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苍月岛的弓箭守卫

2016年06月12日 08:33:12370

苍月岛的弓箭守卫

一、逃离的鹰卫

从白日门逃出来的那一刻,我无比轻松,虽然闯过城门的时候,白日门带刀护卫在我的背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疤痕,可是那并不影响我追求自由的渴望。

我厌倦了每日的巡逻,我厌倦了不停的杀戮,我厌倦了被派去沙巴克值班,每日站在城门上不停拉弓,放箭。终于我逃离了那儿,我从虎卫堂逃了出来。

北面海上吹来的风,带着苦咸的味道,我大口的呼吸着自由的空气,漫无目的朝着北方行走,我听虎卫堂的虎卫说,在白日门的最北面有一片蔚蓝的海洋,海洋的中间有一座小岛。小岛上住着温和的渔民,那里没有杀戮,没有战争。曾经无数个夜晚我都梦见自己逃离了白日门,去了那个美丽的海岛。

背上的伤痕好像有点严重,我神智开始有点恍惚,走了大概有三天了吧!怎么还是没有看到虎卫口中所说的那片蔚蓝的海,我眼前的是一大片丛林,绿色的树木遮住了阳光,丛林里的小道像迷宫一样曲曲折折。我走着走着,感觉有点累了,于是靠着一棵大树的树干休息。

正在这时,一只巨大的剧毒蜘蛛朝我爬了过来,身上艳丽的明黄色的花纹是死亡的色调,毛绒绒长长的腿划动着靠近我,嘴里流出来的绿色黏液结成了一条条的毒丝。我拉开弓抽出箭来,想把它赶跑,可是它好像一点都不惧怕我手中的弓,一步步的逼近,此时此刻,死亡带着腐朽的气息,向我走来。

死亡的气息越来越浓,剧毒蜘蛛绿色毒液结成毒丝已经嘶嘶的吐到我的身上,我开始出现眩晕,渐渐的我感觉到了绝望。
                                       ——鹰卫
二、留在海岛

妈妈自从上次去比奇回来,经过毒蛇山谷的时候被虎蛇咬了之后,伤口一直不能愈合,总是反复的发烧,伤口不断的溃烂。岛上的大夫看了很多次都表示无能为力,有一次,我听盟重药店的老板说,解虎蛇的毒,只能是白日门的丛林迷宫里剧毒蜘蛛的牙齿磨成粉敷在伤口上七七四十九日,才能痊愈。

看着妈妈的腿上溃烂发黑的伤口,还有妈妈痛苦的模样,我的心都被揪起来了。

我的父亲是整个玛法大陆最优秀的魔法师,当初因为妈妈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外公反对他们这门亲事,带着妈妈私奔到了这个海岛,生下了我。

在我很小的时候,有位叔叔来找我的父亲,请求我父亲帮助他攻打沙巴克,我的父亲答应了,被沙巴克的守卫射死在了沙巴克皇宫大门的门口。最后他们的军队拿下了沙巴克,他们把我父亲葬在了一个叫红名村的地方。

曾经有人来接过妈妈和我,让我们离开海岛,说让我们住进沙巴克城里,保证我们衣食无忧。 妈妈谢绝了他们的好意,和我留在了这个海岛。

我记得那天,妈妈问我, 囡囡,你愿意去沙巴克大城吗?我问妈妈,沙巴克有海岛一样的沙滩么?妈妈摇摇头,沙巴克有高高的城墙。

“那囡囡不去。”

来接我们的叔叔说,沙巴克有热闹的大街,有各种店铺,还有漂亮的衣服。

我问,那沙巴克城有树林,树林里有鸟语花香吗?接我们的叔叔摇摇头。

“那囡囡不去。”我喜欢光着脚丫在海滩上奔跑,我喜欢在树林里和小鸟一起歌唱。小岛上的一切远远比那些漂亮衣服热闹的街道吸引我。

我和妈妈留在这个小岛生活,小岛上的人们对我们也很好,偶尔妈妈会去比奇,我每次吵着要跟着她去,她总是说,等囡囡长些再去,毒蛇山谷里到处都布满了毒蛇。
                                     ——囡囡

三、毒蜘蛛的牙齿

剧毒蜘蛛离我越来越近,我甚至能闻到它嘴里粘液发出的腐败的气味,尖利的牙齿滴着绿色的粘液,发着惨淡的光。它喷出来的毒丝缠绕着我,绿色的毒气笼罩我全身,我想挣扎着拉开我的弓,但是却又无能为力,动弹不得。我以为,它会一口吞了我。

忽然剧毒蜘蛛,停了下来,开始转身,我抬头看到一个女孩,穿着淡蓝色的长裙,手里拿着一把像鱼叉一样的东西,从空中呼唤出一道雷电,雷电打在剧毒蜘蛛的身上,剧毒蜘蛛因为受到攻击,朝那个女孩爬去,那个女孩看到这个巨大的蜘蛛,可能有点害怕,往后退了几步,但是她没有要走的意思,她一边灵巧的躲避着剧毒蜘蛛的进攻,一边她继续召唤出一道道雷电打在剧毒蜘蛛的身上,眼看着剧毒蜘蛛就快要死了,女孩看样子有点兴奋,结果不小心踩到一个枯树的树枝,摔倒了。女孩惊恐的睁大眼睛看着剧毒蜘蛛一步步的吐着毒丝朝她爬过去,眼看着尖利的牙齿就要咬到她了,我用尽最后的力气,拉弓,射中了剧毒蜘蛛。

女孩爬了起来,她从怀里掏出一把尖利的匕首,开始割剧毒蜘蛛的牙齿,我身上的毒气也开始散去,我朝她走了过去。

她抬起头来,看我了一眼,继续割剧毒蜘蛛的牙齿。她将毒蜘蛛的牙齿小心翼翼的用一块淡青色的布包了起来,放到包袱里。然后抬起来看着我,细细的说了一声:“刚才谢谢你呢!您怎么一个人在丛林迷宫?”

“呃,我迷路了。这里是丛林迷宫?白日门的丛林迷宫?”

“是的,我从苍月岛来的,我妈妈受伤了,需要毒蜘蛛的牙齿,只有这里的剧毒蜘蛛的牙齿才能医治我妈妈。

“你是北面小岛过来的吗?”

“是的,我是从苍月岛来的。”

“那你能带我一起去苍月岛吗?”

“嗯,但是你好像受伤了。”

“呃,不是很严重,我想我可以跟上你的。”
                                       ——鹰卫
                                      
四、白日门之行
 
妈妈的伤口已经日渐恶化,她的整条腿开始发黑,经常会昏迷过去,然后又被疼醒。我决定白日门寻找毒蜘蛛的牙齿医治妈妈的伤,我把妈妈曾经穿过的魔法长袍取了出来,我知道它能给予我魔法的力量,因为我见妈妈每次去比奇,都会穿上。但是我发现魔法长袍太大了,我穿上它,根本没办法行走,于是我只好还是穿着妈妈前年给我缝制的裙子,我将妈妈藏在箱子底下的魔杖取出来,妈妈说,魔杖能给予更强的魔法,让我的雷电术更强大,我想试试它的威力,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控制它,我只好将挂在门口面的海魂带上,那个是我15岁的时候,海岛上打铁匠伯伯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然后我跟着出海的船队,朝着南面的大陆,白日门出发。经过一日一夜的行程,我到了白日门海岸,这是一片蔚蓝的海岸,这里的海域,风平浪静,深蓝、静谧。景色宜人,但是我无心逗留,我朝着树林的方向走去,我听人说,白日门的海边一直往西走,会有一片像迷宫一样的丛林,那里经常有剧毒蜘蛛出没。

我运气很好,我走了没多久就看到了一只剧毒蜘蛛,它好像在攻击一个拿着弓箭的人。我的雷电术打在剧毒蜘蛛的身上好像起不了很大的效用,看着剧毒蜘蛛转身朝着我爬过来,看着剧毒蜘蛛那庞大的身躯吐着毒液朝我爬过来,我感觉到恐惧,但是我没有任何退路,我只有不停的召唤雷电,我小心翼翼的躲闪着它吐出来的毒液,在后退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一根枯枝,一个趔趄,摔倒了。眼看着剧毒蜘蛛离我只有一步之遥,那个拿着弓的人用箭射死了剧毒蜘蛛。我见剧毒蜘蛛死了,连忙掏出怀中的匕首去取可以救妈妈的药:毒蜘蛛的牙齿。

两支巨大的牙齿,被我用匕首锯下来,我收拾好了,准备离开丛林迷宫赶回去苍月岛,那个拿着弓箭的人跟我说,让我带他去苍月岛,他的样子伤得不清,我有点怕他跟不上我,耽误赶回去的行程。但是看在他曾帮我射死了剧毒蜘蛛的份上,我还是答应了他。
                                   ——囡囡

五、梦中的海岛

虽然背上的伤势不轻,但是一想到那美丽的小岛,我又坚持住了,我跟着女孩来到了这个美丽的海岛,果然像虎卫描述的那样子,美丽而又宁静,渔民们对于我的到来,没有排斥,也没有惊讶。没人打听过我的来历,每个人都很温和的对待我,海岛药店的老板帮我医好了背上的伤,苍月岛的仓库保管员收留了我,让我住在仓库里的一个小角落,而女孩母亲的伤也痊愈了,偶尔会看到她带着女孩在仓库后面的海滩练习魔法。她偶尔也会偷懒,跑到仓库门口来找我聊天。这一切,宁静而又美好。

                                  ——鹰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