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月是盟重明

2016年05月25日 20:37:47406


明月绻了一下身体,让自己感觉更温暖一点,今年的气候有点奇怪,才刚立秋,就已经感觉到瑟瑟的凉意。

突然远处有僵尸爬动的声音,明月从刚才庸懒的状态,一下就变成觅食的猎豹,双眼炯炯有神的瞄着响动的前面,随时准备扑向猎物。

远处一个穿着轻盔、带着小骨头的女道士走了过来,明月丝毫没有放松警惕,一直在黑暗的地方,直到那个女道士消失。

明月琢磨了一下,会不会这个藏身的地方已经被人发现,要不要换另一个地方,明月头脑飞快的思索着,换去那里,蜈蚣洞最不安全,而猪洞的每一个角落都好象在光天化日之下,而只有在香石墓穴这个黑暗的地方,明月才稍感安全一点。

盟重的海,没有苍月海浪漫、没有比奇海温柔,更没有白日门的海天一色,盟重的海有的,只是丝丝的腥气,在月光的照映下,显示出一种奇特的白色。

明月走在盟重的风沙里,偶尔听到盔甲虫的声音,刚走到土城城门,就看到有人在那里,还有隐约传来的刀剑嘶杀声,明月没有理会,准备从旁边的门走进去,突然不知道从那里窜出一个武士,看见了明月,也看见了明月那身普通的幽灵衣服,直接挥出一刀烈火,向明月砍去。

明月脚步稍一偏,那一刀烈火砍成了空刀,那个武士似乎不甘心,直接把他的英雄招了出来,恶狠狠的向明月扑去,明月肩稍一动,一个气功波把那个武士的英雄弹了出去,但是,很快,武士与他的英雄又向明月冲了过去。

明月脚没停,当那个武士与他的英雄冲向他,正准备挥出破魂斩的时候,明月本来是在前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人却突然窜到了武士的后面,武士愣了一下,下意识提刀想砍明月的时候,明月却已经稳稳的站在了土城的安全区。

明月站在土城,熟悉的商店、熟悉的城墙,唯一不熟的就是来来往往的人群,明月慢慢的走到了镇魔守将那里,并不说话,就静静的站在那里。

明月是一个杀手,也就是说,谁出钱,就杀谁,至于死的那个人为什么该死,为什么会有人出钱来杀,明月从不关心,接到任务、实施跟踪、完成任务,这就是明月的生活。

为什么今天会感觉有点懒散,明月抬头看看了天空,今天的月亮真圆呀,明月突然想起,今天应该是自己的生日,因为出生是在中秋节这天,所以取名才叫明月,但明月马上收回心思,专心的注视身边过往的匆匆人群。

任务是在镇魔守将那里,当明月想接任务的时候,就会来到这里,很早很早以前,明月是在林小姐那里接任务,直到有一天,林小姐给他的任务却是在镇魔守将那里的时候,明月稍有点诧异。

守将大人威风凛凛,在土城是唯一的一个手握兵权的将军、镇守土城安全的将军,明月突然想笑,原来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也干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

守将大人给的任务难度不大,但金额确实丰厚,并且,从不会先付订金,完成任务后在付余下的款项,都是接任务马上一次性付完所有金额。

明月也回去找过林小姐,想看看她那里的情况,去了几次,都没看到林小姐,后来无意中听说,林小姐已经嫁人了,嫁到了遥远的白日门,三年五年也很难回家一次,明月稍有点失落,毕竟,在这个世界上,好象林小姐是唯一能认识的人。

明月还是静静站在守将大人的身边,并不忙于去接任务,在确信没有人注意的时候,明月离守将大人很远很远,远到刚能看到守将大人的头,瞬间才把任务点开。

“盟重省848:20 ”这个任务好奇怪,接还是不接,一时的好奇心会害死自己,明月心里非常清楚,明月犹豫了一下,站在那里,没说接,也没说不接,而是直接把任务关掉。一个好的杀手,从不来做无把握的事情。

明月还是站在土城没动,双眼却聚精会神的看着守将大人身边来来往往的人群,已经很晚了,身边响起了更夫敲响三更的声音,时间差不多了,身上佩戴的那把龙纹浅浅发出低吟声,明月这时精神抖擞,不知道是谁,又要死在明月的刀下。

明月来到了848:20不远的地方,静静的潜伏下来,慢慢的向前挪动,抬头一看,只见目的地的大树下,摆着一个香案,袅袅的飘着香, 一个身穿金黄色长袍的人,站在那里。

明月心里一跳,马上就知道那个人是谁,沙巴克城主、第一战士晓峰,明月不由得哑然失笑,虽然是杀手,但现在凭一已之力,已经无法下手,除非……除非师傅还在,想到师傅,明月的心紧了一下,当时为了杀晓峰手下的第一爱将,任务虽然完成,但师傅也死在了晓峰的刀下。

“师傅”明月心里低低的喊了一声,今天这个时机是不行了,只有在以后的时候慢慢找机会为师傅报仇,明月想到这里,果断的想撒退。

“你都来了,怎么就不出来,虽然我不知道你藏在哪个点上,但我感觉你已经来了,就在我的周围”明月大吃一惊,怎么还有其他的人在吗?明月迅速的调整一下状态,确信只有他们俩个人的存在。

“明月,我叫你月月可以吧,这个名,我想叫你很久了,但一直到今天,你才能听到我这样叫你。”“月月,你不要走,不然,我又要找你很长很长的时间,你听我说完一个故事好吗?”明月趴在草丛里,一声不吭。

“很久很久以前,你与你师傅在地下宫殿杀死了我手下一名大将,你师傅为了让掩护你逃跑,与我们的人周旋了一会,就那一会儿,你师傅当场就死在现场,而你听到你师傅倒地的声音,你头都没回一下,直接飞出了地下宫殿,当时,我就在想,你师傅怎么收了你这样一个无情无义的徒弟。

“直到有一天,我在烟花地图与敌人发生遭遇战的时候,敌人是我们的几倍,杀了我们不少的人,而我们的援兵却迟迟未到,而我还在那里死命抵抗,想撑到自己的人来增援,在最紧急的关头,我突然明白了你当时的心情,瞬间我飞了出去,身上还只有几点血,在沙巴克城养伤的日子里,我想了很多,我突然明白了那天你为什么见你师傅倒地,头也不回的离开,如果你回头了,有80%的可能性死在我们的刀下,而你活着,却是为了更好的为你师傅报仇,同时,我也明白了,为什么在我最危难的时刻,总有那么又准又狠的噬魂沼泽打在我身上。”

“最初,仅仅也只是一个好奇,想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想了解一个杀手的生活,第一次见你来接任务的时候,我大吃一惊,这个区的赫赫有名的女杀手,却只穿了一件普通的幽灵战衣,从人群中走过的时候,如一滴水,滴在土城的大海里,波澜不现。”

“我知道你是这个区最好的杀手,并且,还是一个女杀手,于是我动用了我所能动用的力量,来寻找你,了解你,我去过你藏身的蜈蚣洞、祖码阁,甚至于盟重风沙满地的树上、毒蛇出没的丛林,最后,我威胁利诱把林小姐嫁去了白日门,从此,想与你单线联系。”

“第一次你接的任务,我远远的观察着你,看到你敏捷的身姿、灵活的步伐,特别是又准又狠的噬魂沼泽,基本上是直接秒杀对方,那一瞬间,我被你迷住了;而当我点开你的装备一看,才发现那件普通的幽灵战衣是道7的,武器与相匹配的首饰,无不是为了的配合更好的杀伤威力。”

“我不否认,当初找你,是想了解你后,再设一个套,让你死掉,毕竟你杀死过我手下的大将,毕竟你的师傅死在我手里,毕竟,我不想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死得不明不白。”

“最后,我知道了你在香石墓穴藏身后,我让彩票员失业,因为他那里有唯一的一条秘密通道,增加了沙巴克城门的弓箭守卫,闲杂人员不准入内,为的,只是让你有一个安心的藏身之所;每当我站在皇宫的时候,我知道,你离我不远,你离我很近”晓峰突然苦笑了一下。

晓峰拿出了一幅画,慢慢的展开,画上的一位女子穿着光芒道袍,笑魇如花,身后的一汪池水里,艳丽的荷花娇艳欲滴。

明月的心跳了一下,那是在去年的这个时候,那天站在庄园里,看着清澈的水池,柔和的月光,想着是自己的生日,从仓库里拿出自己从未穿过的光芒道袍,在月光下,惬意的站在那里看了好长时间的荷花,也逗了好长时间的锦鲤,那衣服,自己也就穿了那么一次。

“那天我看到你穿上这件衣服在庄园里的时候,我不否认,我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你,无时无刻都想与你在一起;今天那个来香石墓穴的女道士,就是我乔装的,虽然,我不知道你藏身那里,但我能感觉你的存在,就象现在,我能感觉你就在我的身后。”

“当我知道我爱上你的时候,我拼命的想否认,但事实能否认吗?也许,我能给你的,只是一个承诺,但我付出的,却是我的一生。”晓峰转过身来,看着明月藏身的地点“今天是中秋节,月月,生日快乐。”

 盟重中秋节的月亮真圆呀,月月看着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月亮偷偷的抹上了一层桔黄色,更显得娇羞、动人。

月上柳稍,露微含羞,桂香陌然,野旷海低;
山色依人,影带双飞,雁过秋思,情动人家。



上一篇: 月是比奇明

下一篇: 月是雪域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