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多情恼春风

2016年05月25日 16:41:33512

玎珰嫁人的时候,玎玲很不以为然,她说,那小子!语气不屑。玎珰听见,不以为意。看名字也知道,玎珰和玎玲是姐妹,的确如此,两人是姐妹,同在一个游戏,更多了几分生活中不会有的同甘共苦。
玎珰嫁的人叫睿南,从各方面看,都是一个普通人,级别普通,装备普通,甚至谈吐,都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玎珰说,他让我安心。玎玲嘲讽,你七老八十了?要这么安心干嘛,游戏嘛,就是要恣意妄为、随心所欲的。
结婚那天,女方只玎玲一个来宾,男方来宾是一个旭风的男人。玎玲说笑,瞧,我们既是来宾,也是伴郎伴娘。旭风淡淡一笑,转向玎珰,喊了一声大嫂。玎珰还不惯身份的改变,有些羞涩。玎玲非要作对,她拦住睿南,说,聘礼呢?你送姐姐什么?
睿南还未作答,旭风挡在他前半步,说,聘礼自然有,在我这里。他转向玎珰,少顷玎珰退后半步,一叠声推辞。旭风不说什么,只是上前半步,终于将一套装备交给了玎珰。他说,大哥是个好人,你不会受委屈的。
玎玲在一旁冷笑,谁不知道玎珰是区里大名鼎鼎的美人,如今便宜了睿南这厮,真是枉做一朵鲜花。旭风仿佛听到玎玲心中的嘀咕,微微一笑,说,有人在游戏里张扬跋扈,生活中倒不一定光鲜夺目。我这个大哥,只是对游戏没那么大野心罢了。玎玲不知如何作答,只得装作听不见。
其实,是替姐姐不值吧,曾经有人追求了姐姐半年,天天苦等她上线,上天入地都陪她去,时刻准备着一只婚戒,只等姐姐点头。但是姐姐居然没有答应,玎玲都要恼了,不知这个男人有何不好,若非是姐姐的追求者,她都肯去夺过来的。另有个男人,是没那么会玩,只懂PK,但是锦衣玉食地捧上来,再不为物质低头的女人也难保不眨一下眼睛,偏偏姐姐看都不看一眼,脸上冷冷的,拒人千里之外。但是,睿南凭什么就可以得到姐姐的心?凭什么?
睿南和姐姐还保留着过时的爱好,每天会去猪洞或牛洞练一会级。练级?玎玲听到都觉好笑,现如今谁还肯费这个神,而且几乎没任何成效。两人还喜欢去封魔,倚在城墙上看风景。又或者,去丛林迷宫,在茂密的深林里走上半天。总之,都是过时的消遣,玎珰想,怎么会有这么闷的两个人?她宁愿去参与守城也好过如此无聊。
旭风很欣赏玎珰,有一次他跟睿南说,如今玎珰这样的女子也不多见了。这句话偏偏让路过的玎玲听到,她不由扬了扬眉。睿南还在点头,旭风注意到玎玲,不由笑起来,说,但是,妹妹就世俗的多了。玎玲大怒,就算姐姐是天仙,也不用把我贬成魔鬼!她掉转头就走,一壁走一壁生气,没看到旭风转到了前头。
旭风挡住路,轻佻地说,且慢,刚好我也是个世俗的人。玎玲不怒反笑,说,你要怎样?
他收了笑,说,不想怎样。不等玎玲反应,自顾一个随机飞了。
如果可以选择,玎玲愿意以后再碰不到旭风,也没有怎样,就是无端觉得只要他一出现,她就会紧张,气氛也很怪异。但是,她的愿望落了空,旭风开始频频出现在她的世界里,这本该懊恼,但是,她又无端觉得欢喜。
很矛盾,玎玲也知道自己矛盾。倒是姐姐说,旭风很好。玎玲白一眼姐姐,你刚嫁了人,就迫不及待做媒,我又不恨嫁。姐姐好脾气的笑,睿南也笑,只有刚到的旭风不笑,玎玲也不笑。
旭风不着痕迹,有时候在攻城的时候碰见,他连看也不看一眼玎玲,也不管她是否被人围攻,又是否敌得过对手。玎玲有点生气,打的失去章法,几乎要挂掉的当口,旭风却又过来援手,帮了忙又走了。玎玲只觉心乱。
有一日,姐姐说是个纪念日,要妹妹一起来庆祝,到了地方才知道居然是玎珰和睿南的结婚一周年。老天,这么快,一年就过去了?玎玲惊诧,若说幸福的日子过得飞快,那自己呢,又有什么资格时光飞逝?旭风对睿南说,你们是神仙眷侣。
当夜睿南放了很多蛋糕和烟花,玎珰一张脸被映红。玎玲想,其实姐姐才是最幸福的吧。旭风笑笑地绕过来,说,我一直的梦想,是寻一个像你姐姐这样的女子,但是我在一年前发现,其实我更适合妹妹。玎玲吃了一惊,扬头看他,他却转过身,开始摆一颗心。
那心摆的很复杂,他绕来绕去,终于大获成功,旭风说,睿南,玎珰,祝你们白头到老。玎玲的心扑通一下落回去,原来不是送给自己的,但是她眼睛一转,分明看见旭风向自己眨眨眼。她下意识地点开旭风的装备栏,只见他右手,赫然一枚灿灿的求婚戒指——老天,玎玲真的头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