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寂寞与激情

2016年05月25日 16:52:07747


慧欣这名字有点俗气,但是唯舫却很喜欢,说看起来有点微妙的喜悦。既然这么欣赏,当然避免不了的做了夫妻。
唯舫这个人有点意气用事,所以总是在不同的行会里出出进进,越如此,越被边缘化,在哪都不被重视,但是他倒是自得其乐。慧欣不满意他的表现,曾经暗示过他,但唯舫不以为意,依旧我行我素。

当时认识他的时候,他威风凛凛、横刀立马,慧欣一下爱上他。久了才发觉他不是胸怀大志的人。他的想法是,若玩游戏都需要收敛自己,那有何意义?慧欣知道改变不了他,也只能作罢,到底心里有个疙瘩。
唯舫热衷于战争,因为出入各个行会,很多敌人都曾经是战友,但是他眼中只有蓝红两色,至于是谁,他不在乎。伴着战争的红字“问候”,唯舫更视而不见。慧欣却如坐针毡。有这样一个老公,的确不是什么省心的事。在这时候,慧欣往往躲到很远的地图,比如比奇、白日门、封魔谷。其实这不过是自欺欺人,因为红字还是会源源不断地刷出来。

这一日,她又躲到了白日门的丛林迷宫,无聊地在花吻蜘蛛窝里打花吻,旁边有个小道士也在打,无极棍挥出去带着呜呜的风声,蓦地让她想起自己当年还是个小道士的时候,好容易买把无极棍,舍不得用,宁可用银蛇,回城才穿上漂亮装备美一美。就是那时候认识唯舫的,他跟她组队练级,她再不用担心被人清掉,也可以放心地穿上好装备。其实那不过是些小极品罢了,但是慧欣的心态已经变了,不再危机四伏的传奇,对她来说,已经是另一个世界。
她没想到唯舫会愿意娶她,他是个战争贩子,对女人都嗤之以鼻的,当时不乏有人示好,他都不为所动,只对她情有独钟。她是怀着崇拜和感激嫁给他的。当然,那时的他,和现在的他,也大不一样。

现在不一样了,没有什么是不可改变的,人与人,行会与行会之间的关系都瞬息万变,谁也不能确定明天谁是敌人或战友。唯舫开始也不是这样,对行会忠心耿耿,后来似乎看开了,一个行会倒了,还有无数行会正辉煌,只要有激情,他就去,不理别人怎么说、怎么看。连带的,慧欣也被人骂。
如果说以前唯舫给慧欣以安全感,那么,现在他给她的只有混乱。
打着花吻,慧欣突然一阵心烦。

身边的小道士打的起劲,刷出来,先悉数下毒防止被抢,又打不过来,引了三四个花吻很是狼狈,慧欣好笑,连这一点都和自己从前很像。不过那时有唯舫保护,就算她把花吻全毒过来也没人欺负她,这个小道士,就不怕自己清他?
慧欣想逗逗他,“哎!别抢怪!”
小道士吓了一跳,诚惶诚恐地应道,“你那么大号,别抢我的怪才是!”话里带着骨头。
慧欣一乐,说,“让你别抢还嘴硬,惹恼了我有你好看!”
小道士说,“你那么漂亮,谁能比你好看呢?”
油嘴滑舌的,换做别人,慧欣早扭头走了,但是小道士说出来,却十分新鲜有趣,她很愿意和他聊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但是小道士却不肯,说,“聊天可以,你帮我打怪,我陪你聊天。”还有这么多要求,但慧欣居然好脾气地依了他。

一晚上也打不了多少经验,她说,“要不我带你去雪域?”小道士不肯,“我只喜欢这里。你觉得无趣,你可以走。”真是个奇怪的小道士,连名字都没有,只是几个空格。
下线的时候,慧欣说,“再见。”其实她很想问下次怎么找他的,但是犹豫了一下,没有说出口。小道士似乎看了出来,说,“我每天在这里打花吻。看你也挺寂寞的,想找人说话就到这里来吧。”被他说破,慧欣有些难为情,没说什么直接下线了。

连着一个星期,她都在丛林迷宫逗留,有时候小道士在,有时候不在。其实整个丛林迷宫,也不过他们两个人而已。这里很安静,也很寂寞。唯舫没有问她去了哪里,当然,不用问也能从系统提示里知道她在丛林迷宫。但是,他不问,她终究有些气恼——就不担心我跟别人约会吗?这么放心,是自信还是根本不在乎我呢?
有一次红字刷的实在太厉害,连小道士都忍不住问,“你老公仿佛很高调。”慧欣不知道怎么说,只当没听见。小道士又说,“如果我是你老公,不会让你如此烦恼。我们能不能做情人?”慧欣心里一阵反感,仿佛第一次看出小道士其实和别人也没有什么不同。

第二天,她没有去丛林迷宫。
一直过了一个月,她才将心里的反感淡化掉。唯舫又深陷混战,红字刷的满天飞,她只有躲去丛林迷宫,也许潜意识里,也是想见小道士,虽然他级别低装备差是个小垃圾,但是毕竟只有他那么接近过她心底。
远远的就看见一个黄点,走近了却变成两个,一个是小道士,另一个是个女人,两个人正在说笑,慧欣只听见一句:“我们做情人好不好?”
慧欣突然想笑,不知笑自己还是笑别人,她没有走过去,直接按了回城。

城里依然熙熙攘攘,她正楞着,一个红彤彤的人陡然冲到她面前,喊了一声:“老婆!”,原来是唯舫。其实这一个月来,两人都没见过面了,他忙着PK,她忙着发呆。猛然见了他,慧欣有点陌生,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唯舫说,“老婆,我自己建了个会,只为激情,你要不要加入?”慧欣这才发现他又换了会,却听他说,“只有我们一班志同道合的兄弟,再也不换会了。你要不要来,不过来了,可是与全区为敌的。”慧欣只觉精神一振。

虽然照唯舫的意思来看,以后的压力只会更大,敌人只会更多,慧欣这时却无端高兴起来,仿佛漫天飞的红字也不足为惧了。她入了会,开始学PK,很笨的操作经常被唯舫痛骂,她也没跟他计较,总之,传奇一下激情起来,她开始理解他,也开始了解他。

白日门,丛林迷宫,小道士,像一切久远的记忆,慢慢在慧欣的传奇中淡去,只有唯舫,永远陪在她身边。



上一篇: 栀子·战争

下一篇: 过云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