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暗香

2016年05月25日 21:00:24444


长记曾携手处,千树压、西湖寒碧。又片片、吹尽也,几时见得?
       
                    ——词出自 姜夔(宋) 暗香


暗香(一)
“爱我的时候就好好爱我,不爱我的时候也不要骗我。”
他说完这句话,转身离去,消失在茫茫黄沙中。

不是所有的爱错过了都能再找回来。他离开了传奇,我问了所有能问的他的朋友,回答都是相同的:他最近忙,上不了。那个曾经只为我闪亮的QQ头像也再没有晃动过,莫非,他这一走,竟成网络中的永别?

(二)
认识小齐是在一个鬼魅的深夜,为了存放满包的酿酒材料便又去建了一个小号准备做仓库。比奇城空荡荡的没有几个人,等了半天也没见到有认识的朋友经过。正想准备放弃,穿着雷霆衣的小齐出现在比奇老兵身边。我知道小齐,敌对行会的主力成员。

“给我10万金币。”我走到他对面,打开交易框毫不客气的说。他先是打了一串的“……”,然后我便看到交易框里多了十万金币。

(三)
看来这个平常见面就打的“鬼子”也不是很坏嘛。我拿了钱,冲小齐做了鬼脸,正准备跑路去盟重,他在后面叫我:“妹妹,拜师傅吗?”

“咦?”我暗地里思考:“弄个小号做敌人的徒弟也不错,说不定还能打听点啥内幕。”于是我成了“鬼子”的徒弟。然后又向他纠缠来50万金币和一块盟重传送石才兴冲冲的离开比奇城。

(四)
其实玩大号很累,不管走到哪都会有橙色名字的敌人,也不一定会在哪个角落突然窜出几个职业杀手照着你就是一顿合击,脑子里总是紧绷着一跟弦,一不小心就会黑白。难得的悠闲,十多级的小法师穿着布衣穿梭在各任务地图上一圈转下来竟安然无恙。做完了几个简单的免费任务就接近三十级了。

“徒弟,多少级了?”小齐好像很兴奋,因为在他那里可以一直看到因徒弟升级而获得声望的蓝字提示。“30了,我要烈焰套!”明明只是个小仓库号,但想到是敌人的徒弟,便又故意刁难起他来。 “好好好,给。”哪知小齐非常痛快的答应了,并“豪爽”的说:“以后谁欺负你跟为师说一声,为师帮你办他。”

(五)
“师傅你真好!师傅你好富有哦!”穿着敌对师傅给的烈焰,心里美的不得了,嘴巴也甜了很多。小齐憨厚的笑笑:“师傅也不是什么都有的,你看师傅还没老婆呢!”“啊,师傅是在向我求婚吗?那我免强答应你了!不过娶了我你就要你对我负责的!”天那,我那时的脑袋真是烧到发昏,竟然“厚颜无耻”到这种地步。

就这样,月老那登记簿上又多了一对怨偶,65级的大老公和32级的小老婆,当时65级的小齐可是排在战神榜前十名里的。结婚的晚上,我带着他跑遍了所有地图上的520坐标,他一直呆呆的跟着我,直到我安静下来,他才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说:“老婆,不是所有人都像我这样爱你,你要珍惜。”我根本不懂他想表达什么意思。

(六)
以后的日子似乎顺理成章,除了参加一些行会大战,大多的时候我会上小号陪小齐,也“捎带”在他们行会里窃听一些情报,当然大多数情报是没有价值的。看敌对行会那些熟悉的名字在聊天,有时候也会觉得他们也不是那样讨厌的人,虽然平时见了面就打,打完了甚至还会骂上一场,但看他们内部有说有笑的样子,心中真是五味杂陈。

小法师号升到了50级,小齐每天都会抽时间陪我去打烟花,去赤月,去封魔殿,去很多地方。行会战的时候仍然可以看到他,只是换了大号的我都是装不认识他,可是他却从来没有再砍过我,相反的我每次都会先把合击扔向他,我知道我的合击是炸不死他的,但是每次看到他被虐,心里都会很得意。

(七)
又是一个周末,攻城战一直打到最后,敌会收购了几个杀手团联盟还是没能攻下我们。打的很辛苦,我不知道自己挂了多少次,有几次在复活点上几乎没爬起来。小齐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他是猛打猛冲型的战士,每次总是冲在最前面,语音上我们老们老大下达合击命令的时候便会有十几个合击共同扔向一个目标,而他,连飞的机会都没有。

沙城战,卧龙活动,地下守卫,几乎是每晚不变的战斗模式。一场一场的接下去,再坚强的人也有疲惫的时候。这一天的小齐终于也疲惫了,当我们行会在刷去地下守卫的时候,小齐一连串的粉字在对话框刷起来:“老婆,我想你了!你在哪?!”

(八)
“其实小齐人不错,挺义气的!”行会老大M我。很明显,老大的言外之意是让我善待他。或者这也是他们男人之间的猩猩相惜吧,并不一定敌对之间就不能互相欣赏。我原地犹豫了很久,终于换了小号。

“你的配偶小齐在比奇省520.520上线了。”他在那儿!上帝呀,我到底造了什么孽!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将他欺骗的那样深!带他去520的坐标,把他堵在焰火的死角上让他说一百遍“我爱你”,罚他在庄园对着我的小号面壁24小时不准回头……直到他一天发十数条短信息,直到他凌晨1点还打来电话……

(九)
我决定逃避,没有任何理由。我以最快的速度去了姻缘殿,月老啊,请你原谅我吧!我真的是无心的,下次如果我再结婚,一定多给你几块金灿灿的砖!鼠标点下去,那多出的一行名字即刻在身上消失,我,我,我自由了?!那他呢?他现在在哪儿呢?突然感觉一阵从未有过的心痛,莫非,我连自己也一起伤害了?

删了那个角色,告诉他我暂时有事,不能玩了,让他重新找个爱他的女孩做老婆吧!听上去,我是那样的大度和宽容,我好像都是为他着想的。谎言,谎言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十)
没有了小齐陪伴的日子好像一下子变的很无聊,不愿意再去参加任何活动,一个人站在庄园发呆,发呆发够了,就去比奇挖食人花果做合击药,纯粹是为了打发时间,直到满包的随机飞光了才会回城。

两个鲜艳的橙色小点出现在地图上,咦,有鬼子。正想转身离开,他叫住了我。“你不想过来看看风景吗,这里很美的。”小齐!突然觉得这地方有点熟悉,低头一看坐标,比奇525……原来,他还是经常会来521的。刹那间有种被眼泪淹没的感觉,原来他一直都没有放弃。一个游戏,竟然这样大傻的人。

(十一)
“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小齐面对我,他犯了一般男人都会犯的错误,不该这样问一个女人。“你认错人了哦帅哥,我干嘛要爱你啊。”我努力假装镇静的回答他。“你不用骗我了,我知道是你,很早知道的,我看到过你在新人村的小屋里倒腾东西,所以我娶你,然后我喜欢上了你,我以为你也会慢慢喜欢我的!”原来他……
我久久无语,小齐继续说:“虽然这是虚拟的婚姻,可是我多么期望你能像我一样珍惜,如果你真的不爱我,我不会再打搅你,希望你能快乐。”他按了随机,只留下一地心碎而又失落的殇。

(十二)

那晚的沙战如同往常一样火爆,这个区的两大行会真是很奇怪,对抗了五六年竟然还能激情如此高昂,每晚都是先疯狂的打杀,然后再努力的刷粉字对骂。很多人以此为乐,实际上在抢地盘与骂架上是分不出谁输谁赢。

对骂的人越骂越精彩,除了照例相互问候了祖宗八代外,各种谣言和绯闻也纷墨登场。终于,小齐的名字被推到了粉字的天空。一向不爱骂架的他始终保持沉默,直到我们行会有人刷出他“X无能,被老婆甩了”等字样。他终于爆发了,一片粉色的“。。。。。。。。。。”不停的刷过。我喊我们行会的人闭嘴,但是骂红了眼的一群人又怎么会理会别人的心情呢!

(十三)
沙城外,远远的站着一个伤痕累累的伤心的男人和一个自以为是的失败的女人。原来真的就像哲人说的,爱情就是一把双刃剑,当你去伤害别人的时候,也恰恰在伤害自己。我突然觉得眼睛格外的疼痛,好像真的有风沙吹起,迷了眼。他就这样消失了,我甚至都没有和他说过一句“对不起”。

“我错了,小齐,如果你能再回来,我一定不会再骗你,我一定会好好爱你的。”无数次,我对着空荡荡的520坐标默默流泪。可是,直到现在,我再也没有见过小齐。



上一篇: 不打不相识姐妹篇

下一篇: 如梦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