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我和我的徒弟们

2016年05月24日 19:26:34765

当师傅的名字在我的努力拼搏下从我身上消褪的那一刻,开心自然不可言喻,之后第一件事便是欣喜万分地跑到土城彩票员处,喊话收挂石头的爱徒。

恭喜 琉璃 新收入王师弟子 黄石霸刀
恭喜 琉璃 新收入王师弟子 夜来H香
恭喜 琉璃 新收入王师弟子 LovE研
恭喜 琉璃 新收入王师弟子 大王派我来巡山
……

琉璃的师傅是赫赫有名的大战士,他在新区挂了一个40多级的号,但本人却沉醉于老区的激烈厮杀中长久不见上线。所以无论琉璃上线更换到哪个地图,您 的师傅在某地某地的蓝色提示几乎永远不会出现。也曾想过把师傅休了,再换一个长期在线的师傅,哪怕是不说话,就仅仅是上线提示的那排蓝字也能获得些许安 慰:师傅在,自己并不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只是,某日一兴奋不小心开箱子就到了29级,再想起去退师已是不可能了。

当自己也成为师傅后,欢天喜地的四处更换地图,您的徒弟某某某某在某地上线,哈哈,那感觉确实不赖呢!

喜欢看徒弟们密过来“师傅,师傅”的叫唤,似乎只有这时,自己也跟那些玛法英雄无异,逐渐变得伟大彪悍起来。

大弟子 黄石霸刀 来自湖北黄石,职业是战士。选择练战士的人可能都比较独立吧,霸刀 很少密我,也很少请求我带他去玩。我估计这个弟子跟我的感情不会太深厚,日后出师了恐怕也就不认识了,想着这些心里就隐隐有了一些无病呻吟的失落感。朋友 们都笑话我,他们说也只有我这个笨蛋师傅才那么喜欢徒弟黏着带徒弟玩儿,现如今的传奇谁还会稀罕师傅带不带练级啊!是啊,我总是想,既然他肯拜我为师,把 我的名字成天背在身上,那么我自然就有一份陪伴他长大的责任跟义务,自然应该在他尚小的时候给予他应有的帮助,这些难道不是一个为人师表的师傅该做的最基 本事情嘛!

霸刀 不密我并不代表他就不在意我这个师傅,当我把开箱子闯天关得到的圣战装备塞到他包袱里时,他也会憨厚地笑着说:“师傅,您真好!”。我很欣赏他的独立,给他钱他也会说:“师傅您留自己花,我能养活自己!”。

由于忙着采访、写稿子、编辑图片,我两天没上线。当再上线时 霸刀 已经出师了,他密我说:“师傅,您怎么总不在啊,我都已经出师啦!”。我心底里的那分的失落感又徒增不少,出师的弟子以后就海阔天空任他翱翔了,只怕他再 也不会密我这个不称职的师傅了吧!没有赶上 霸刀 出师时恭贺他,心里十分抱歉,连忙喊话收圣战装备帮心爱的大徒儿配齐赤月套。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师傅,日后谁欺负你了,无论敌人级别多高,装备多好,您尽管喊我就是!”这是 霸刀 与我告辞时对我说的一句话。惜别伤离方寸乱,忘了临行酒盏深和浅。我完全没有想到平时沉默寡言的徒儿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让我鼻头一酸,怅然若失。

夜来H香 这个徒儿与我蛮有缘的。夜来H香 这个号是他在本区练的第二个号,他的第一个号丢失了密码,于是他改建这个号,那天刚巧碰到我在收徒弟,他就拜了我。

阿香 练的道士职业,有点菜菜的、笨笨的、傻傻的。可就是这个笨蛋徒儿,却是我最窝心的徒儿。当 阿香 能佩带天尊时,我换道士号把自己身上的天尊套和无极棍都给了他,还有多收来的45号也一元宝下给了他。虽然不是什么好装备,阿香 却很知足很满意,知恩图报的他守侯在为师我身边的时候最多。每次,练级时打到的箱子,领金刚石得到的组队卷,就连无意中捡到的土石头,他都会送到我面前。 我告诉他,师傅不想开箱子是因为怕自己级别练太高了就不想练级了,不想练级就不会带他们玩了。我再告诉他,组队卷和他开箱子得来的祝福油以及蛛丝、指令书 等东西都是可以去庄园找小商贩换元宝的,不用给师傅。我又告诉他,师傅是法师,有瞬间移动的技能不用土石头,让他自己留着用。可他却固执地说:“师傅开箱 子吧,开高了级别就没那么容易挂啦!师傅把卷留着吧,以后好带我们去玩呀!师傅用石头吧,救我们时也好跑得快一点嘛!”。

阿香 就是这样一个听话、乖巧、细腻的好徒儿。在我忙碌不休时,他从不来不会主动打搅我。我告诉他当我关私聊时就表示切换了在忙,他总是轻声的说:“好的,师傅去忙,徒儿知道啦!”。

深厚的师徒感情是在长期的陪伴中慢慢滋生繁衍的,我和爱徒 阿香 浓厚的师徒情谊也是在这样的陪伴中潜移默化形成的。

记得有一次在牛七带 阿香 练级,奔走抢怪间与一群人打了起来。对方是一个家族,有三个拿裁决的500多滴血的战士、一个带狗狗的道士和一个法师,而我只有 阿香 和我另外一个朋友。我朋友PK技术不错,可他不太喜欢打架,尤其又怕那些半大不小的号被杀了骂人。为了能带 阿香 多练些经验,我只好亲自作战。阿香 负责施毒,敌人见我也不过才35级,于是想先围杀了我,可我玩法师的PK技术也不是很菜,周旋了几个回合后他们见杀不了我就转向我的徒弟 阿香。我一边放火叫 阿香 站进来,一边叫他灵活一点在我边上走猫步。敌众我寡,我朋友见我们师徒很顽强,于是也大开杀戒。那天晚上我们联手把敌人杀回去好几次,阿香 对我这个师傅的勇敢与胆识简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只是可惜到最后我居然被怪送回了老家,真是糗大了!

阿香 很体贴很细心,对师傅我的任何事都很上心,每次我挂掉后爆的东西他都会第一时间跑过去一一帮我捡回来。记得我上道士号在土收徒弟,却不想被几个打猎的战士 围攻飞尸。死在土城外很远的地方,当我换法师瞬移到挂掉的坐标时,阿香 早已站在那里把我爆的东西全部捡了起来。每每此时,阿香 都会无比小心又怜惜地说:“师傅,你小心点呀!”。

还记得有一次,我带着 阿香 和 霸刀 的徒弟在牛四练级,我们一边练一边打电法师王,想顺便给他们的师妹 研儿 打点儿装备回去。谁料却碰见了上次在牛7打架的那群人,于是一场恶战随即爆发。当时我虽带了一个九套战士的保镖,可由于没有开行会战,保镖杀了一个人后差 点把九套加诅。杀鸡何须用牛刀,我不敢让他杀了便让他回去,免得加诅就亏大了。霸刀 跟 阿香 随着我打了半小时之久,我挂了几次。阿香 气得直跺脚,PK结束后他坚定地对我说:“师傅,我决定了,我要重新玩一个战士,不然没办法保护师傅!”。

当 阿香 的道士也带狗狗后,他真的重新又练了一个战士,名唤 青HH衣。除了游戏,阿香 没有我的任何联系方式,他应该没有进我的我空间看到我老区菩提青衣的游戏截图。很巧,他也取了 青HH衣 这个名字,这正是我觉得跟他很投缘的地方。当 阿香 的战士能拿裁决时,我的朋友主动给了他一把,我也帮他收了一套圣战。阿香 推辞不要,我说我希望我的徒弟漂亮一点儿、帅气一点儿、帮师傅打架的时候也厉害一点儿,阿香 这才收下。

跟 霸刀 和 阿香 相比,他们的师妹 LovE研 就显得娇气多了。研儿 是法师,又是女孩子,所以在师傅我的面前总是雨打梨花娇滴滴的。

十分可爱的女孩,在看到我收徒弟的粉字时第一个密了我。四处寻来几个木箱子,带着钥匙给了 研儿,她很认真也很勤奋,8级后马上进了庄园,用仅有的一些灵符闯了天关。从天关出来的时候 研儿 已经21级了,她密着我撒娇:“师傅呀!研儿 要换衣服啦,研儿 要佩带一些什么装备呀?师傅您给我买来好不好嘛!”。呵呵,面对这样一个温柔可爱的小徒儿,你说我能不答应她的请求么!

庄园的管家,是我跟爱徒 研儿 经常交易的地方。研儿 识坐标的本领像极了我这个笨师傅,她总是寻着我的坐标也找不到我,一如我当年找不到我的师傅一样。脆弱又不堪一击的法师,从 研儿 身上我似乎看到了我从前的影子,所以对这个徒儿我基本上是有求必应的。把自己多出来的法师装备一股脑儿丢到 研儿 的包包里,眼见她一步一步地慢慢长大,越来越美丽,越来越迷人,我会像妈妈为自己的心爱的女儿打扮那样尽心尽力去帮她,尽量满足她的要求。

研儿 家的网线接了三户人家,网速肯定跟不上我们。初生的丫头又不知天高地厚,总是喜欢一个人冲到最前面,所以每次去牛洞她一定是那个最先躺下看黑白的人。但是 研儿 很顽强,虽然也会撒着娇嘤嘤哭泣,但她会再寻着坐标飞过来找我和她的师哥们。被电僵解决掉几次后,她也学乖了,总躲在她的道士师哥 阿香 的身后,偶尔见怪砍师傅时她也会展示一下她的雷电术电一电那些即将死亡的怪。

大王派我来巡山 是我后来收入的王师子弟。起初我并不知道他有大号,后来才知道是我姐妹看我那段时间有点闷闷的,又见他说话比较幽默比较逗才要他拜我为师来逗我开心的。感谢姐妹的关心,也感谢 大王 小徒儿的出现,我的传奇日子又开始出现光明。

大王 没有告诉我他的大号,只要我在线,他就会马上换号,然后站在我对面。一开始他还给我钱,5万块,他说这是我为了他开除一个长期不在线的徒弟的补偿。我笑着 说:“5万也少了呀,为了收你师傅我可是花了10万大洋啊!”。老实憨厚的 大王 连忙取消交易重新给过。我还是笑笑,说:“你自己留着用吧,师傅没有钱了会自己收金条的!”。

大王 很开朗,是一个不缺话题的聊天高手,跟他在一起时,你永远不用担心因找不到话题而尴尬。大王 的歌唱得不是很好,但他从不矫情,每次都主动又勇敢地唱给大家听。大王 也很浪漫,他会摆心,会找风景秀丽的地方邀请心情不爽时候的我去散步。大王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PK有点菜。当我带着几个徒弟烧猪打小白时,很多打猎的家族就会前来抢小白将我们驱逐,而我也会挂很多次。大王 的大号又没在我们一个行会,也没跟我们联盟,总是因打我们的人是他们行会的,或者是他们联盟行会的而无法下手。遇到能打的,大王 又往往敌不住别人的群殴。哭死哦!只是,幸好他会上语聊,我能指挥他先打谁,怎么打。这一点,大王 比其他几个师兄师姐强多了,尤其要批评一下 阿香 每次都找借口不上语聊,害得师傅我即要打怪又要打字,告诉他进几点方向的房间,怎么抢怪、毒人、走步等等,简直是要把我老人家累死嘛!

我带的几个徒弟不仅跟我感情很好,他们的同门情谊也很深。大王 的大号有屠龙,小号又拿不起裁决,他就会密我说把他的裁决送给师兄。研儿 也是,她开箱子开到的战士装备也会交给我,让我去给她的师哥们。而 阿香 和 霸刀 他们只要弄到法师的装备,也会交给我让我转交给他们的师妹。想起这些,我总是很欣慰很开心。现在的传奇,带徒弟玩,陪徒弟耍,以及手把手教他们玩游戏上语 聊,这需要多少耐心啊!或许正像朋友们笑话我的那样,我是个传奇异类师傅吧!

常常看到有人刷字,说哪个师傅不道德、没有宽厚仁德之心,不配为人师表,不告知的情况下毫不留情地踢了超过28级又没有尽快出师的徒弟。对于那些单 纯为玩游戏而传奇,又不怎么花元宝玩的传奇玩家来说,这是一件多么令人寒心的事情啊!想到这些,再看看我那群和乐融融的徒弟们,我想我们应该是这传奇速成 年代里最美好、最温暖、最可爱的一群师徒了吧!感谢你们,我亲爱的徒儿们,一路上有你们真的很开心,很欣慰,希望我们的师徒情谊地久天长!


上一篇: 有些爱错过了就不在

下一篇: 嫣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