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莫邪

2016年05月25日 17:08:05422

世人都知道莫邪嫁的好,寒枫不说是区内首富,也是屈指可数的殷实人家。他说过,我不想当排行榜第一,也不想当沙巴克城主,连是不是老大都无所谓,其实我想当的话,还不是信手拈来。寒枫的话非常有说服力,没有人怀疑,甚至是他的敌人。
他只喜欢纵情沙场,而现在的战争,早已不是逞匹夫之勇的年代了,讲究的是团体作战,讲究的是指挥振臂,一呼百应的群体意识。所以,寒枫有足够多的理由去顶起一个行会,千金散去还复来,大把大把的元宝挥霍出去,寒枫眼睛眨也不眨,他得到了他要的激情,求仁得仁,寒枫很快乐。
莫邪跟寒枫走了也有整整三年了,从莫邪嫁他,他就是这样的人。人们有足够的理由和说辞不屑于莫邪的贪图荣华富贵。世人都是这样,嫌人有憎人无,贬好恶坏,人人都有一张嘴,莫说背着寒枫说,就算当着寒枫,所谓挚友也会表现自己的为友的铮铮之心。
寒枫不以为意,他是那种自己选定了,就会自动忽略旁人评论的人。若连这一点冷静都没有,他也没有今日的成就。但莫邪初时很苦恼,尤其是在那一段被诟病的最厉害的阶段。
当时是说什么的人都有,甚至传闻莫邪已经和寒枫在现实同居了。莫邪简直啼笑皆非,自己家教甚严,若是千里迢迢跑到中国的另一端跟寒枫同居,怕在半路上就被追来的父母把腿打断了。但是无法辩解,很多时候,说得越多错的越多,谁听你解释呢,平白出演免费戏给不相干的人看。
寒枫不理世人议论,莫邪也不理,因为坦然,所以久了也就真的可以忽略了。她喜欢寒枫,并不是因为他的富贵和地位,其实她最初认识的,是他的小号。当时他在苍月,不知怎的站在安全区外,被过路人戏弄,推来撞去的,莫邪不知哪来的火气,上去就炸,一下把恶人炸的七窍生烟立即升天,没想到大爆一地,都是些好东西,她直觉有异,埋头就捡,小号也拼命捡,两人飞快捡干净跑回安全区。其实苍月没几个人,仅有的三五个人也在挂着。
莫邪和小号面面相觑,恶人上线,气急败坏地冲过来,莫邪直接将捡到的装备交易与他,恶人愤然怒道:有病啊!少一件我要你好看!他还要说,被小号截断,小号转过身对莫邪说,疯女人,我们玩呢。
过后莫邪才搞清楚,小号和恶人是朋友,两人分别有大号,都是名人,此刻上小号倒装备,反正苍月也是无人,闲着在外边玩玩。莫邪有点汗颜,没搞清楚就路见不平,幸好当时没人看见,要是被旁人一拥而上哄抢一空,自己整身装备变卖了也换不回其中一件,想到这里,她有些后怕。
但是寒枫却从此爱上莫邪,喜欢她简单的热忱及明快的个性,并且,她与其他女人不同,她不是为了他的富贵和地位而接近他。莫邪反问,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也许我早已知道那是你的小号,故意接近你。寒枫不理这种问题,他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且那小号,根本是刚建,还没机会见任何人。
与区内其他名人夫妻不同,他二人不喜欢卿卿我我秀恩爱,顶多在庄园面对面站着。这样的恋情别人怕要喊闷,但寒枫却很享受,非常欣赏每天纵情PK后的这一刻闲情。莫邪有自己的玩法,绝不烦他,有人又要多话,为寒枫不值:为什么不娶个能并肩作战,可以一起出生入死,那才是一对侠侣。
说的人多了,仿佛变成了真理,有一位很美艳PK又很厉害的女子,有取莫邪而代之的想法。这种危机换做别人,肯定苦恼非常。因为从条件上,莫邪没她漂亮,没她厉害,但是莫邪却没什么反应,该做什么还做什么,既没有为此而缠着寒枫,更没有找她算账。
但是那女子却找上门来,非要跟莫邪谈判,她振振有词,非要莫邪做个决断,莫邪笑出来:这个决断不是你我可以做的,寒枫如何决定,我尊重他。她想了想,又说,其实做寒枫的老婆,并不轻松,这个位置,貌似风光无限。
那女子根本不听,刷出红字来要寒枫给个说法。莫邪好笑,这样闹,怎么收场呢。但很显然那女子根本没想过退路。莫邪知道她,一直与寒枫出生入死的,若说起来,她的确是一个很好的伴侣,但是,却有些蠢,要用这样破罐破摔的办法将寒枫推走,而不是拉近。
莫邪想劝她,终于没说什么,当然以自己的立场,说也无用。那女子的天真,她没来由地有些亲切,仿佛自己的从前。寒枫赶过来,有些烦躁,他最怕这种夹缠不清的人和事,拉着莫邪就要走。
此刻,胜负已定,但那女子不甘心,追着问,我每天和你出生入死——寒枫打断她,我当你是兄弟。这样的话,足以对一个女人做出最大的打击,莫邪有点心软,她挡住寒枫,说,你且去PK,我来处理。很显然,那女子在哭,寒枫头也不回的走了,只说明他根本没有非分之心。
她哭了很久,莫邪等她哭累了,说,曾经,我就像你。最后无法收场,只能离开。
那女子不信,但不得不信,她问,你还记得当初那个人吗?莫邪笑,记得,但是我遇到了寒枫,过去的尘缘,都是引导我走向寒枫的路,所以,一切不如意,我都可以忽略。那女子问,也包括我吗?莫邪又笑,不,我不会无视你,因为你是我的昨天。
这段插曲很快就成为了历史,人们都以为那女子会因爱生恨,至少要与莫邪作对的,谁知道她们竟成了朋友,人们偶尔看到两个女人结伴做任务,世人就说,莫邪嫁的好,不仅老公好,连情敌都对她化敌为友,这个女人真有福气。只有莫邪知道,若非吃过亏,她断没有此刻的淡然从容,她更不会如此刻珍惜与寒枫的缘分,所以她完全容忍寒枫的不够体贴、不够亲密、不够照顾,她想,我还要什么呢,寒枫对我一心一意。


上一篇: 蜈蚣洞捡来的小妹

下一篇: 海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