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蜈蚣洞捡来的小妹

2016年05月25日 17:05:20373


白云苍狗,世事沧桑。人的记忆没有我们想象的牢固,事态变化也来得比我们想象的更快。怕记忆老去,怕我失忆,也怕美好的回忆随时间流逝,今夜月色如水,我开始翻检那些在我传奇生命来来往往的人和事,一幕一幕凸显眼前。

进入传奇屈指算来已有8个年头,2002年的那个暑期,无聊的我跟随朋友不以为然的推开传奇那扇厚重的石门,很长一段时间提不起兴趣,因为没玩过角色扮演游戏,感觉做什么都无聊。直到后来被一多次以武力挑衅的狗道士逼出了潜力,开始发疯似的练级,再然后为练级去过很多地方,遇见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点点滴滴,浸入生命,才开始从骨子里爱上了传奇。

于传奇,我们都是匆匆过客,可是在千万人之中,能彼此遇见或许我们前世都修了好多年。没有人也就没有感情,没有感情也就没有牵挂,没有牵挂也就没有热爱。正是那一份份情缘把我们的心留在了传奇,没有了朋友,游戏也就失去了意义。在众多感情中,我最牵挂最难忘的是那些珍贵的金兰情谊,我和她们的故事如同一颗颗闪亮的珍珠,在我记忆的贝壳里磨砺成长,永远放射着温暖的光芒。

小天使——蜈蚣洞捡来的小妹妹。

02年的冬天,为了冲35,差不多有一个月我每天都背满药水独自去蜈蚣洞练级。那天刚进蜈蚣西就碰上一大群怪物,我熟练的把虫子吸引到角落,施展半月刀法横扫一片的感觉真好啊。突然瞥见一白衣女道带着小排骨经过此地停下了。心中暗想:敢抢我怪,我跟你没完!不过打架还真耽误时间,打还是不打,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胡思乱想间,一束洁白的礼花从她扬起的手中飞起,在我头顶萦绕,随着体力的恢复,我为自己狭隘小气的想法惭愧不已。她轻声问到:“可以带带我吗,姐姐?我才24,分不了什么经验的。”。发誓不带人的我,鬼使神差的回答道:“我开组,你组吧。”或许是她的礼貌,或许是我对自己先前小人之心的愧疚,不管因为什么,总之,我带上她一起往蜈蚣洞深处杀去。

一路上,我们走走停停,边聊边杀怪,虽然她有个略显沧桑和伤感的名字-折翼天使,但是她性格却很活泼,话特别多,唧唧喳喳的,像只爱说爱唱小喜鹊。打完一群刚刷出来的怪,我正要去收拾爆了一地的各种物什,她大叫一声:别动,扫地的事怎么能让姐姐做呢,我来吧。瞄了一眼她简单的商店装,我虽然谈不上富有,但是有一群同学朋友照顾着,还没缺过钱,就让她来收拾残局吧。一件女魔袍随着钳虫的死亡掉在地上。小天使自语到:咦,这是谁家的衣服从阳台上掉地下了啊?我做个活雷锋捡起来还给她吧。她站在衣服上,左转转,右转转,就是捡不起来。看她为难的样子,我知道是超重了,24级的小道士能负重多少我不清楚,但是我只知道刚才爆出来的武器都是挺沉重的。我笑笑站到她的对面:把重的给我吧,回城后我再给你。她嘴角一扬脆生生的说道:谢谢姐姐,姐姐真好。

俗话说:道战搭配,练级不累。有了她的陪伴,孤独的练级再也不沉闷了,我的心态也开始转变,不再只顾在武功埋头练级,开始欣赏起身边的风景。黑暗地带的隔沟喊话,祖玛庙笨拙的大老鼠,比奇海边丑陋的癞蛤蟆,娇美又危险的食人花,鲜艳的食人花果,沙巴克城的漫天黄沙,都在比我先进传奇的小天使带领下,逐一领略。传奇因她锦上添花。她也在我的引荐下加入了我们的行会,逐一引见给我所有的朋友,告诉他们:这个是我的小妹妹,要好好照顾。而她活泼的个性和俏皮的话语也很快博得了大家的喜爱,就算我不在游戏里,也有很多朋友陪着她练级,聊天,到处闲逛。不管陪伴她的人有多少,她最依恋的还是我,只要我一上线,她就会马上飞奔到我的身边,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和甜甜的笑脸。以前总被别人保护的我(尽管我是武士,而且级别不低。但是打起架来,不是模式不对,就是忘记喝血,或者忘记在紧要关头使用随即,每次打群架,我不是找不到路,就是去了一会就回城。所以,到后来,我的作用除了充数吓人之外,就是运输大队长,帮打架的送药送随机,郁闷呐!),也第一次有了要保护别人的强烈愿望,我可不希望我这个可爱的妹妹被人欺负。于是拉上几个朋友在大密室里练习PK,通过虚心学习,终于掌握了PK的基本要领,知道了武士要合理运用野蛮,知道了如何跑刺杀位,如何估计下一次烈火的时间……终于,不再是一只纸老虎,呵呵

小天使其实不像我想象那样脆弱,她比我更懂得如何在游戏里生存,她很早就学会了锻造武器,只不过运气欠佳,一直没有炼出好刀,所以装备才不好。她上线的时间除了跟我一起聊天,就是挖矿和炼武器,级别就一直不高。她最喜欢的练级方式是烧猪,因为她级低,可以躲在角落里,只负责给法师和肉盾隐身,可以有很多时间叽叽喳喳的说话,级别还涨得飞快,她总说跟我一起去蜈蚣洞我太辛苦了,还是烧猪不那么累。所以她一上线就嚷嚷:烧猪喽,要吃烤猪的M啊!

自从小天使加入行会,活泼开朗的她就吸引了会里很多男生的注意,不少人私下请我帮忙撮合。作为姐姐,我自然要帮她好好把关。以我对她的偏爱,那些男生都不合格,不是PK狂就是太轻浮,我希望能有一个成熟稳重帅气的男人去呵护她在传奇的日子,我想每天都看见她的笑脸听到她笑声,不愿意她如她的名字一样忧伤。其实在我心里也不是没有好的准妹夫对象。一个较晚入会的武士 墨翰 每天上线也是总在会里请人带着练级,有几次我看没人理他,就叫他跟我和小天使一起,他人很木讷,不怎么说话,只闷头练级,小妹有时候拿他取笑,他也不说话,不知道是憨厚还是笨。很快我就发现他的级别上升速度惊人,一问才知道,他请了带练,这个号是24小时不下线的。渐渐地,我们都习惯了三人行,小妹总欺负 墨翰 ,说他笨得像黑猪,被怪打得快没血了也不知道喝红药。墨翰 憨憨一笑:不是有你吗,你就是我们的护士啊。小妹嘴一撇:我只是姐姐的护士,我只负责保护姐姐,你就好自为之吧,别指望我,想累死我啊,给你加血要加那么多次的……我在旁边打趣墨翰:你魅力太大了,怪只攻击你。墨翰 ……你怎么不说你们只顾着聊天,怪全让我包了,小天使还不及时给我加血……有了墨翰的加入,练级的时间过得飞快,墨翰的级别很快就超过了我,不再需要我们带他,但是他依然天天粘着我们,只要我们一上线,他就M我们一起练级,或许他也习惯了三人一起练级吧。

墨翰40级了,看着身穿天魔,手握裁决,威风凛凛的他,我觉得到了把小妹托付给他的时候了,当我跟他说叫他正式追求小妹的时候,他沉默了一会答应了。虽然小妹没有明说,但是我相信她心里应该对墨翰有感觉。小妹上线找到我们之后,我故意说有朋友叫我跟他们一起去封魔井底守候法师新装,想给他俩独处的机会好好发展。过了一会我M墨翰问发展情况,他郁闷的说小妹下线了,我一下懵了,这是小妹第一次没跟我道别和拥抱就下线,问墨翰怎么回事,他什么也没说,只说了一句:以后你别故意给我们制造机会了好不。我仿佛明白了什么,又仿佛什么都没明白。

过了几天,小妹上线了,我们一见面,还是那个熟悉的笑脸和大力拥抱,我忐忑了几天的心总算放下来了。三人行的日子又恢复了,那天的事在我和小妹之间就是一个禁忌,我和她都绝口不提,墨翰 级别高了,不再像过去一样只顾练级,我们不在线的时候,他也会去PK,去打装备。等我们上线,他就会塞给我们一堆战利品,一只骑士,一条生命,加诅的魔杖,一堆药水和符……我们总笑他把我们当垃圾库,他还是一笑,然后什么都不说,我们把他取笑狠了,他就冒一句:难道叫我一个大男人去卖这些垃圾啊,买卖东西不是你们女人的强项吗,我没钱买药了就找你们。然后是三人一起去祖玛或者石墓,直到大家互道晚安。

这样的日子仿佛也很惬意,似乎可以一直这样下去。可是我还是希望小妹能跟墨翰成为真正的伴侣,所以再一次跟墨翰重提前事,没想到墨翰第一次发脾气了:你干嘛非要我跟小天使在一起,我觉得大家这样很好,你别再说这个事了!我很委屈:小妹很可爱,跟你在一起很合适,那么多人追她,可是我就觉得你最适合她,你平时也很喜欢她,为什么要发火!他什么话也没说,一跺脚转身离开了。

我以为他只是暂时的生气,可是没想到,他再也没主动找过我们。我和小妹都习惯了每天上线在会里冒个泡泡,就会有人M着问:老大,带我去哪里练级啊?现在每天只有我和小妹出现在熟悉的练级地点,心里就莫名其妙有些空虚,至于墨翰为什么不找我们,我不说,聪明的小妹也不问。

传奇看似是一个大世界,其实这个世界很小,熟悉的人总会在无意间相遇。那天我和小妹在祖玛阁,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打怪,突然一群人从一个门口涌进来,然后消失在另一个门口。其中一个停下脚步,我抬头,是墨翰!我们三人都呆在原地,一句话都没说……不一会一个美丽的天师美女回到房间:墨翰,迷路了吧,怎么不跟紧一点,走,我带你去大厅,时间快到了,动作要快。墨翰嗯了一声,看我们一眼,跟着美女离开了。

突如其来的相遇和分离,让我和妹妹都有些惘然,我想该安慰下小天使:小妹,那个美女是专打装备的,墨翰 只是跟她一起打装备吧。小妹深深的看着我;真的吗,姐姐?墨翰只是因为打装备才离开我们?我想有些事想瞒也瞒不住,说出来或许才更释然。于是我简单的说了下墨翰离去之前发生的事,只是我真不知道墨翰为什么要这样生气。小妹听完久久不语,我们就一直站在那间屋子里,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突然一行蓝字跃入眼帘:姐姐,我们都做了相同的事,把墨翰逼走了。什么?我一下懵了。“姐姐,我觉得墨翰是个好男人,所以我就要他追姐姐……但是现在看来他是不想在我们之间做选择,是想和我们俩在一起。”“你是说,他想跟我们俩在一起,而不是单独选择谁?!”“是的,他曾经跟我说过为什么女人总喜欢让男人选择,连游戏也这样,当时我不明白,现在我知道了。”那一刻,我感觉无比轻松,这段时间以来心里那种压抑突然就消失了,给了小妹微笑:小妹,他不配,以后我会照顾你,别担心。小妹也紧紧拥抱着我说:姐姐,我在现实里被男人伤害过,对男人已经不再相信,对生活也失去了热情,所以叫 折翼天使 是你的善良和友情让我又有了笑容和好心情,谢谢你。

从此传奇继续,好心情继续。

不过传奇毕竟是游戏,我和小天使是要生活在现实中的,后来我们都离开了深爱的玛法大地,但是友情依然延续,直到现在,我还会经常想起那些难以磨灭的片段,和那个白衣女孩美丽的笑脸,于是我嘴角上扬:小天使,我相信你也想着我,亦如我想着你。



上一篇: 过云雨

下一篇: 莫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