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花开几许

2016年06月12日 09:17:19715

为了等你回来,我数尽了庄园所有的花信,描摹了苍月椰树的倒影,踏碎了沧海朵朵浪花,只为在你到来的那一天,对你回眸一笑,为了这一笑,我在比奇书店抄录了万卷经书,在边界村洗白了万朵桃花,在风魔堡的月老那里祈祷了9999次,在白日门前踏碎了数不清的月光与晨露。执手相望的那一刻,我们在土城酒馆沉醉了七七四十九个日月,在毒蛇山谷种了99棵食人花,在地下迷宫收集1888张书页,写成了我们的传奇故事。

花开几许

少年时期受姐姐影响酷爱诗歌,经常涂鸦自得,每有新作,便拿出显摆,偶被批评,心有不快,下次遇事,便唇齿还击。成长后,就少了写的冲动,终日在浮华之中做一些潦草之事。去年仲夏,因为传奇游戏里的一个人出现,我写下这些浪漫的诗句,因为终不成篇,自己也觉得矫情和浅薄,不敢拿出示人。虽然很久没看了,但是那些过往的情景与对话,依然窖藏于心,犹如一瓶上好的红酒,一但启动,满室生香。生香之余,也是离去之时。

花开几许

花开几许

故事是从165区凤鸣开始的,呼朋唤友的相聚,而后是新区开服的离别。一个人孤单的留在了凤鸣。其实早就习惯了这样的行走,熙熙攘攘,人头涌动的盟重安全区,擦肩而过的ID,排行榜上高悬的大人物,这些似乎与我没有多大的关系,我只沉浸在自己的传奇世界里,或被杀或杀人,与一群不知姓名,不知模样的人,怀着不同目的人一起躲在屏幕的一端打着激情,偶然熬夜为领那一点在现实里根本不屑的补贴。

花开几许

花开几许

感谢我的师傅缘分里漫步,一个偶然的机会将我邀请进了通讯社的记者群,接下来就是姐姐无数次的电话催促。既然参加了赶快写稿子,每周起码一篇。现实的忙碌,加之游戏里大多陌生的面孔,我一片茫然不知道从那里下手。耐着性子观察许久,敢于挑战的心使得我在比奇广场他的雕像前下了决心,就写排行榜上的第一名和他的行会。

花开几许

花开几许

此后的每个战斗我都在密切关注他,但非常遗憾,都非本人。第一次与他并肩作战是首沙之夜,看他的IS挂着,平日里能言善辩的我,竟不知怎么去沟通。之后很多的大型行会战,他都冲锋在前,勇猛无敌。可是没人见他说过话。还好,在行会兄弟们的帮助下,首沙之战的报道顺利发表,这是我加入通信社后的第一篇处女作,心情格外的愉悦。第一次听见他说话是数天之后,他说稿子写的不错,替行会的兄弟们谢谢我,问我要什么奖励。我要的奖励就是你接受我的采访。我傻呼呼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他笑着答应了。

花开几许

采访如期进行。想象里,他是一个严肃傲慢的男人。然而他磁性的声音,简洁的语言,幽默风趣的谈吐颠覆了我最初对他的印象,接近尾声,他提出一些问题,犹如我是一个被采访者,我前后躲闪,显然没有他的回答我那样坦然,我只想咬自己的舌根。他看出我的尴尬,轻轻的笑着转移话题。说起为朋友主持婚礼搞笑的场面,他突然插话问道,你什么时候主持我们的婚礼呢?瞬间眩晕,我支吾着说记者不能和被采访人结婚的。他沉吟,那我等你采访结束,说完他给我道了晚安离开。可以说这是我第一次在游戏里撒谎,内心极其忐忑不安,或许他早已洞察了我的小把戏,不愿揭穿而已。于他,没有了解与沟通,在大多数人眼里,他神秘而无踪,而今天的表达少了含蓄,多了直白。之前的关注,我只是想通过采访他而完成我的第二篇稿件。

花开几许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停顿了下来。回头望,觉得文字干涩简单。曾一段时间,酷爱华丽的辞藻,就如一匹锦缎上镶满了珠宝,令人眼晕。随着岁月的沉淀,才知道简单就是最好的。朴实的文字表述最真的情感。就如传奇游戏里很多绚丽的爱情表达,在蛋糕与蓝喇叭、IS钻石鲜花的遮盖下已失去了他真实的本质。如此星辰如此夜,为谁风露立中宵。爱与不爱,被浮华喧闹的表象所掩盖,风魔堡同心小径上,离婚的远比结婚的多,散落一地的节操令人目不忍睹。记得看过某人的一段话,一个人男人的成功不是你睡过了多少女人,而是你在与不在,有一个女人为你执守那份忠贞。忙碌的生活与浮躁的游戏,我们被表面的物质蒙蔽了双眼,而懒于用心去体察。

花开几许

与他相识之后,他若上线。我就一边听指挥,一边跑安全区内与他游戏里私聊,我们说游戏,谈现实,当我得知他在福利院收养了男孩时,敬佩之心犹然而生。一周后,采访他的稿子发表了,我迟迟没有告诉他。之后的一天,他说要出差一段时间,要我照顾好自己,我们就加上了彼此的微信。此后的日子我发现,一个坚如磐石的男人,竟然如此的心细,可以用铁汉柔情来形容。每晚会叮咛你早点休息,工作上会给你绝对一流的建议,生活里一些小事也会给你出一些高招。并要我以后不要把自己的照片发网上,会给自己惹不必要的麻烦。那晚我登陆5.6相册,删除了所有的照片。相聚的日子,他打火机清脆的开合声,在寂静的夜晚分外的清晰,内心一片安然。相守的日子,他温和的话语,总是那么体贴,如春般的温暖。依然记得他说过一段关于行会管理的话,非常的经典。可惜我换手机,丢失了。与他交往,才知道当初的采访稿子,写的多么单薄空洞。而他成熟睿智的思维与常人确有不同。就这样我们游走在传奇与现实之间,很多的时候我们的思维与想法是如此的默契。

花开几许

花开几许

这次出差时间很长,他回来一上线,他就M正在祖玛大厅打激情的我。做我老婆好吗?我回答,如果我们结婚,是不能离婚的。我不能保证经常陪你,但是在这个区我是不会离婚的,即使不玩,也不会卖号的。可以说他是一个一言九鼎的汉子,他离开的时候是165区玛法排行榜的第二名级别是924级。他离开一段时间后,给我说自己暂时不能玩了,你也离开吧,否则有人欺负你,我保护不了。半年时间,几度新区,人来人往,很多熟悉的朋友卖号走人。物事人非,合区以后,原来行会的朋友们都走了,我们依然在同一个行会,同一个封号,同一个位置相依相守,庄园里,退去光环和华丽的服饰的王子只有一个女子的陪伴,而曾经的叱咤传奇风云的故事已经成为了历史的烟云。而他兑现了自己的偌言,我们挂着彼此的名字在165区天长地久,偶然我们会相约上线,在庄园里站一站,放放烟花,他说能娶你做老婆,是我前世修来的福分。这就够了,人与人之间最高的情感就是不离不弃,不负如来,不负卿。

花开几许

花开几许

行走传奇,很多人不相信网络有真情,我一直相信。因为与他在一起,曾有很多的流言蜚语。有人说我有目的的女人,也有说我是虚荣心作怪,更有人说他给我太多时寂寞和等待。其实这些等待与孤独给我很多空间,我写好很多的采访稿件,使得我实习记者的身份,一气呵成为正式。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某次他在外地因为水土不服,一直打点滴,为了上游戏见我一下,忍着痛上线,并说要在高级卧龙山庄给我挖一个钻戒。最后不见他说话的同时,微信发来说实在痛的受不了,在床上躺下了,叫人去请大夫了。第二日询问,你谈笑风声的说自己好了,为了使得他好的更快,他说想看下我的工作环境,我在大客户室,用手机拍了一张工作照,发了过去。气质真好,他语音告诉我。后来放大细看,才知道眉毛有些浅,笑的也不自然,眼睛有些浮肿,早上没有化妆,这使得我有些沮丧。一直以来想给他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我也从为提出看他的人与照片,我们都有自己的生活,无论网络那端的他多么富有多么美丽,都与我们无关,我们在乎的是,凭借自己敏锐的心,感受电脑前传来的心跳与感觉,就如我们的喜爱的传奇游戏,要的就是那种感觉。

花开几许

光阴如梭,转眼到了2014年6月的某个晚上,他在169区游戏里密我。惊喜与意外,微信求证之后,跑过去找他,看他光着身子在射猪,心有不忍,找了些垃圾装备给他,他拒绝穿戴说,没有好衣服我宁愿光着,没有好女人我宁愿单着。其实我也想说,不论你是王子还是布衣,你来与不来,我都在这里等你。就这样时间将记忆的写字板涂抹的五颜六色一些事情在时光里渐渐浅淡,而他刀雕刻的方式,在我传奇里的岁月里,留下浓重的一笔。记得黯然销魂者,唯别离而已也。离别确是最让人不堪的,但是我觉得我们一直在一起,从未分离。这大概也是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宿命的力量。有时想,人与人之间相遇,靠的是缘分,而相处靠的是诚意,无论是生活还是网络,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自然而然留在你身边的才是最真的最长久的。仲夏之夜,幻梦十分,只因他的名字与季节相关,带着一点思绪,一丝回忆,举一杯红酒,赏一轮明月,登陆传奇游戏,只问浅笑安然,不问花开几许。



上一篇: 良心的枕头

下一篇: 舌尖上的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