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你我萍水相逢,何需动刀动枪

2016年06月11日 09:22:23527

你我萍水相逢,何需动刀动枪

我是 蜗牛与黄鹂鸟,玛法大陆一枚洋洋自得的小道士,主将是女战士 蜗牛与黄鹂兔,副将是女道 蜗牛与黄鹂猫。她们两位轮流出战帮我消灭前进道路上的妖魔鬼怪,我深受这二位的恩惠,因此每当有闲钱时,都会给她们购买好装备和“红牛”饮料,将她俩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与之对比的是自己破衣烂衫,虽然自己也觉的很寒碜,但一想到两个帮手的开心笑容,还是觉得很满足。

这日,我又接到任务指示,去毒蛇山谷宰杀5条虎蛇,带回它们的皮用来制作精良的皮甲。实话说,类似的任务接到了很多次,我相信每个人都是不辞辛劳的一趟一趟的奔波在土城和毒蛇山谷之间,并没有一个人在接到任务后及时的反问一句:为什么一次只是要宰杀5只?一次性宰杀100只,算作20次的任务不可以吗?而我给自己的答案是:这一次宰杀5只虎蛇,并不意味着下次还要宰杀5只虎蛇,还有可能派去比奇城宰杀10只鸡,也许任务使者只是想吃“可乐炖鸡”而已。毒蛇山谷是玛法大陆一个很神奇的地方,虽然名为毒蛇山谷,但它这里没有一只毒蛇,遍地的红蛇和虎蛇并在张口咬人的时候并没有毒液喷出,倒是随处可见的毒蜘蛛令人毛骨悚然,还有散落的半兽人和钉耙猫之类的,使毒蛇山谷名不符实。

回到最初的话题,我轻装上阵带着 蜗牛与黄鹂兔,飞进了毒蛇山谷,虎蛇数量最近明显减少,可能与任务使者要做的皮甲有关,大量的人涌进了这里,几乎见蛇就杀,更不要提本来就珍贵的虎蛇了。我和 蜗牛与黄鹂兔 两个人四只眼,尽可能的大面积多搜索,以便尽快宰杀完足够的数量。

“黄鹂鸟,这里有一只。”话音刚落,蜗牛与黄鹂兔 就跑了过去,一刀砍掉了虎蛇的半个脑袋,“吓!脑袋还挺硬啊!”

“黄鹂兔,快来帮忙,这里有三只。”说话间,我已经抬手毒上了一只距离我最近的虎蛇,同时放出了身后的大狗,大狗喷着火冲着其中一只扑了上去,几乎在同时,蜗牛与黄鹂兔 一刀烈火将她手边的虎蛇烧焦。

转过身,蜗牛与黄鹂兔 呐呐自语:宰杀4只了,还差一只就完成任务了。我知道她如此着急的原因是什么,她已经和 蜗牛与黄鹂猫 约好,在完成任务后要去苍月岛海边钓鱼呢!

就在我俩急促的奔跑时,我发现斜下方的一只虎蛇,抬手就是一符,而就在此时,一名道士挥舞着无极棍朝着虎蛇砍过去。幸运的是,我快了0.01秒,虎蛇皮被我收入囊中。

看到任务完成,就在我转身准备离去的时候,却发现刚才那个道士的火符和毒药瞬间向我招呼过来。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黄鹂兔已经和对方纠缠在了一起,我的大狗也不甘示弱的喷着火奔了过去,其实我是无心恋战的,但我不能扔下自己的帮手不管。于是我顶着火符和毒药,和对方混战起来。

“轰隆……”对方丢了一个炸弹给我,我的血量瞬间降低一半。恶补“红牛”补上亏损的血量,我想起来我也有炸弹,不过是带在了 蜗牛与黄鹂猫 身上,收回黄鹂兔,召唤出黄鹂猫,我也还给对方一个炸弹,对方也在一瞬间接近了奄奄一息的边缘。

一来二去,互不相让,却谁也难以将对方置于死地。就在对方第二次扔炸弹的时候,我一个跳跃,跳开了炸弹的中心位置,不幸的是我的大狗被炸的魂飞湮灭。而当我准备扔炸弹的时候,才发现 黄鹂猫 的“炸药箱子”空了,于是只好绕着跑进行殊死抵抗。

忽然,对方停止了攻击,向我喊话:“你的炸弹呢?为什么不丢出来?等的我心里慌的很!”无奈之下,只好告诉他实情,空有一个“箱子”,没有弹药的孩子伤不起啊!他稍作停顿,丢出了几本白日门书籍给我,我也毫不客气的捡起来暂时补充到黄鹂猫的“箱子”里,又一场恶战再次开始了。

几个回合下来,包裹里的“红牛”已经见了底,估计对方也差不多了。奇怪的是,我们两人一边恶狠狠的攻击对方,一边却在聊一些相互不了解的事情,比如:哪儿会出更多的书页啊,哪儿绿宝石比较多啊……直到打完了最后一瓶药水,一个不留神,我被对方的炸弹炸晕倒在了地上,连项链也给甩了出来。

待我从土城复活点复活,询问他为什么绝对对我下狠手的时候,他回答:因为我刚打到虎蛇,你的火符就飘到了,这让我很生气!


上一篇: 传奇中的思考

下一篇: 小诗与宝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