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不打不相识姐妹篇

2016年05月25日 20:57:32433

有人喜欢传奇PK的畅快,有人喜欢传奇打装备的刺激,有人喜欢这款游戏里MM多,有人喜欢在传奇里交朋友,我到底喜欢什么,我一直都没想明白。刚开始的时候,就跟有强迫症似的,天天上线就直接去练级,看着经验一点一点的积累,看着级别慢慢升高,心里就有极大的满足,仿佛就是全部的追求。后来朋友越来越多之后,开始喜欢集体练级,每天就想着去烧猪还是沃玛、蜈蚣占场子,结果浪费在等人和路上的时间比练级多,清人打架的时间比练级多,虽然觉得很累,但是贵在朋友都在一起,说说笑笑,玩玩闹闹也就觉得什么都值了。

那个时候每天会里都有大红人,为了保护和陪伴这些可敬的红人,大伙就把练级玩耍的地点临时改在祖玛,从1层一直到5,再从5回到1,人多了就直接去祖玛7杀怪,有时候碰巧了还会遇到祖玛教主,只可惜除了头像和祝福油,什么都没送,小气鬼教主!

一天我上线时间较晚,刚来就听见朋友们喊打喊杀的:就是那个红名女法师,就是她,快围上去,不要让她跑了!问清地点坐标,我直奔祖玛二层而去。那时候没有什么行会战,要认准敌人还真不容易,用行会模式又有可能误伤不是本行会的来帮忙的朋友,我又不是一二般的笨,所以我一般都要把不熟悉的人逐一看个清楚,再看好朋友们打的是谁才动手。当时我只看见2、3个朋友在围攻一个红名的女法师,就锁定了她——心怡。很奇怪,要是我被好几个人围殴,我肯定直接就飞掉了,她却一直不肯走,一边甩冰,一边放火,就围着火堆跑着,还不时对着我们拉激光,跑动灵活,操作专业,作为一个女生要是PK技术能这么好,算是人才了。我们会的一个男武士,平时说话就很豪放,打架的时候口水更多。他一边追一边骂:死人妖,你跑个*啊,刚才你不是挺牛的吗,还敢杀我,有种你就别跑啊。我听了又好气又好笑,人家是法师,不跑难道跟你硬碰硬啊。后来的话更难听,我实在听不下去了就说了他一句:打就打,别骂人啊,这样就算赢了也不光彩。心怡 在紧张的跑动进攻中居然能打字,抛出一句话来:垃圾,如果不是你去偷袭红名的法师,我也不会打你,像你这种人打死你也会脏了我的手。听了她这话,我停止了攻击,然后对心怡私聊了一句:美女,你走吧,我们人多,就算我不动手,还会有人来的。

我这个人天生就不爱打架,玩战士真是错误,最初选战士是因为杀怪方式简单,一点直接就去了。对事我一直都抱定“和为贵”的原则,从来不惹事,对朋友叫去帮忙,也很少对别人痛下杀手。就算帮忙,我也要分清是非对错,如果是朋友的错,我一般直接就飞走。如今听心怡如此这般说来,应该是朋友的错,我不打但是不能劝阻别人,所以我只能劝心怡离开。心怡停顿了一下,发过来一行字“我不会走的,他要打我就奉陪到底”我语塞了,还真没见过如此倔强的女孩。

战斗在继续,我也一直在关注着战况。心怡 PK技术真的不错,不过我们这边人数占优,武士又多,看着她在刀光剑影中险象环生,真是替她捏一把汗。缠斗了近1小时,心怡说了句:没药了,一群人都杀不了我,丢人!飞身而去。这个红得透亮的美女法师 心怡 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像她那样喜欢PK的女孩,我还是第一次遇见,之后很久都不能忘记。

一个闷热的午后,我到沙城买药,在药店看见一个红名女法师站在一旁,口中念念有词:吃饭吃饭,挂白挂白……留神一瞧,正是 心怡。很久不见了,再次相遇,她还是红人。正准备离开,一个女道士突然对 心怡 下毒,又招出狗狗合力对付心怡。心怡一动不动,看来吃饭还没回来。瞧那女道满脸愤恨的样子,以前准给心怡送回城不知多少次,不过这样暗箭伤人也太不光彩。我立刻把剑相助,缠斗间,心怡开始跑动了,一行蓝字发过来:开组。那是我们第一次并肩作战。三下五除二,我们很快就把女道赶走了。

心怡 看着我笑了:刚才我在吃饭,手不方便,但是人在电脑面前,谢谢你,还有上次你好心的提醒。

我也笑了:你还记得啊,是不是觉得我很怯弱啊?人多就跑。

心怡:我觉得你是不爱打架吧,看你的技术也不怎么样……

我脸有点发烧:我不喜欢打架,也不去研究,要不你教教我?

心怡爽快的说到:好哇,没问题,以后我免费陪你对练。

我们就这样成为了好朋友。心怡 个性直爽,活泼好动,特别爱PK,不管会里谁叫一声:打架啦,快来帮忙啊,她就立刻赶去,一直杀到对方不再来为止。不管在哪里,只要看见人多欺负人少,或者有人欺负法师,她就会挺身而出,因此结识了不少朋友,也因此结下不少仇家。每次看见有人黄字辱骂心怡,我都会很难受,她却不放在心上,该出手时照样出手。

和心怡 一起玩的还有她的男朋友,因为工作忙 ,陪伴心怡的时间不多,为了弥补,他特地在心怡生日这天送上了一份心怡最渴望的礼物:一枚护身戒指。这枚天蓝色的钻戒配上凰天魔衣、烈焰全套、魔6的勋章、14的骨玉,心怡成了最有杀伤力的法师,每天上线的重要工作就是PK。

沙城之主 恋情 也非常重视 心怡 ,每次沙战之前,都会问:心怡 来了吗?只要心怡在,胜利就笃定了。

我曾经问过 心怡 天天上线就是PK,不觉得无聊吗?听着别人骂难听的话,你就不难过吗?

心怡总是笑笑说:我觉得好玩啊。

心怡似乎是粗线条的,除了PK,没有什么情感话题跟她有关,和她在一起的男人,不是战友就是对手,她凌厉的气势和过硬的PK技术,也让男人们对她佩服多过爱慕,害怕大于喜爱。

我一直以为 心怡 就是一个缺少女儿柔情的女子,直到中秋那天,我对她的看法才改观。

中秋节,游戏里照样热闹,心怡照样在各个地图厮杀。我独自去了比奇,想在那里拍些图片,作为中秋留念。寂静的比奇,绿草如茵,树冠如盖,蝶舞鹿鸣,流水潺潺,新人村外整齐的田垄上麦苗迎风摇曳。我一边拍一边走,一个背影映入眼帘:思怡 。名字很秀气,却又是个男子,我好笑的告诉心怡:新人村外有个叫 思怡 的男子,你们要是站在一起,不用说什么,别人都会认为你们是情侣。心怡 久久没有回话。这个我早习惯了,她打架的时候回话很慢。那个叫思怡的男子,既不忙着升级,又不忙着去拜师,慢悠悠的在草地上寻找食人花,每每艰难的摘下一朵,就会仔细的挖掘,然后再寻找下一朵,真是一个特别的人。不知道他要多少颗鲜艳美丽的食人花果呢?我好奇的在远处看着,他就这样摘啊、挖啊……一会,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陌生人的身边—心怡。

那一刻我明白了,原来这个男子真是为 心怡 而来。我不敢打扰他们,悄悄离去。

第二天,我遇见心怡,很想问问昨天的事,又担心触及心怡 心事,想想又闭嘴了。心怡 也似乎满腹心事,一直站在我身边却一言不发。她不想说,我也不想问,就这样,我们如泥塑般站了很久,期间不知道多少人叫心怡去PK,心怡都不动不理。快12点了,我对心怡说了声晚安,心怡急急的拉着我说:等等,可能,明天我就不再玩这个了……我停下脚步:是因为他吗?她再次沉默,过一会,我竟然听见了心怡小声的抽泣,坚强好战的心怡,被辱骂的时候没哭,PK掉了极品装备没哭,现在她哭了,看来这个男人对她的影响非凡。


心怡的故事: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的心怡,在父母的资助下开了一家服装店,喜欢上网的她在店里装了台电脑,赚钱之余上上网,玩玩游戏,生活悠哉游资。后来她懵懂的撞进了传奇,在二区海鼎落户,刚开始玩的心怡是个菜鸟,每天都要无数次回城,练级时被怪挂掉,或者被人偷袭挂掉,回城处理垃圾的时候也经常被无辜杀死在商店。倔强的心怡不哭不骂,买好药继续练级,只想快快长大,变得不那么脆弱。

那天心怡好不容易招了5个蛆宝宝,想去猪洞烧烧猪,可是在猪5,宝宝和她走散了,当她召唤宝宝的时候,发现召不回来,就赶紧回头去找,在一个角落发现5个可怜的宝宝正在攻击一只白野猪,其中3只血已经快见底了,心怡着急的上前一阵猛电,还是没能救下宝宝,5个宝宝相继阵亡,但是他们也给了心怡寻找最佳作战地点的时机,心怡躲在墙后,对准墙外的小白不停的放电。这小白的猪皮还真厚,蓝药水都快打完了,它还在喘气儿。为了杀死它,心怡连最宝贝的太阳水也喝掉了,坚强的小白终于倒下了,一条闪光的生命项链掉在地上。心怡 欢呼一声从角落里冲出去,还没到跟前,一个带狗的道士路过,立即站在了项链上。心怡 一急:我的!让我啊。道士不理不睬,心怡 忘记自己才32,过去就是一抗拒,道士纹丝不动,还哈哈大笑起来。心怡 劈头给了他一闪电,道士一个趔趄,顺手就给心怡来了一个红毒加绿毒,旁边的恶狗立时咆哮着扑向心怡。心怡 为了杀白猪,蓝药都没了,连宝贵的太阳水也所剩无几,虽有几包红药,但是却无法攻击,只能躲闪。狗道士还冷嘲热讽:为了条生命项链,你连命都不要了啊?

“为了条项链,你连欺负小女孩的事都做得出来,脸皮也太厚了吧!”一个浑厚的声音从心怡背后传出来,随即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心怡面前,几刀就劈碎了恶狗,再一个野蛮,把道士撞开,心怡赶紧把项链拣起来,再仔细看看这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武士—天剑 ,威猛的身躯佩戴一套全攻首饰,一把35的裁决更衬得他威风凛凛。在游戏里一直没遇到过帮助的冰冷的心,在那刻突然就温暖了。心怡的脸上浮现出迷人的酒窝,原来被陌生人帮助的感觉是那么温馨。从那天起,天剑 成为 心怡 的朋友,是心怡在游戏里认识的第一个朋友。

天剑 性格豪爽、耿直、大方,身边朋友很多,朋友多,麻烦也多,都是些热衷PK的好战分子,每天都是喊打喊杀的。心怡 加入他们行会之后,惊讶的发现行会活动全是战争,每天数小战,三天一大战。节日、生日、升级都可以是开战的原因,不爱打架的 心怡 感觉自己跟他们格格不入,级别低,没技术,不去不好,去了送药,久了,心怡 觉得厌倦,但是又不愿意离开天剑,只得一直无奈的坚持。

天剑 喜欢PK,也喜欢 温婉善良的心怡,他有点遗憾,心怡 不能跟他一起并肩作战,而他游戏的大部分精力就投入到PK中,看到心怡单薄的身影一次又一次倒在对手的刀下,他心里就针扎似的疼。酷爱PK,且很少失败的他,有着众多仇敌,那些人在战场上不能奈何他,就把目标对准天天跟随他的 心怡 ,一个酷爱PK身边从无女人的男人,突然多了个女孩跟随,地球人都知道是什么事发生了。
心怡 只要离开安全区,就会成为很多人追杀的目标。那段时间,心怡领略了各种死法:绿毒毒死、雷电劈死、火墙烧死、冰咆哮冰死、烈火秒杀、野蛮撞死……当死成为一种习惯,看破生死就成为一种境界。心怡从容面对了所有武力与辱骂,从爱上天剑那天起,虽然无法预知这些困境,但是 心怡 无悔。

心怡 被别人挂掉,从不告诉 天剑 ,只是不想给他徒添烦恼。倒是那些杀人者得意的到处宣扬:天剑的老婆又被我挂了……天剑又岂能淡定。每每黄字挑战,红着眼直杀到夜深人绝。心怡还不能劝,一劝必起纷争,只能站在安全区看着,听着,担心着……

天剑曾硬拖着 心怡 去大密室去练习PK,请来不少法师朋友教心怡技术,奈何 心怡 就像朽木不可雕,先是怎么学也不到位,后是学会了一到真战场就心慌手软,什么技术都来不及施展就直接被挂掉,比过去懂得逃跑的时候挂得更快!

到最后 天剑 终于放弃,叮咛一句:别出安全区。就自己杀个痛快去了。心怡 除了留在安全区发呆,偶尔也去未知暗殿、沃玛森林玩玩。没有天剑的传奇孤单,有了天剑的传奇寂寞,到底孤单和寂寞谁更磨人,心怡 搞不清楚,她只知道,当战斗结束的时候,和天剑在沙城外佛像前短短一聚,就足以抚慰她所有的忧伤和等待。

渐渐的,有朋友告诉她:天剑 身边有位精于PK的火辣女孩,不停地追求天剑,明知有心怡的存在却无视。心怡 只是浅浅一笑:我知道,那仅仅是天剑的一位朋友。刚开始,天剑 会告诉她,那个女孩有多么烦人,有多么大胆,让他头疼。心怡 会要他别太伤女孩的自尊。慢慢的,天剑 很少再提起,偶尔也说一句:她的PK真棒…… 心怡的心开始乱了,行会里的一位大姐姐好意提醒心怡,像天剑这样的男人,如果不能跟他并肩作战,就无法感受他心里的感觉,久了他的心会走远。心怡 琢磨着这些话,开始认真去揣摩法师PK的技巧,再碰见混战场面,她不是习惯性的躲远,而是一边躲闪,一边学习。猪7、沃玛3、蜈蚣刷新快的地点,都是心怡 教室,在那里心怡学会了在火墙里跑动、被战士野蛮就顺势拉激光、躲闪战士的刺杀位等等技巧。不仅看,也付诸行动。她一直都在悄悄进行,希望能给天剑一个惊喜。就在 心怡 信心满满,准备在一次攻沙战中闪亮登场的时候,有关 天剑 和那个女孩的流言蜚语突然袭来:说 女孩 送了一枚求婚戒指给天剑,又说天剑 答应和那个女孩成亲……

心怡 不相信,还是坚持在深夜的时候等待 天剑 战斗结束。那天深夜,心怡终于又等到了天剑结束战斗的时刻,站在沙城外佛像前,猎猎寒风中心怡裹紧羽衣,抬眼望着 天剑 来的方向,传奇里的黑夜也是白昼,无损于心怡远眺。天地一线,漫天黄沙,偶有几只猎鹰飞过,那个熟悉的魁伟身影还未出现。心怡 低头整理被风拂乱的衣裙,捋了捋散乱的发丝,再次抬头,微笑如花盛开在她唇边,天剑 旋风一般移动到了她身旁,熟悉的刚毅脸庞上有着浓浓的疲惫,飞扬的剑眉紧蹙,黑褐色的天魔又被战火烧出几处破洞,散发浓浓的硝烟味。心怡 轻声说道:一会把战袍脱下来我帮你修补一下,你就早点休息吧。天剑 默不作声,只呆呆的站着。心怡 嗅到一种不寻常的味道,联想起那些流言,身子微微一颤,她害怕听到最不愿意听到的话,慌乱的找了个借口:天剑 我今天很累了,想早点休息,明天见。天剑 一把抓住她的手:等等……

心怡 看着天剑 的眼睛,除了疲倦的血丝和闪烁的眼神,她什么都看不出来。

两人如泥塑木雕般站了许久,天剑 难以启齿,心怡 的心一点一点沉下去,直到谷底。

熬到后来,心怡 轻轻的问:你是不是要准备结婚了?和她?天剑 微微点点头:对不起,心怡,我本来想保护你,却给你带来更多的麻烦,这不是我的初衷。她热情似火,我的心被她的烈火融化了,她还来到了我的城市,要在这里找工作……我拗不过她,她现在就在我身边……

心怡 腾的从电脑前跳起来,这个消息虽然不是突如其来,但是后面的内容是她无论如何想象不出的。现在除了说祝福的话,还能说什么呢?她用颤抖的手打出几个字:哦,祝你们幸福。

心怡闪电般逃离,下线,关电脑,捧着咖啡杯的手不停的颤动,温暖的咖啡也阻止不了来自心底的深深寒意。绝望心痛到无法承受,心怡 伏案痛哭,来不及告诉他:已经成为那个他一直渴望的能与他并肩作战的人;已经做好父母工作,即将关掉服装店,准备去他那里找工作;已经确定他就是她一生唯一的真爱……一切都来不及了……

美丽纤弱的 心怡 有着与外表不符的倔强,她强迫自己离开了传奇,整天把自己关在家里发呆。父母很担心,百般劝解都无法让心怡离开家门,只能看着心爱的女儿逐渐憔悴下去,两位老人心疼又无助。心怡把自己封闭起来足足半年,这天妈妈小心翼翼的对心怡说:小怡,你表姐刚才打电话来叫你去玩,说好久没见你很想你了,你是不是……还未说完,心怡立即打断:我哪都不想去!妈妈呆住站了一会,轻轻关上门走了。过了一会,心怡 听到客厅传来轻微的抽泣声, 心怡 悄悄拉开门,背对心怡的母亲坐在沙发上哭泣,心怡 很久没仔细看过妈妈了,突然观察到妈妈的头发变得花白了,因哭泣而剧烈抽动的肩膀显得那么瘦弱,整个人陷在沙发里,是那么无助伤心。许久不曾被触动的 心怡 霎时觉得自己那么残忍,放逐自己的同时,连最亲的人也伤害了。她扑过去紧紧妈妈,眼泪不受控制的滴落,口中语无伦次:妈妈,对不起,请原谅我,妈妈,不要哭了,都是女儿不好……

经过妈妈泪水洗礼的 心怡 如涅槃凤凰般复活,她开始为自己的将来筹划,出门找工作,更加注重亲情,和所有的亲戚朋友加强了联系,生活变得越来越阳光灿烂。只是传奇依旧是她心里不敢触碰的伤口,她卸载了传奇,刻意回避跟传奇有关的一起事物,只在午夜梦回时,会情不自禁的翻检那些刻在心底的回忆,直到泪流满面。当黑幕退去阳光再次回来,心怡会收拾心情迎接新的一天。

两年后,心怡 迎来生命中的第二段感情。充实幸福的感觉令心怡 如鲜花般越开越艳。当彼此熟稔之后,心怡 惊讶的发现原来男友也是一个传奇迷,也是一个酷爱PK的战士,他拖着心怡去了他所在的区,心怡 重新 练了一个法师号,热衷PK,娴熟的技术很快令她在新天地脱颖而出。曾经以为没有 天剑 的传奇会索然无味,可是心怡惊讶的发现,原来没有 天剑 传奇依然吸引着她,是传奇的背景丰富了彼此的想象,令传奇爱情变成传奇,还是那份爱情没有想象的沉重,心怡 不清楚,只愿意相信没有什么可以永恒,是时间和现实改变了一切。她平静的热爱着传奇,并平静的接受了男友因为工作的淡出,热爱PK的她不会孤独,传奇的世界要找个朋友或者不容易,要找个敌人还不简单吗!

直到 天剑 再次出现,心怡 知道了:她离开海鼎之后,天剑在游戏里举行了盛大的婚礼,然而新婚的喜悦还未过,天剑 却突然发现自己厌倦了无休无止的战争,想起以前战后偶尔陪 心怡 去海边散步,去比奇田园采摘食人花果实摆心,从比奇栈桥两端赛跑,看谁先到中点,这一切在当时看来无聊的小事,在他心里却沉淀得无比鲜明。他时时回忆起 心怡 温柔清脆的呼唤声:天剑,天剑……最后他离开了海鼎,离开了新婚的妻子,留下无限抱歉和遗憾离开了。接着他开始一个区一个区的寻找 心怡 ,每个区都叫:思怡,他会摘够摆心的食人花果之后,连续9天发出寻找 心怡 的信息,未果就离开,他就这样一直一直在寻找。终于有人告诉他,有个叫心怡的女孩在47区,他马上就赶去了。接下来就是我曾经见到的情景。

听完这个长长的故事,我无言的陪心怡呆了很久,这样的结局是喜还是悲?我已无法判断,沉默半天,我叹了一声人生无奈问到:心怡,你要离开传奇,是表明了你的选择吗?
心怡 微微点头:我曾经以为我会永远放不开他,但是当我经过当初那些痛苦之后,发现再次面对他,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心悸了,原来过去的真的就不会回来了,我已经跟 天剑 告别了,他也祝我幸福。我要回到现实中去好好把握属于我的幸福!中秋快乐,亲爱的朋友,我祝福你早日找到陪你赏月的人!

心怡 潇洒离去,从此不再回来,很多年以后还会有人提及当年那个护身美女法师是多么不懂温柔,我就在想一个人要从温柔到冷酷,必须要经历多少痛苦艰难才能达到,外人是永远不会明白的。中秋又到了,不管你能不能看到,亲爱的心怡 ,祝你中秋快乐!永远快乐!



上一篇: 月是天关明

下一篇: 暗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