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道是无晴却有晴

2016年05月25日 16:38:15762

小丽这一段时间都不高兴,丹丹找她去玩,她总不肯,宁愿站在酒馆发呆。丹丹知道她还没忘掉漠风的背叛而耿耿于怀,她只希望小丽能快乐起来,不要因为失去一个男人而失去一切。
丹丹问,要怎样你才解恨?她是玩笑话,小丽却认真起来,说,我要我今天的痛苦,他一一体验。
漠风的背叛,是为了楚絮。这个女人,说起来还是她们的姐妹,很早就认识,经常一起玩的。小丽一向心高气傲,被爱人和姐妹同时背叛,打击太大,直接失去斗志败下阵来,眼睁睁看着漠风和楚絮扬长而去,从此一蹶不振。
丹丹以前就不看好她和漠风,认为漠风太帅太花心,不是个值得托付的人。但小丽很迷他,认识三天就跟他走进姻缘神殿。丹丹这一班朋友恨的牙痒痒,都说漠风做事太不靠谱,娶亲怎么也要宴请一下娘家人吧,居然搞私定终身这一套,白便宜了这小子。小丽陪笑解释,我们只是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婚礼而已,等一周年的时候一定会补请大家的,到时候红包双份!
小丽喜气洋洋地说着,漠风在一旁不置可否,周围朋友都在哄笑,只有丹丹留意,她当下就有种预感,小丽是全心全意,漠风只怕不过尔尔。她隐忍不说出口,毕竟只是预感,而且没人愿意听她大放厥词。
果然,好的不灵丑的灵,三个月不到,漠风不声不响跟楚絮去了姻缘殿,先离婚再结婚,只三分钟就换了身边人。小丽哭诉,我和漠风碰到楚絮,我帮他们介绍,谁料到三天后他们就……
丹丹瞪大了眼睛,三天?!又是三天?!这个漠风,究竟是怎样!
这时小丽要丹丹为她报仇,丹丹更是心惊胆战,提防她待要说出什么话来,果然,小丽的要求惊险非常:我要你去把漠风抢回来,让我的今天变成楚絮的明天。丹丹哑口无言,半晌才回过神来,说,为一个男人,至于吗?小丽无动于衷。丹丹又说,也许楚絮说无辜的。说完自己也觉得底气不足,说到底,楚絮抢了姐妹的老公,是被她所不齿的。
丹丹想,也许是该给漠风一个教训了,其实在小丽之前,他的薄幸之名已然昭著,谁都知道漠风是招女人喜欢的花花公子。是小丽自不量力罢了,徒增添了人们的谈资。丹丹又想,如今我去招惹漠风,是不是也属自不量力呢,毕竟楚絮是大名鼎鼎的大美人,我的对手太强大了,只怕到时候他看都不会看我一眼吧?要是这样,倒也省却不少麻烦。
丹丹入了漠风的行会,借机接近他。一次守城,本来他是在城门与敌人交锋的,趁敌人退了,到皇宫来看看,丹丹有些慌,省道机会来了,刚要上前,却听到漠风说,我记得你,不爱说话的美女。丹丹心里涌起反感,这样的男人,白送我也不要。但还是装出惊喜的语气,说,真的?
漠风也就没再出皇宫,在皇宫的二楼与丹丹聊天,他说,我最喜欢的地方就是这里,可以俯瞰整个玛法,但是我又不喜欢当城主,对浮名没有任何兴趣。他眼睛一转,对着丹丹说,咦,你倒是一个好听众。一般女人,都空有一张美丽面孔,不懂男人什么时候要繁华,什么时候要安静。他说了很多,丹丹完全不知道如何对答,也只有沉默,却绝非漠风认为的倾听,其实她在想别的,这样的男人,天下多得是,偏漠风受欢迎。
楚絮闯上楼来,看着漠风和丹丹冷笑。漠风不以为然,丹丹不知所措,楚絮神情戒备。漠风忽然笑起来,说,老婆,这是我的新欢。他的语气非常轻佻,楚絮勃然大怒。丹丹却听出来,他是故意在激怒她,仅此而已。因为与自己无关,她很坦然。
隔天见到楚絮,她气势汹汹:离我老公远一点。丹丹想,看样子她是把当初的情谊全抹杀了,为一个男人,值吗?何况抢人老公的,不正是她吗?丹丹一边想,一边好笑。楚絮一声暴喝,笑什么,像个白痴。丹丹正色道,是的,我们中间,的确有白痴,只不过我还不能确定是你,是我,还是小丽。丹丹把小丽的名字说出来,楚絮一时语塞,转身飞了。
丹丹没走,因为漠风来了。漠风显然是知道刚发生过什么,但是他不提,丹丹也就不提。丹丹总能碰到漠风,有时候是刻意去碰他,有时是无意被他碰到。就算到现在,丹丹对小丽的任务还是心里没底。若漠风是传闻中的花花公子,她也可以投其所好,但恰恰他不是。这让她有些迷茫。问小丽,得出的答案又是相反,小丽说,漠风很会甜言蜜语,和他在一起很浪漫。丹丹却觉得漠风是个很闷的人,沉默居多。她想,这是因为他不喜欢我吧。这个念头冒出来,她先是一阵轻松,接下来却是一阵怅然。
接下来的情况急转直下,先是莫名其妙地被退了会,接着只要出安全区,就会被人追杀。死了几次,她明白是楚絮在示威,她突然发出一声冷笑,楚絮,看来你真的不怎么聪明。
漠风一直没说什么,只是和丹丹在一起的时间多起来,他带她出去玩,他在,就没人敢欺负她,在他身边很安全。他还是不说什么,她也不说,两个人沉默地在玛法大陆上行走,有时候并排,有时候一前一后。
有一晚,两个人在白日门城外,漠风突然说,不如我们去结婚吧。丹丹啼笑皆非,只回一个问号。漠风停了一会,说,其实我想找的,就是一个像你这样的女孩。他又说,曾经我以为小丽是,我又以为楚絮是,结果我发现她们都不是,只要她们嫁给了我,就变得面目可憎起来。丹丹反问,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漠风叹一口气,说,你不是,你不会是。其实这时候,只要点点头,小丽的任务就完成了,她也功德圆满,可以全身而退。丹丹看着漠风,却迟疑起来。
小丽知道此事,骂丹丹,你不是为我报仇去了吗,那个楚絮不是同样欺负你吗,你心软,不是爱上他了吧。骂完扭头就走,丹丹有口难辩。
漠风还在求婚,一百次的求婚,丹丹开始觉得骑虎难下,答应他,怕不是报仇雪恨这么简单了,可是不嫁给他呢,自己当初答应的事情,断不能没有交代就成为过去。她决定嫁了再说。至少,要给漠风一个教训。
婚礼很盛大,先离婚再结婚,这是漠风一贯的风格,他振振有词,一行名字孤零零的,我怕孤单。丹丹并不想与他天长地久,表示无所谓。楚絮赶到的时候,他们已经完了婚,她的脸色很难看。本来小丽是要丹丹结了婚就离婚的,但是这时她M丹丹,不要离!也许,她自始至终恨的都是楚絮,而非漠风吧。丹丹觉得小丽很可怜,于是容忍她的任性。
漠风很开心,小丽也很开心,丹丹却不开心,她不知道闹剧何时收场、如何收场。看着漠风,她似乎有种特殊的感觉,是喜欢吗?应该不是,但是,不是喜欢又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