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过云雨

2016年05月25日 16:58:45558


题记:一阵过云雨,却淋湿我的记忆。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愿意去回忆和斩风在一起的时光,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很爱我,但是,换种角度来看,他最爱的是他自己,所以可以优雅转身,丢下我不知所措。我呆呆的看着他在另一处风生水起,而我一蹶不振,万劫不复。
他们都说斩风靠不住,说他喜欢一个人不会超过一个月。所以当他追求我的时候,我看都不看他,只是笑,像看到一个很好笑的笑话。我不知道他喜欢我什么,我顶多算是中人之姿,而他的习惯是追逐美女,没娶到时视若珍宝,娶到后弃为彼帚,但是有人说,做他的老婆也不吃亏,在金钱上,他历来不会亏待她们。
但是我,我不这么看。游戏里的名利权势,算得了什么,给几件装备就能博得红颜倾心了?笑话。所以,我十分警惕,绝不让斩风那厮以为有机可乘,平白坏了我的好心情。
我有个好朋友,视若手足的,他会帮我跑任务接水做酒,而我得到装备,首先想到的是他是否需要。我们相濡以沫走过很多年,我以为这是传奇里最完美的一种关系,但是有一天,我听到他在对别人说,红袖人倒是不错,就是装备太差了。他话里话外分明是嫌弃我的意思,我简直想狂笑,原来我又会错了意。
我找到斩风,告诉他,我喜欢金牛装备,不仅我喜欢,我的宝宝也喜欢。第二天他就交给我整整齐齐两套装备,我用三秒钟时间悉数穿上,用十分钟的时间找到我的“朋友”,他眼中似有艳羡之意,换做平时,我会让他先用的,等再有了好的,他替换下来才给我。但是此刻我什么也没说,只是冷眼看着,他啧啧称赞,无异于一个小丑。还不如斩风,虽然恶俗,却光明磊落。
最终我将装备还给斩风,我对装备没什么野心,更不想欠人人情。我清楚告诉他,我不会嫁你,除非奇迹发生。让我没想到的是斩风碰了钉子,却没撤退。也许是他一切来的太容易,难得被拒绝,所以有些新奇。
我不想被打扰,但是没有了唯一的“朋友”,我又很寂寞。所以,无可无不可的,我竟然也习惯了有一个斩风的存在。
他不经常来找我,他很忙,PK、行会战、攻城守城、管理行会、指挥。说起来,他也算有才,很多像他那样的人,最多懂得PK,只负责顶起行会,具体事务都交给旁人。听说他指挥很有一套,虽然只是客串,却丝毫不比重金请来的指挥差。我悄悄溜进他们的语音频道,正巧听到斩风在唱歌,一把破嗓子,唱的真是无法恭维,但是很奇特的有一种骨子里的豪爽气概——我怎么这么无聊?居然跑去听他唱歌。看来我真的很寂寞。
我跑到雪域去带小号,不知被谁告诉了斩风,他派来好几个人把闲杂人等清的一干二净,这种待遇我受不起,但是心里有点喜滋滋的,看来人人都喜欢听好话被恭维,不能否认,斩风如此待我,的确是对一个女人最大的恭维。
但是,我又何德何能呢,凭什么他对我如此青睐?我不自信,所以不能接受他。而且,人人都说他娶老婆最多一个月,我凭什么要去配合他的猎艳?不过区里人从那以后都知道斩风在追我。
有一天我在庄园出神,我那“朋友”讪讪的过来。本来我不愿再见这个人的,但是看他尴尬的样子,又不忍当面给他难堪,毕竟我们曾经相濡以沫形影不离。他说了很多,我听明白原来是想和我结婚。哈!结婚!我不响。他又拿出一枚戒指,交易给我看,说,这是聘礼。我看仔细了,他并没有按下确定,这也叫送给我?没有半点诚意。一阵厌恶涌出来,我点了取消。他又欺上一步,继续交易给我,还是没有按确定。这种不费一分一毫的把戏,让我好气又好笑。我转身,不看他。
但是他锲而不舍,还在聒噪。忽然旁边有人说,红袖不爱你,她爱我。
我转头一看,是斩风。斩风直走到我的身边来,说,她爱我。
我再看“朋友”,他悻悻地,说,她爱的是你的钱罢了。
我突然被他的话触犯了,若非斩风追求我,他恐怕也没发现我的价值吧,原来女人真的因为爱她的是什么人而矜贵。但他此刻又来诋毁我,这种人,我居然和他做了数年知心好友,我看人的眼光,原来如此差劲。既然这样,也许我对斩风的看法也是错的吧?于是我向斩风靠近一步,说,你说对了,我爱你。三分钟不到,我和斩风就结为夫妇。斩风承诺会给我一个盛大的婚礼,就在三天之后。
三天之后的婚礼盛大的让我永生难忘,那么多烟花,那么多蛋糕,我穿着朱红嫁衣,和他站在人群中,享受万众瞩目的感觉。那一刻我发觉,就算只是一瞬间,也值了。我看向斩风,他惯了这一切,有种从容的态度,突然之间,我发觉自己似乎真的爱上了他,也许是错觉吧,但是又无比鲜明,让我难以分清是否出自真心。
我嫁给斩风,只有一个条件,我要他的三个月时间。他答应了。
斩风是完美情人,有他,我根本没时间寂寞。但是,越是欢乐的日子,越容易逝去,三个月犹如一瞬间,结束时,他迫不及待地赶去姻缘殿,我早就听说了,他在秘密约会一个女人。
我没有下线,没有逃避,我要眼睁睁看着解除婚约的字刷出来。我如愿以偿,却泪流满面。是的,开始时,我没有料到,我真的爱上了他,这个只懂猎奇,没有永远的男人。
站在比奇的荷池旁,我想起一句词:今年花胜去年红,只是明年花更好,知谁与共?斩风于我,像一阵过云雨,却淋湿了这个夏季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