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梦·明月升南浦

2016年05月25日 21:28:05516


一年又一年,我留在玛法,不曾离开。现在想来,已是十次夏秋交替,十次寒暑更迭。
我得到了什么,我又失去了什么——我不知道,也无所谓知不知道。
我喜欢长时间的在苍月海边,等一轮明月,虽然我知道,苍月永远没有月明,但是,当夜深宁静的时候,我心里会有一轮明月冉冉升起,照亮我的传奇。

我曾经有一个徒弟,叫珞意。是一个很独立倔强的女孩子,很多年来,我对她念念不忘。曾经有一次,我路过她在的那座城市,几乎按捺不住自己想去找她的欲望,但最终我只是拿出手机,给她打了个电话,她说在游戏上正在跟人PK,要我等一会。听筒里有隐约厮杀的声音,于是,我挂掉电话,仰望这座城市的天空,正是夜里,一轮明月。
那是我们唯一一次通话。她的声音很甜,与她游戏上的霸道截然不同。

开始,我是她的师傅,她跟我学战士的操作技巧,我们每天晚上都在苍月的书店里练技术,隔位刺杀、双烈火、野蛮加烈火、跑位、卡位,这些技术现在都无关紧要了,但当年这就是战士安身立命的根本。

珞意很勤奋,很快,如果抛开级别、抛开装备的差别,我俩单挑,已经很难分出胜负。若她输了,她要认真与我分析刚才的PK过程,若她赢了,她会得意大笑。我的朋友都很喜欢她,当哥们一样与她相处。

我身边也有女人,但是她们都太柔弱,太麻烦,太单薄。出去被人挂了,就非要我去报仇,必须手刃敌人才行。其实这也无可厚非,但是次数多了,我也烦了。珞意就不会,珞意被人挂了,会不声不响地重新登录,自己去复仇,打的过的话,出了气也就算了。打不过,她会更加努力,直到报仇雪恨。

曾有一次,她将自己的裁决送给一个新认识的人,只因为那人娶妻没钱置办聘礼;还有一次,她追杀一个恶人长达数月,因为恶人欺负小号,每天都在比奇斩杀新人。在别人看来,珞意很傻,被人骗了裁决,又无谓树敌,惹祸上身。但是我喜欢,虽然我没露出一点口风。

珞意早就出了师,但她仍然师傅师傅的喊我,闲来无事还要拿师傅来打趣,说要给自己找一个师娘。我由得她胡说八道,好脾气地容忍她,也许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这个时候,是我最快乐的。

只是珞意不属于我,从一开始,我就知道她心里有一个人,她的努力,她的勤奋,都是为了缩短和那个人的距离,我没有太过难受,只希望珞意快乐。

在我们认识的第三年,珞意离开了,和她的意中人一起去新区发展。她跑来告别的时候,我几乎说不出一句话,我不敢承诺天长地久,不敢说出藏了多年的情愫,我只能说:徒弟,去吧,只要你开心。如果受了委屈就回来,师傅永远在这里。

听说他们在新区玩的风生水起的,是那个区的王者。我放下心来,是的,我只要她快乐。可是,我再也无法离开这里了,因为我说过的,师傅永远在这里,也许有一天,珞意真的会回来,但是我宁愿她快乐,我们永不再见。

又是深夜了,今夜会有月亮升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