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庄园故事之一

2016年05月25日 16:22:41501

鹿是个女孩,总也长不大,长期在庄园卖大药。苍狼是个男人,号挺大,可是也不妨碍他在庄园卖药。两个人分立在庄园的东西两个荷池旁,老死不相往来,偶尔在元宝使者碰上,也视而不见,相安无事。

若不是一个男人的介入,这个故事恐怕永远也不会发生。

据说小白是被人请来的,他擅长指挥,也能亲自上阵以一顶百,但是除了指挥的时候,他几乎都是一言不发。这个小白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窜上了排行榜前十,之后以每天几级的速度稳步前进。相对于前三名的张扬,小白算是低调,但是相对于区里的老玩家,他又是跋扈的,所以,这是一个矛盾体。

有人告诉鹿:你的大主顾来了。鹿心领神会,加紧囤货。别看鹿是个小不点,但是和区里很多大人物都有私交,因为她的大药总是能源源不断,随叫随到。

鹿本来有好几个供货人,这时却全告诉她没药,打捆的没有,散的也没有。鹿当下大疑,立刻调查出来,原来是苍狼先一步大肆收购,而且策反了自己的供货搭档。

鹿和别人不一样,她卖大药不在赚钱,只是单纯的喜欢这种买进卖出的游戏,做生意全凭心情,碰到合心的人,甚至可以白送,卖药这么久,没赚到钱不说,恐怕还贴进去不少。这时候小白却找到鹿要买药,他说,十天之内,你必须随叫随到。没等鹿反驳,他已经飞出庄园,旋即红字刷的满天飞,显然是敌我双方又打了起来。

这可如何是好,鹿犯了愁。苍狼却在一旁广而告之,卖大药卖大药!鹿向那边荷池瞪了一眼,却也毫无办法。想了半天,她磨磨蹭蹭地换上戎装,飞去了赤月。

早年间,这里也是常来之地,那时候鹿的四十多级,算是高手中的高手,虽然多年不来,路也是熟悉的,三飞两飞,到了山谷密道。对,鹿就是要自己打大药,虽然是个笨办法,也胜过束手无策。

密道里没人,怪挺多,鹿到底是多年不打怪了,手很生,几个回合就看了黑白。却激起了她的性子,偏偏要看看自己还有没有当年的本事,想当年,自己也是个响当当的霸王花级别的人物,对赤月,从来就没发憷过!

她一直都是收了药再去卖,亲自打大药是头一次,看着别人一捆捆地拿过来,从来没想到是如此不容易。鹿在密道,整整待了一下午,收获虽不多,心情却很畅快。到了晚上,回到庄园一看,几个供货人都给自己挂了单,她一下放下心来。那边的苍狼,还是不休不歇地做着广告,她心里说,想看我的笑话,没门!

上午没人的时候,鹿经常去赤月,也不一定非要有收获,就是单纯地打怪,心情也会比无所事事地站在庄园发呆好很多。很多次,她都看到路上有怪物的残骸,看情形应该是刚刚有人打过,次数多了,她有点好奇,遂发了条黄字询问,却没有得到回应,她想,也许那人转到下一个地图去了。

这一天,快到中午了,鹿一般都会在这个时候回庄园,她转个弯,迎面撞上了一个男人,是个战士,穿着很普通,两个人都是一怔,似乎没有想到会碰上同路人。鹿先开口,只说了个你好,就不知说什么。那男人叫意林,他笑笑,说,组吗?

鹿和意林组了队,继续在幽暗的密道里清怪,意林一直沉默,却把鹿保护的很好,并且对爆出的大药视而不见,总是走到前边等鹿捡好赶上来。鹿忘了要回庄园,直到小白不耐烦地M过来,要她立即回庄园下单。

鹿匆匆赶回庄园,眼睛一瞥看到苍狼,他刚上线,还没来得及披上衣服,她突然觉得他很可怜,一个大男人,没有朋友,没有同伴,只要上线,就日复一日地在庄园站着,赚些小钱。鹿很没有原则地心里一软。

每次鹿去赤月,都能碰到意林,她不敢说意林专门在等她,也不敢说自己专程去见他。千里迢迢,这一路,鹿却觉得很甜蜜,这种感觉很微妙,似乎多年前曾经有过,那时自己喜欢行会的一个战士,只是他很快就转了区,不知去向哪里。

意林是个有风度的男人,这种风度足能让人忽略他普通的装备,他话不多,却也不反对鹿总是叽叽喳喳,他温和地笑,仿佛春风一般的暖。

为了和意林在一起待的时间久一点,不用总是来往于庄园和赤月,鹿会给小白提前挂单,但有时还是不能完全满足他对大药的需要,他简直是个没底的药罐子。鹿不敢有怨言,人家专购自己的大药,是照顾,否则随便找个药贩子是很容易的事。她考虑了三天,终于想到一个主意。

她找到苍狼,没有寒暄,直接告诉他,“要是我不在庄园,小白他们需要大药,就请你卖给他们。”这的确不是个高明的主意,几乎等于自断后路——小白这些人买了苍狼的药,以后恐怕不会再找鹿了。苍狼似乎没料到鹿会这么说,他整整愣了三分钟,才点了点头。

鹿飞奔去赤月,这一刻她仿佛卸掉了所有的负累,只想见到意林。

两个人站在黯淡的密道里,意林这一天话多了点,他说,这个号本来是大号,现在却成了小号,当年的新人也成了旧人。鹿不做声,听他讲下去。意林却不说了,默默看着鹿,一言不发。

赤月没有季节转换,丛林永远郁郁葱葱,鹿记不清自己多久没离开过这里。朋友M过来,她总是找各种借口不出关,她说,我在桃花源,乐而忘返。

鹿的姐们菲菲大婚,鹿早先承诺当伴娘,必须履约。她缠着意林陪她一起去,意林想了想,也同意了。

大婚那天,鹿穿的漂漂亮亮的,陪菲菲一起去姻缘神殿,意林赶到的时候,典礼已经完毕,新郎新娘正在给来宾发红包。新郎是名人,发红包都是大手笔,每个人都是两块金砖,娘家人双份。意林远远站在人群边上,隔着数不清的人向鹿微微一笑。

鹿忍不住向菲菲说,那个意林,是我请来的,你们不准慢待他。菲菲先是心领神会,转念却又大惊,意林,你认识他?鹿点点头,菲菲继续惊讶地说,你不知道他是谁?他是你的死对头苍狼啊!这下换成鹿大惊失色,苍狼?意林?不是吧!

鹿不管别人是不是在看,冲过去就问,“意林,你是苍狼?”意林淡淡地说,“是啊。”鹿还是不信,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意林还是平淡的语气,“你没问过啊。就像你也没问过,我是不是喜欢你,你更没问过,我喜欢你有多久。”

鹿有点迷糊,她想不出这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也搞不清事情发生到现在,是偶然还是必然。小白又M过来要买药。鹿仿佛抓到一根救命稻草,说,“我要去庄园。”话没说完,就被意林打断,“婚礼还没开始,你哪也不许去!”鹿诺诺地说:“可是——”话又被意林打断,他说:“让大药见鬼去吧,嫁给我,我们回赤月!”

求婚请求发过来,鹿手一抖,点了确定。还没等朋友们惊诧,已经被意林拉着跑去了赤月。密道里,鹿又想问什么,意林不给她机会,说:“以后,你不会寂寞了。”鹿怔怔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心里想,“以后,我不会寂寞,那么以前,我寂寞吗?”意林仿佛看出她心里所想,笑着说,“是我们,不会寂寞了。”
意林向前边走去,走好远,回过头来说,“傻瓜,还不来吗?”鹿甩甩头,抛开想不清楚的思绪,追了上去。

故事到了这里都很圆满,唯一奇怪的是,小白从此就没出现过,就像不曾来过。庄园里少了两个卖大药的小贩,更多的药贩子冒出来,只是,不知道还会不会再有这样的故事发生呢?


上一篇: 七天

下一篇: 又是春风遍苍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