起散落的长发。我们一起去土城好不好。我乞怜的眼神望着他,充满渴望。我将来是这个岛的继承人,现在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等一切理顺,我会去找你,带你回来,只要这个岛在,我就会在你身边永不分离。那晚,他带我潜行到沃玛森林,转辗到风魔堡,走过同心小径来到婚姻殿堂。我看到一个白胡子老人在这里拿着红线笑眯眯的看着我们。魅影恳求老人给我们一条红线,将我们栓在一起。老人晃着脑袋自言自语,缘分天定。一年后见分晓。说完老人突然不见了。魅影用内功幻化成烟花,婚姻殿堂无数绚丽的色彩,那一刻我们忘记所有的烦恼。那一晚我们分别,是一生的别离,那一夜我们转身,是一世的远望。
盟重省

人头拥动的盟重城使我感到无措。在师傅的介绍下,我加入了盟重皇权的象征,沙巴克行会。我每天与行会的兄弟们去地下迷宫里夺取宝藏。晚上我们来到沙巴克城里保卫城堡的安全。目睹他们的强大与昌盛。我幻想,他们能帮助我把丢失的比齐城从半兽人的手里夺回来,还给百姓安宁平和的日子,还给我亲人自由的生活。然而在这个高手如林的侍卫队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魔法师,我的声音还未发出,就已经湮灭在各种雄壮的呐喊中了,无数个夜里,我抚摩魅影送我的王者勋章思念与失望的黑影将我淹没。我曾恳求师傅,希望她能帮我找到强有力的队伍夺回丢失的城池。然而,师傅告诉我,只有沙巴克城主夏他才能做到。可是,很少有人看到他的影踪,他出入神秘。偶然在撕杀的战场上,能看到他的雄壮的背影,胜利的欢呼声中,他总是绝尘而去。江湖里有无数他的传说,但是谁也没有目睹过他的真容。
花开的季节

我的心在失望与希望中明明灭灭。花开的季节,身边的女孩子都纷纷走进婚姻的殿堂,而我在每日拼命的练功与焦虑中煎熬。月夜里我在夏个人领地的大门前徘徊,我在每场激情的沙战中奋勇当先,我在百万军营前引亢高歌,我做了很多连我自己都无法想象的事情,只想叫拥有至高无上皇权的夏回眸的瞬间看到我的存在,我好恳求他解救我的父老乡亲。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我只远远的看见他被风吹起的衣襟,听带他主宰神剑入鞘的清脆回音。每日面对铜镜,三千青丝曳地,一身盔甲遮掩着我消瘦的腰身,紧锁的眉头含着无数的哀怨。魅影来看我时,带来很多我爱吃的食物,还有强效疗伤与一枚王者戒指,他心疼的为我梳理发辩,拭搽伤口,叫我耐心的等待他羽翼丰满强大的时刻,他会帮我赶走半兽人夺回领地。我迷茫的眼神看着他,似乎那是很遥远的时代,寂寞的长发穿越窗棂,勒紧了花园里食人花的脖颈,我的灵魂穿越盟重的上空遥望比奇城。
传奇庄园

多年以后,我坐在庄园的凉亭里,细细的回想,人与人之间有很多事是冥冥里注定的,在什么地方遇见什么人,说什么话,遇做了什么事。就算离开,在回头时,才知道那是天定。那个晚上,我睡不着,来到了瘟疫沼泽,借着月色与人鱼怪撕杀。不想几个潜伏的强盗,他们悄悄的围了过来。我发现包裹里疗伤药已所剩无己,复活戒指被我放在床头上。当明晃晃的几把刀带着寒风同时向我劈来之时,我闭上了眼睛,听天由命。突然,一声虎啸,兵器叮当做响,耳边风过猎猎,我看见自己骑在一只虎背上,身后是强人的尸首,满地的血腥。眼前是我曾目睹无数次,夏挺拔的脊梁,我双手环抱着他的腰,长裙在身后飘舞成花。在他的个人领地里,他细心的为我的伤口上药,带我给他的宠物熊猫喂竹子,骑着老虎在花园里散步,月夜下,他弹着古筝,我长袖飞舞。做我的女人,今生我会一直守护你。夏突然停下弹奏,不容拒绝的对我说,我看见他炯炯有神的眼睛,瞳人里似乎有魅影的影子闪过。能帮我收复比奇吗?我的父母和百姓都在那里被奴役,我双眼含着泪水望着他。他肯定的点点头。
同心小径

夏携着我在虎背之上,奔驰在风魔堡里的同心小径上。在无数烟花和月老的祝福中,我们完成了婚礼的仪式。这个被无数人敬仰,被无数女人爱慕的男人成了我的男人,而此时我的内心百感交集,拒绝了夏要举办一个盛大婚礼的要求,怕魅影目睹了我的婚礼而伤心欲绝。此时他在干什么呢?是否在想着我,是否感知到我背叛了誓言,与一个才认识不久的男人已结为夫妻。全城欢庆三天,庆祝我和夏的新婚大喜。那一月,风轻云淡,香满帏纱,夏身着布衣带我手拿锄头,翻遍了庄园的菜地,种上了我最爱的玫瑰;那一月,我们在凉亭品茶下棋看夏剑舞成风,豪气满怀;那一月,夏脱下沉重的盔甲,叫我数他胸前的肌肉,挠他的痒痒肉时,他笑的如同孩童般单纯;那一月,夏临窗画眉,为我挽起沉沉的发髻,眉心点上了朱砂红痣。而我在外人眼里看似幸福的日子里越显憔悴,我以为夏忘记了当初答应我的偌言。我端茶,洒在自己的脚尖,起舞,散乱了韵脚,练功,刺破了衣襟。夜半十分,我抚摩夏熟睡的面孔泪眼婆娑,我使用武功瞬息移动来到通往比奇城的通道毒蛇山谷任凭风寒将我吹打。
庄园

一月之后的清晨,我被鸟叫声惊醒,发现夏不见了。我找遍了庄园及个人领地的每个角落都没有他的影子,我的心疼疼的揪在一起。最后庄园管家告诉我,夏带着部队出征了,具体地方不清楚。没有多久,管家告诉我,夏攻占了比奇城,半兽人被赶走,城内恢复了以往的宁静,他说夏安排了人送我回比奇看望家人。临行前,我收拾行装,在夏的书桌上看到他的九级军鼓上龙飞凤舞的写着几行字。宝贝,第一次听你唱歌,就喜欢上你了,我认定你是我的女人,每次看你在沙场上奋力撕杀的样子,心总是很疼,那时候就想把你宠在怀里,不受江湖任何一点风雨的侵蚀。我们在一起的一个月里,是我最快乐的日子,我知道你的心愿,只是我不想我们的蜜月被血腥所破坏,但是我却看到你的忧虑和不安,难道你还在想着另外一个男人。难道我倾心所爱的女人,只是一个利用我达到目的,而对我没有一点点爱意的功利女人?我的尊严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看到这里,我的眼泪大滴落下,模糊了鼓面的字体。
比奇皇宫

比奇皇宫里,悠闲师傅说魅影已成为武林第一高手。玛法大陆上到处流传着他行侠仗义的故事,当年他得知我结婚的消息后刺破双腕,发誓永不结婚,如今他依然独来独往。而夏每天在各个地图上出征,领土不断的扩张。此时秋色正浓,屋檐上的风铃叮咚作响。一分思念,分化成两处担忧,三分夜色,难掩我万般的惦念。一颗素心,从此撕裂为二。记得苍月岛亭边折柳临别时的誓言,想着庄园新婚,夏枕边低语,耳旁轻笑的温情。对月祈祷,点起三支清香,招回随风而去的魂魄。夏、魅影祝你们一切安好,记得同烧此夜香,人在比奇,魂在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