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月是苍月明

2016年05月25日 17:09:41385


独行在苍月,微凉的风从海上吹过来,带着潮湿的气息,又是中秋了。

很久很久没有到海边来了,也许,是不想再记起她吧,一别,竟已三年了。曾经以为我会很快离开这里,去另一片江湖,开始另一段际遇,但是,我留了下来,在传奇,在玛法,在这里。
我不承认自己在等她,少了她,我的传奇依旧风生水起。

昨天,就在我快下线的那一瞬间,一直跟着我的蓝菲,突然说,小枫,我们结婚好吗?
我转身看她,蓝菲倔强地跟我对视,她再一次说,我们,结婚。此时她的眼中有一种异样的光,似乎下一瞬间,就会落下泪来。
我很想答应她,我知道很多人都曾向蓝菲求婚,只要她点一下头,整个玛法都会被烟花的光芒点亮。但是,我只能摇头。
我以为蓝菲会哭,她却笑了,点点头,说,三年了,我还是敌不过夏菡,我输了。

若不是蓝菲提起夏菡的名字,我以为这个名字永远都只尘封在我的记忆中了。我从来不会去想,我们走过的那些路,我们度过的那些日子,我们共有的那些回忆。我以为,只要我不去想,它们就不复存在,就会湮灭在记忆的长河中。
但是,终于还是由蓝菲,又一次掀开了那道门,透过记忆的尘沙,我惊觉,过往的一切,都鲜活无比,就像梦里夏菡的笑容,生动而美丽。

我没察觉蓝菲是什么时候走的,她说,我走了,就不会再回来了。我也没有回应,只觉一颗心钝钝的。

夏菡走的时候,说,小枫,我们是敌不过现实的。
她又说,小枫,如果三年后,你还在,我愿意再跟你赌一次。

我和夏菡相识的时候,我们都还是学生。我们在玛法相识,我去练级,她也是,于是一路走了7年。那时候我们总是憧憬,以后要如何如何,她总是说,有一天,我们会在属于我们的家里,摆两台电脑,并肩坐着,去姻缘神殿结婚。所以,她一直没有嫁我,她要等那一天的到来。
只是当初我们都太过天真,没有想到这一条路如此艰辛。当她终于得知我顶不过家里的压力去相亲的时候,她说,小枫,我们敌不过现实的。

但是,我们决定赌一次,要用我们的执着,换一个圆满。

其实,若要说夏菡究竟有什么好,大概连我也说不出来,但是我就是爱她,我喜欢和她在苍月沿着海岸线走上一整晚,哪怕什么都不说,只是相携而行,我也会觉得心里很温暖。走累了,就在我们的天涯海角隔海聊天,我站在这边,她站在那边,看不见她,却能听见她的话语,地图上那一个小小的黄点,让我知道我永远都不会孤单。

我知道夏菡的压力绝不亚于我,但是她只字不提,她只会微笑着说,小枫,我们这样很好了,与很多穷其一生都无法相遇的人相比,我们已经很幸运了。

但是,她还是走了,我们在一起7年,她还是走了。加上她离开的三年,我们相识,竟10年了。如果我们现在还在一起,恐怕当年的阻碍都已经不成问题了,我有了自己的事业,可以承诺她美好的未来,我终于达到了她父母的要求,但是,她已经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

那天,我看到一句话:心里有座坟,藏着未亡人。突然就落下泪来。夏菡,你若还在,当初我们的梦想,就都可以实现了。
我试着联系过夏菡,所有的渠道,所有的方法,结果都是失望,仿佛夏菡根本就没存在过,消失的一干二净。这时我才省道,若一个人存心告别,那么,就是再也找不到了。

于是,我试着将一切埋葬。其实,这很容易,所以我做到了。
我以前抗拒蓝菲,不止蓝菲,我抗拒一切靠近我的女人。但现在,其实也无所谓了,我跟她们嬉闹说笑,日子变得很容易打发,只是,我的心总是空的,我可以跟她们调笑,却无法对任何一个人认真,包括令人心动的蓝菲,她很完美,但是,她是蓝菲,不是夏菡。

蓝菲也走了。
我有点抱歉,又无法弥补。走了就走了吧,她的离开,只让我确认一个事实——我的心里只有一个位置,夏菡占据了,就算风也吹不进了,再无空隙。

站在苍月的海边,永不澎湃又永不停歇的海水,无边无际,这一刻,我无比想念夏菡,想念她的笑脸,她清脆的声音,一声又一声地唤我——小枫,小枫,小枫……

但是我分明听到了,夏菡在轻声地唤我——小枫。这不是幻觉!
我猛地回头,夏菡!她婷婷站在我的眼前,一如三年前的模样,笑盈盈地,轻声说,小枫,你在等我吗?
是她,夏菡回来了,付三年之约。
我的心在狂喜,却只点点头,我怕一点点声响,就会让这场梦破碎。

我不敢看她,因为我在不可抑制地落泪,一个男人的眼泪,无论出于什么,都十分难堪。
我侧过头看向海面,遥不可及的海平面上,似乎有一轮明月升起来,为整个玛法洒下清辉。真的,我真的看到了一轮明月,在这个团圆的中秋节。



上一篇: 梦依旧

下一篇: 月是赤月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