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又是春风遍苍月

2016年05月25日 16:25:06467


玛法本来是没有季节转变的,但人世间有啊,所以,玛法也是有的,尽管也许世间白雪皑皑,玛法依旧芳草如茵。

海客认识依君,就是在春天。当时依君还不叫依君,她叫狼藉。正如你所知道的,自有了传奇,就有了人妖,狼籍也是个人妖,只不过别人是男扮女,她是女扮男。整天杀人放火,把游戏玩的为所欲为。武的厉害,文的也是她强项,在行会里吟诗作对,居然也把好几个小姑娘迷的晕三晕四的。

海客那时候总跟狼籍组队练级,海客是道士,狼籍是战士,这组合很好。若是碰到有人抢怪或是清人,海客总是大度地退一步海阔天空,但是狼籍不肯,她偏要拼个你死我活,胜者为王。若是碰上有小妹妹嚷着哥哥带我,狼籍总是要出言调笑几句,海客则一副大哥哥模样,细心给小号打隐打防加血,照顾的无微不至,但是偏偏小妹妹都对狼籍青睐有加。海客有一次抱怨,我这么照顾她们,她们却只对你道谢,真是老天没眼!狼籍就会仰天长笑。

这样的平静被君清的到来打破,君清也是个战士,按说一战一道的组合最科学,但是狼籍总是拉着君清一起练级,海客并没有说什么,狼籍却解释,多个战士好清人。海客觉得好笑,狼籍自己就是个好斗分子,一路喊着让一让不然回城了,还需要帮手?

两个战士当然打的是快点,但经验明显少了很多,海客也吃力的多,逢着加血加不上,狼籍就会发脾气,要是海客专心给狼籍加,任由君清半空着血,狼籍的脾气就会更大。

一个队伍要想发展壮大,是很容易的事。很快有个叫蜜儿的女道士也加入了他们的练级组合。要说起来,四个人是太多了,经验几乎等于零。狼籍有次不耐烦地说,多一个蜜儿,大家都没经验了——摆明了嫌弃蜜儿。君清立即应道,那不如我和蜜儿一组。狼籍又不乐意,想了想,终于不做声。海客有些奇怪,两个人一组很好啊,蜜儿和君清,自己和狼籍,又不是决裂,只是练级而已,有什么关系!

有了蜜儿的加入,练级是开心多了,她叽叽喳喳打破了练级的枯燥。狼籍的脾气却越来越暴躁,稍不如意就发火,君清和蜜儿往往不去招惹他,不做声打怪,只偶尔交换一下眼神。海客好心问他,往往成为狼籍发泄的对象,被没头没脑地说一通,一会是加血加不上了,一会是没及时打防了,总之,狼籍变得很难相处。

谁都看得出君清和蜜儿两个人关系非常,若是君清不在,蜜儿宁可在安全区等他,也不跟狼籍和海客练级。狼籍一边发狠打怪,一边嘟囔:狐狸精!海客听到,觉得好笑,是不是狐狸精跟你有什么关系?狼籍又不说了,但是傻子也能看出他很纠结。

过了几天,狼籍突然不见了,但是有个叫依君的小道士,说自己是狼籍。海客本来是不信的,拨电话过去,却是个女声,她说,我是狼籍,但是从今以后,我是依君。海客在突然之间明白了一切原委。他有点好笑,也有点心疼。

海客不知道依君和君清说了什么,只知道君清从此就和蜜儿离开了这个区。临走的时候,君清说,拜托你照顾她,不要让她再受伤害。

君清和蜜儿走了,依君整个人变得呆呆的,她知道自己败了,从一开始选男号,就是败了。她问海客,若我见他就是女儿身,他会不会爱我?海客答不出,也不知如何安慰,只懂得陪着她,练级,抑或发呆。

从此依君不是狼籍,那个张扬跋扈、放荡不羁的男号烟消云散。依君从头来过,重新启程。有次她问,你知道我是女人,会不会生气?海客笑而不言,心里却在说,不,怎么会,我反而很喜欢。

依君要海客再找个战士练级,她说两个道士太累赘。海客根本不给她反驳的机会,立即练了个战士号,胜利地笑:这下你没话说了吧?依君的确没话说,她呆呆地说,我以为是君清回来了……

两个人,转了个圈,还是战士和道士的组合,依然是练级的绝配。海客温和的性格其实并不适合战士的暴烈,但他愿意为依君去适应和自己不搭的一切,比如PK,比如挑衅,比如威吓。但是依君却退缩了,有一个深夜,两人在苍月告别下线,依君却突然拉住海客,说,谢谢你,对不起。话音未落,依君已下线离去,留给海客空空的海岸线。

海客不相信她会就此离开,但是他不得不信了,因为第二天,依君的电话就成了空号,她是存心消失的。三个月过去,三年过去,又一个三年也过去了,海客偶尔还会上游戏看看,他永远站在苍月的海边,浪花清凉,海风湿润,他想,依君,或是狼籍,会不会偶尔想起他,或者,会不会想起君清呢?这么多年过去,依君怕是早已忘了吧,难以放下的,恐怕只剩自己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