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月是魔龙明

2016年05月25日 20:49:08562


那年她45级,他46。
那年开魔龙地图,群雄纷争。
那年她为了给易安打一本狮子吼,在魔龙殿整整待了三天三夜,无休无止的怪物,无休无止的敌人,她挂了又来,顽强地抵抗着压力。
她也是战士,但是她心里只有易安。
这不是秘密,谁都知道她爱易安,谁都知道易安爱的不是她,是小柔。

三天三夜的等待,狮子吼终于打出来了,经验却不是她的,但是她快了一步,死死站在了书上。
这是凌晨4点,玛法大陆上人最少的时候,走的人都走了,早来的人还没醒,魔龙殿只有1个四十级的道士,以她的实力,她完全可以坚持到能捡起书的时候,狮子吼,已然是她的囊中之物了。
她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他却来了,一眼看到她脚下的书,以及旁边围着她下毒贴符,急的跳上窜下的道士。他二话不说,上来就是一个野蛮,力道和距离把握的刚刚好,在撞开她的同时,顺势站在书上,待她站稳,回手一刀烈火砍向他时,终于是迟了,一瞬间他已捡起书,然后一个随机飞了。
裁决挟着烈火砍了个空,她的心也陡然一空,一阵心悸。

她疲惫地回到魔龙城,正看到他得意非凡地发出一个狮子吼,她怔怔看着,也不恼,也不气,只是身心俱疲。
他看到她,趋近过来,戏弄地说:谢谢你啊!
她不想听,不想看,转身,去苍月——易安闲下来,总喜欢在苍月的,这一刻,她无比想念易安,想看到他,哪怕只在他身边站上片刻。

就算整个玛法都睡了,苍月也是醒着的,三三两两的人,来来往往。
她一眼看到易安站在仓库边,同时看到小柔,那总是妩媚妖娆的小柔,正与易安面对面站着。她听不到两人在说什么,但那亲密的态度,分明再也容不下任何人。
她呆呆站在老兵旁边,看到小柔仿佛向自己瞟了一眼,然后悄声跟易安说了句什么,两个人头也不回地向海边去了。

好累,真的好累,她突然觉得一切都没有意义。
过了好久,她开始扔装备,先是仓库里的,然后是身上佩戴的。一件件扔下去,心并不痛,只是空空的,安全区聚了很多人,有人在哄抢装备,有人在看热闹。
装备都扔掉了,衣服也扔掉了,她穿件布衣,冷的瑟瑟发抖。
天气并不冷,寒意在心里。

装备扔光了,人群也散了。
她依然呆呆站着,舍不得离开,这一走,就不会再回来了,她不要给自己留后路。
他是什么时候站在她面前的?她没有留意。
直到他开口:一本狮子吼而已,就让你这么受打击?
他塞给她一样东西,说,看你这没出息的样子!拿去,这件衣服给你,算是换你的书吧。
那是一件新衣服,带着金色翅膀的雷霆新衣,只有最风光的女孩才会有的衣服。她抬头看看他,他正微笑着看她,他的笑容很温柔,那件衣服很暖和,有那么一瞬间,她的心剧烈地跳动着,伪装的坚强骤然崩溃,她撞进他怀里,痛哭失声。

她问过他,你爱我什么。
他说,我爱你傻乎乎的样子。
其实,她的故事真的不是秘密,哪怕是陌生人的他,也有所闻。只是没想到她这么傻,但是她这么傻,他却为之心动。
她问他,也许我永远不会像爱易安那样爱你,你会介意吗?
他笑,说,傻瓜,我不是易安,因为我不会让你难过。

她试着跟他交往,小心翼翼地避开曾经的伤口,直到易安和小柔结婚。
她以为自己已经释然,但是在迈进姻缘神殿的那一瞬间,她看到易安和小柔,被人簇拥着,正说着彼此的誓言——她清楚的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她悄无声息的走了,这一走,就再没回来。
有时候她会想,不知道他怎样了,会不会想起她,会不会忘了她。
最好还是忘了吧……

5年过去了,她终于再次来到玛法大陆,还穿着他送的那件雷霆衣服,金色的翅膀无风自动,仿佛下一秒钟就会飞起来。她正在出神,远远地看到一个人慢慢走过来,看身影,像极了他,会是他吗?

整个魔龙城静悄悄的,只是在她心里,有一轮明月,正在冉冉升起,在这个中秋夜。



上一篇: 月是沙城明

下一篇: 月是封魔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