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如梦令

2016年05月25日 21:05:48427


小齐看到珞雨的时候,她正在往僵尸洞赶,走的急匆匆的,仿佛有人在等她。

平日里,这时候是小齐最忙的时候,行会跟敌对的红字蓝字刷的满天飞,互相叫嚣,互相挑衅,几个老大都在喊他,一忙乱,居然点错了石头,跑来了比奇。

远远就看到珞雨了,可怜兮兮的布衣木剑,被鸡啄的半死,却还在努力挥剑,一招一式笨拙却认真。他突然有点心动,这心动来的太莫名其妙,让他自己都有点好笑。

他说不清是什么心理,珞雨往矿洞去了,他也跟了过去。半路上看到她会小火球了,原来是个小法师。小齐自己是战士,心理上对法师这个职业又轻蔑又看重,玩的好的法师简直是杀人机器,菜法就别提了,真不值得自己出招。他想,自己一个野蛮也会撞死她吧,于是笑起来。矿洞根本没人,黯淡的巷道中低嚎的僵尸,小齐发觉珞雨很有做法师的潜质,身手蛮灵活的。他有点赞许地看着这个小法师。

行会几个老大都在喊小齐,这时候行会战都白热化了,小齐不得不飞回了沙巴克。
战争永远不会停止,战火永远不会熄灭,小齐在战争的漩涡中,眼前突然掠过珞雨的身影,只那么一瞬间,单薄的、怯怯的,努力打着怪,身影很小,小的让人想去保护她。

几天后的一个深夜,意外的没有战争,热闹惯了的小齐一时之间有些无所事事,打开包袱,一下看到比奇石,于是自然而然地想起了珞雨,一个几乎以为忘记的陌生人。
矿洞还是那么黯淡,小齐根本没打算会碰到珞雨,他漫无目的的点着随机石,然后看到珞雨,正在电僵尸。他直觉有什么不对,仔细看才发现她穿的是一件灵魂,雪白的裙裾微微蓬起,带着三分甜美,三分娇俏。

这一次,小齐端端迎上去,说,原来你在这里。
珞雨微微一怔,旋即微笑:是,我在这里。

小齐猜,珞雨一定有大号,因为她的技术那么娴熟,根本不像一个新人。但是她不说,他也就不问。
很长一段时间,只要小齐回比奇,就能找到珞雨,他从来不去想,在他不在的时间里,珞雨在做什么。就像他从来不会担心找不到她。
珞雨总是淡淡的,她喜欢长时间和小齐面对面站着,有时候说话,有时候不说。小齐给她准备了几件装备,她收下,却从不穿,待要问她,她就会说,我级别低,还穿不上,等以后。

以后,珞雨总是会提起这个词,仿佛两个人的未来很长很长,长到可以用一个词来指明方向。
但是小齐分明知道这个机会很渺茫,他马上就要结婚了,那女孩跟随自己三年,风里来雨里去,毫无怨言,只求一个名分。他再无情,也不能不跟她结婚了。

结婚那天,小齐早早来到比奇等珞雨,珞雨却没来。
夜深了,朋友都在催促他快来姻缘神殿,他不得不飞去封魔,其实从比奇到封魔,真的只用一瞬间,但是小齐明白,从此以后就不一样了。
就算珞雨不计较,自己又如何面对珞雨?

婚礼热闹极了,小齐这个主角却像个局外人,等宾客都散了,新娘也下线了,他才回过神来,回到比奇。
珞雨在安全区,还是那件灵魂战衣,婷婷站着。
他迟疑了一下,珞雨已经走过来,说,我带你去个地方,跟我来。

是比奇的小池,仔细看,会发现是心的形状。绕着小池走了一圈,珞雨停下来,对小齐说,给你讲个故事吧。
珞雨的故事很短,只是一个单恋的故事而已,字字句句确有千斤重。她缓缓说着,小齐怔怔听着,像都是别人的事,与自己无关。

第二天,小齐再上线,就听到行会的人在喧闹,他们说,敌对行会那个最彪悍的女战士退服了,不知道什么原因。
知道内幕的人跳出来爆料,说,007的消息是她暗恋一个敌人,但那个敌人有爱人,而且就在最近结婚了。
又有人神秘地说,她建了小号,打算改头换面的,没想到没等到接近他,他就结婚了,估计是伤心了吧,所以走了。
人们一起唏嘘,什么年代了,还有这么痴情的女人,虽然她平时挺厉害的,倒有几分真情。可惜了,喜欢为什么不说呢,说不定一份好姻缘就这么错过了!

小齐沉默地听着大家的议论,一言不发。他的新嫁娘在旁边,正在试穿一件衣裳,那是一件灵魂战衣,加魔法的极品。虽是极品,也是垃圾。新娘穿上转两圈,顺手就丢在了地上。
小齐忽然想起,珞雨说过,最喜欢灵魂战衣,雪白的颜色,就像最初的传奇梦想。

他捡起衣服,存进仓库,他想,也许珞雨还会回来,那时,这件衣服就有了主人。



上一篇: 暗香

下一篇: 烟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