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栀子·战争

2016年05月25日 16:51:45381

栀子这名字很容易让人误会,认为是一个未沾风尘的少女,要么就是久经情劫的过来人。误会就是这样,依照看客自己的心理信马由缰,其实栀子就是栀子,选这名字不过是随便点了两下键盘而已,不信你点一下“ZZ”,就会自动出来栀子二字,当然,也可能出现战争二字。
栀子当初就是这样向老天使介绍自己的,谁料一语成谶,她的到来,竟真的酿成了一场战争,虽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战争,比如行会战,或是攻城。
老天使是一个男人,他说自己四十多岁了,在别的游戏里恐怕不多见,但在传奇这个逐渐逝去韶华的游戏里,还不算太新奇。
栀子认识的第一个人就是老天使,她迷恋他的成熟温柔,与她接触的那些同龄男性截然不同。当时她正失恋,随便玩个游戏转移一下注意力,老天使有洞察一切的心智,而且温和有礼,当栀子惊觉已经离不开他时,那种随风潜入夜的依恋已经根深蒂固。栀子没打算抗拒,她甚至想,失恋就是为了碰到他吧!
只是老天使身边有很多女人,有的图他名利卓然,有的图他出手阔绰,他左拥右抱,风流不羁,有一次栀子忍不住提醒他,那些女人没真心的。老天使一怔,然后哗然大笑,笑了好久才止住,说,真心?什么是真心呢?她们想要什么装备,明里暗里告诉我,我送给她们的时候,她们的开心是真的就好了。
栀子知道是自己多事了,老天使分明看的比自己透彻淡然。但是,她心里叫嚷着,我对你没有任何所图,为何你不多看我一眼?老天使仿佛看穿她,又是一笑,无论是想要名利还是单纯想和我在一起,都是有所图的,依你的想法,就都不是出自真心了。栀子很尴尬,说不出话。
栀子有点茫然,似乎知道芳心误托了。她是个聪明人,不会给自己找麻烦,于是她转身步出他的世界,虽然步履维艰。
一周后,老天使在一个不知名的小行会找到栀子,殷殷相问:你为何躲着我?栀子凝神看他,眼中分明情深似海,她再一次茫然,若说对自己有意,他偏偏做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你爱我是你的事,与我无关。可是自己退缩了,他又追过依依难舍。
到底,她跟着老天使回去了,像个逆来顺受的小媳妇。这种感觉很不好,栀子其实是很独立且不愿被驾驭的女人,但是面对一个更独立更无法驾驭的男人,她只能缴械归顺。她想,反正是游戏,就依着自己的心意放纵一次也无妨吧?她再一次给自己找借口——游戏,只是游戏而已。
只是游戏也会侵入现实的,栀子出差,离老天使很近,车程只有两个小时。她想了又想,确定不了该去还是不该去。去不去都很简单,复杂的是见或不见的后果。怎样做都有可能后悔,去了之后的后悔无可挽回,而不去的话,若后悔了,完全可以再来一次,还可以补救。于是她决定不去。
但是还是去了,这么纠结,在栀子的生命里,似乎从未有过。在车上她忍不住微笑,仿佛听到花开的声音。老天使并不老,保持的很好的身材,神采奕奕的眼睛,都让栀子眼前一亮。老天使非常意外,也非常惊喜,也许是没想到栀子是如此美丽的女人。
回去之后,老天使身边的女人就剩下了栀子一个。也许是出于嫉恨吧,说什么的都有,更有人绘声绘色地描述他们见面的情景细节。栀子听了只是一笑,这些不相干的人,说什么都只当他们放P。
有个女人找到栀子,要她将老天使还给她。栀子无奈且好笑:他是一个人,并不是一件物品,且不说我没有对他的所有权,即便有,他要走要留,我都不会怎样。那女人很长时间都不说话,栀子一看,原来是哭了。她说,其实我也知道是强人所难,但是,我是他现实的妻子。
啊?栀子大吃一惊,原来,原来是这样!可是,以前他身边也有女人,为何单单对自己介意?那女人说,因为他对你真心。
真心,真心,人们都会说这个词,包括栀子自己,也在不久前用真心质问过老天使。此刻她才晓得,原来任何人都没有眼前这个女人有资格说真心二字。
栀子想说什么,又不知如何说起,犹豫了半晌,终于作罢。其实已经很明确了,她无意破坏别人的家庭,虽然自己的心已破碎零落。
栀子想,这是一场战争吧,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而且,此刻,她已经没有了斗志。再美的花,都只在未绽之时纯真,此刻开的再美艳,也是恶之花吧。她没有说,不代表不做,第二天,她删了游戏,虽然删不去记忆。
这一役,栀子又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