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逝去DE回忆

2016年06月12日 08:38:21438

逝去的回忆

所有的爱,所有的恨,所有大雨里潮湿的回忆,所有的香樟,所有的眼泪和拥抱,所有刻骨铭心的灼热年华,所有繁盛而离散的生命,都在那个夏至未曾到来的夏天,一起扑向死亡。
——摘自夏至未至

而关于我所有的记忆,埋在曾经的那个玛法大陆里,成为了逝去DE回忆。
我曾经以为就会这个样子,他陪着我,从他年少到英武,从我红颜到迟暮。
他牵着我的手,从比奇走过毒蛇,从盟重走到苍月。这一路上的风景,他会陪我一路看透。这一路上,他牵着我走,偶尔回头看我的那个笑颜,温暖了我的时光。他会娶我,然后我嫁他。

我还清晰的记得,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正在比奇郊外狼狈的和一只半兽人诛死搏斗之中,我抱着不是它死就是我亡的决心,将手中的乌木剑奋力挥舞,用学会的唯一技能治愈术不停的加血,但是由于半兽人这种怪,非我等这样等级可以挑战的,眼看着血量哗哗的掉下去,看样子是要免费回城了,一道闪电从天而降,那半兽人四脚朝天了。我抬头看到一个穿着魔法长袍拿着偃月的男子,顿时惊为天人。

逝去的回忆“小妹妹,这荒郊野外的,你不怕坏人呀?”
“我怕啊,我害怕遇见坏人啊,但是我遇见了你哎,你是坏人么?”
“哥是好人,也是你的救命恩人,怎么你要以身相许报此大恩大德么?”
“嗯,嗯,嗯。恩人呀,既然你是好人,那你肯定也不忍心我一个小女生流落荒郊野外吧!你好人做到底,以后带我吧!”
“……”
从此只要我上线,我肯定第一时间就会找他,算是赖上了。按照他后来的话说,现在好人真的不能做啊,会被讹上的。
“喂,喂,喂,恩人,你在干嘛?”
“在练级。”
“在哪儿练级啊?”
“蜈蚣洞,一线天。”
“我也来,等我啊!”
“你等级太小了,别来,会挂的!”
“我才不会挂呢!我技术很好的,而且你不知道,土城流浪汉那里有随机卷卖的么?笨蛋!”
“那行,我一线天等你,我的钳虫宝宝6级了,打起来挺快的。”
我一路上屁颠屁颠的朝着蜈蚣洞的方向跑去,心想着,他带着5个6级的钳虫宝宝带我练级,很快就能升级穿上轻盔了,于是倾家荡产的买了5捆随机卷,进了蜈蚣洞之后,傻眼了。这么多门,走哪个啊?随便选一个进去吧,说不定就到了,结果转悠了半天,随机卷飞完了,还是没找到传说中的一线天。
“喂!”
“?”
“一线天怎么走?”
“……你现在在哪里?”
“地牢一层西。”
“那你在一层西等我,我来找你。”
“嗯,好人就是好人,我真没看走眼。”
“……”
“快来啊,救命啊,我被怪围住了。”
随着“啊”的一声惨叫,我挂了,躺在地上看到他正好一个随机飞到我身边。
“你怎么不快点来,害我挂了!”
“……”
我觉得,他肯定是上天派来给我的守护神。无论我怎么折腾他,他都不会生气,只会打一长串的句号来表达他对我的包容。时光流转,他练级比我勤快多了,很快就升到了31级,有了魔法盾的他,更强大了,而我,好不容易也练到了19级,带着个骷髅,跟着他屁股后面跑。我想,假若没我拖累,他应该可以练到34,35的样子吧!但是我又私心很重的不想他练到35级,因为他有一帮现实朋友也在一起玩的,他们等着他到35级然后去打装备的。那样子,他就要去赤月,赤月的怪那么厉害,我是断断不能活着跑进去找他的。
“喂”
“我说你这姑娘,能喊声哥吗?一天到晚就是喂喂喂,你打电话呢?”
“喂,哥啊,你在哪里?”
“哥在未知暗殿抓几只多多回去给你玩,嘘,别吵!。”
“未知暗殿在哪里?什么是多多?”
“未知暗殿在蜈蚣洞,多多是巨型多角虫,我的妹哎!”
“我也来。”
“你能找到吗?”
“像青儿这么聪明的女子,难道不会问路吗?”
“那我在暗殿等你,给我带两捆蓝过来。。。”
一路小跑进了蜈蚣洞,见着一帅哥,就追着问,哥哥,哥哥。未知暗殿怎么走?好在那位帅哥超有爱,告诉我,从左下的门进去,进了连接通道一直朝里面走,走三层就到了。心想着,原来这么简单啊,比去一线天容易多了。一路飞奔到第三层,从上面那个门进去却发现到了比奇的一个矿区,看样子又是走错了! - -!
“你来了没有?”
“呃,我好像走错路了。”
“你到第三层了没有?”
"我在比奇矿区了。”
“回来,我小退出来找你,你在那个门口不要动。”
“么么哒,你真是个好人呐!”
几分钟之后,他出现在我眼前,然后说去练级算了,我说我特意来找你的,你居然说回去练级,太没人性了。也不带我去未知暗殿看看,他说,我才招了5只宝宝了,然后小退出来接你了。在我的纠缠下,他带着我去了未知暗殿。我这才知道,原来未知暗殿是要和NPC 对话才能进去的。后来,他常常会带着我从蜈蚣洞带到暗殿,他负责抓多多,我负责保护多多,虽然我是个路痴,但是我是个称职的道士,每当我卖力的用治愈术把他的多多加满血,我都会很骄傲的说,还不赶紧感谢我的救命之恩。回答我的,总是一长串的句号。

逝去的回忆

我几乎天天会上线,而且一上线就会粘着他,什么暗殿看多脚虫啊,比奇抓半兽人啊,苍月海边无比矫情的着那一动不动的海水啊,还要讲,今天海风很大,把我头发吹乱了,帮我理理呀!然后他总是装模作样的跑到我身后,用他那魔杖敲两下。虽然我这样子折腾着他,但是他从来不会拒绝我的各种古怪要求,包括围着苍月岛裸奔一圈,等他跑完一圈之后,我已经对着电脑睡着了,他只好又用抗拒火环把我推回城里去。我每天在线的时间,都浪费在折腾他上面,等级一直很低,一身从地上随便捡起来的垃圾,拿着把破半月,而他等级越来越高,手上的魔杖已经换成了血饮,曾经的魔法长袍换成了恶魔,终于有一天,他35级了,呼啸的冰华丽的从我头顶旋转落下。
“我要去赤月,我朋友在催我了,你回去庄园好好呆着。”
“我要跟你一起去。”
“那里太危险了,而且地图很复杂,你会跟丢的。”
“你不会慢点跑呀,而且我现在已经学会了隐身术!”
“那你自己小心,带好回城卷,不行的话,就直接回城,乖。”
我带着满包的随机,跟着他踏上了去赤月的路,丛林迷宫的路并不难走,我小心翼翼的从北面的入口进到赤月峡谷,我发现这一次,我真不该来,这里的怪,比任何一个地方的怪都厉害,月魔蜘蛛嗤嗤的吐着可以石化人的毒雾,遍地的天狼蜘蛛和花吻蜘蛛比比奇的蜘蛛恐怖多了。
我又一次迷路了。
“我迷路了!”
他没有回答我。
“从左边的门进去还是右边的门进去啊?”
“左边”
“然后呢?”
他又没回答我。
这时候一大群月魔蜘蛛朝我扑拉着翅膀朝我飞过来,物品栏只剩下一枚回城卷。我正在迟疑要不要使用它的时候,一只月魔蜘蛛嗤的喷出一股灰色的毒雾,我瞬间石化在那里,还没来得急按下回城卷,就挂了。
“我挂了啊!5555555555”
“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你回来没有?”
“你快点回来啊!”
“快回来!”
“我限你三分钟之内出现在我面前!”
但是一条条的密语过去,却没有了回应。我暴怒了起来,哼,居然不敢不回我的话,谁稀罕谁啊,我,我,我……我不理他了。于是我决定要惩罚他,我要一个月不上线,我要让他着急,然后求我原谅,然后再也不去赤月,然后天天陪着我。陪着我去苍月看海,陪着我去白日门看海,陪着我去比奇看河,陪着我在庄园看莲。
“哼,我不玩了!删号走人!”
我噼里啪啦敲打出那几个字的时候,然后等了一分钟,他还是没回过来。然后点击退出,确定。我发觉自己是一个极其变态的人,我居然真的做到了万般煎熬的一个月没上线,甚至小号都没上去过。当我再次上线的时候,无论怎么密,都是显示无法查找。
/逝去DE回忆   在么?
 逝去DE回忆 :无法查找
/逝去DE回忆   我不生气了。
 逝去DE回忆 :无法查找
/逝去DE回忆:我错了!
 逝去DE回忆:无法查找
/逝去DE回忆:我以后再也不这样子折腾你了!
逝去DE回忆:无法查找
很多次的很多次,一直到如今,都是无法查找。我一遍遍的在苍月海边走着,希望在某个深夜或者清晨可以遇到那个裸奔的他,我疯了似的在比奇外面残杀那些已经不足为惧的半兽人。希望在某个午后慵懒的阳光里,再见他。可是如今,三年过去了,三年前的那个夏天,那个穿着魔法长袍拿着偃月的法师,再也没出现过,再也没有出现过。

逝去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