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刹那芳华

2016年05月25日 16:41:12474

刹那芳华


风斩遇到一个女子,名字唤作刹那芳华,她召出英雄来,是一模一样的女道士,名为红颜弹指老。这么有趣的名字,他刹那间对她产生好感。
她级别很低,和英雄一起穿着幽灵战衣,一人带一条狗。其实现在道道组合已经过时了,很多人都换了职业换了宝宝,但是刹那芳华独有一种清婉的气质,他点开她的装备栏,看到行会的名字“一个道士一条狗”下一句话他知道,不正是“一边流泪一边走”,他不禁莞尔,也有些伤感,这种情绪让他陌生,也有些意外。
一般来说,传奇于他,仅是传奇,什么风花雪月,什么儿女情长,统统都是无谓又无味的玩意,但是面对这样一个陌生的女子,他有些小心翼翼的,仿佛是生怕一个唐突,她就再也不见。
彼时她在酒馆外站着,周围是人来人往。风斩无端觉得心动,他慢慢踱过去,装作无心之举,他说,我缺一个酒曲,能借一个吗?
这样的搭讪实在落于痕迹,但是风斩不觉得,旁人也不觉得,因为他大名鼎鼎,而她则是无人识得的无名之辈。后来风斩说,那时候我看你,认定是落入凡间的精灵。而刹那芳华则说,酒曲这东西,你说一声,还不是大把大把地有人送过来,所以,我知道你是刻意为之。
风斩喜欢她的聪明,更喜欢她淡淡的神情,什么都波澜不惊似的,一下从叽叽喳喳的女人堆中跳脱出来,有一种诗意的卓然独立。他一心一意追求刹那芳华。按说以他的名利地位,想要什么样的女人还不是手到擒来,而且他并不是声名狼藉之辈,一贯以义气被人推崇,想要嫁他的人多得很。
刹那芳华不接受、不拒绝,也不回应。风斩的追求受阻,但更觉挑战性。有一日很夜了,他以为她不会来了,正要下线,却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缓缓过来,是她。
她神情落落寡欢,与平日的淡然有异,风斩还未开口,她却说,陪我去个地方。他怎么可能会不肯,随着她走,到了苍月,他心里一笑,多么超脱的女子,也抵不过苍月海岸线的诱惑,这风景美吗?他一直不觉得,但是有刹那芳华在旁边,他发现景色确也不错。
她还是穿着幽灵战衣,甚至不是极品,只是商店的寻常衣裳,戴着一套天尊,拿一把扇子。很普通的衣饰,几乎是布衣荆钗。她站在浅水中,白色裙裾轻轻拂动,有如仙子般清丽,与她相比,所有女人都成了庸脂俗粉。风斩非常心折。
风斩一定要入她的会,他猜的没错,会里只有她一个人。公告只有一句话,“一个道士一只狗,一边流泪一边走。”再看,有一个空封号,是一个日期和一个坐标。他突然醒悟,这一定是她的伤心地吧,那日期,应该是分别的时间,坐标,是分别的地点吧?
刹那芳华说,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最美的时光仅仅一瞬。
风斩很想问,是什么样的人,让你伤如此深?再三思量,终于沉默。
刹那芳华又说,也许我也会离开,等待本身就是错误,而且我换了号,他并不知道我在等。
风斩又多了一点了解,而且也知道自己对她,根本是陌生。也许在此之前,她也是个叽叽喳喳春光明媚的女子吧?如果那时遇见,他不会心动。但是此刻相遇,她心已是止水。
过了几个月,风斩以为忘掉了刹那芳华,他回归于横刀立马叱咤风云的状态,但是路过的每一个穿白衣裳的女子,都教他心中一动,那就是他传奇中的刹那芳华吧,也许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