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狐月山的传说·桃花似锦

2016年05月25日 21:28:54491

我永远记得,我曾经爱过一个女孩,她穿着一件霓裳,妖娆而炽烈,她喜欢奔跑,在比奇绿野之上、在苍月碧海之边,红色裙裾上的绣线一闪一闪,拨动我的心弦。就算所有的记忆都模糊了,我也记得,我爱过她,爱过这个叫做若桃的女子。

那是什么时候,七年前?还是八年前?我们相遇在比奇的银杏树下。她很努力练级,反而是我这个男人不思进取,后来她说,她喜欢霓裳,那云霞的红色,是她梦想的衣衫。于是我每天跟她一起,僵尸洞、石墓阵、牛魔寺庙、封魔殿,我们一点点靠近梦想。

40级那天,我们并没有如期穿上新衣,当时的重装还是人人仰视的奢侈品。她的嘴角微抿,倔强地说,没关系,只要我们努力。打装备的苦比之练级的累,有过之而无不及,被人清或清人,每天都在上演。赤月的黯淡狭路上,我和她,生死相依。

真的很累了,我们都在疲惫的坚持着,不肯先说放弃。在一个深夜,她突然叹了口气。待我追问,却不肯多说,只是在前边走了,闪电一亮,劈向一个血僵尸。看着她单薄的背影,我的心突然好疼。

从那天起,我不要她再去练级,我让她等我,随后独自加入了最有势力的行会,用出色的PK赢得了自己的位置——我的目的很明确,我要亲手打衣服,不再让她辛苦。

整整三个月,我跟行会的大批人马苦守在封魔城的衣服点,每天都要用身躯抵挡无数敌人的来袭,有那么一次,霓裳就爆在我的脚边,我只楞了半秒钟,也已经来不及了。那一刻,我懊丧的几乎要发狂。

我被老大委以重任,帮忙处理行会事物,这对我来说,并不是十分情愿,但是我无法推脱。我更忙了,经常连打衣服都顾不上,更别说去见她一面了。她上线就会M我,很多次,我隔了好久才M回去,她淡淡的,不生气,也不责备,我跟她说话,她会回应,若我不再M过去,她也不会再说,然后,就安静地无法查找了。

我有点急,仿佛看到她孤单的样子,有时在等刷衣服的当儿,也会想起,她在做什么呢?我有种担忧,但是不肯说出来,我只想亲手为她披上霓裳,我想,她懂的。

当我终于拿到那件火红的衣裳时,我却找不到她了。再看到她,是三个月后。

若桃的突然出现,毫无预兆,彼时我正组织行会攻沙,大批人马集合在土城,熙熙攘攘、嘈嘈杂杂,也许是心灵感应吧,我一下看到人群中的若桃,穿一件黑衣,脸上是倔强的漠然。我来不及地赶过去,她看到我,微微一笑。

行会人马已经集合完毕,就要分几路向沙巴克进攻,大战一触即发,老大在催促我率领一队人从密道进军沙城。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只来得及对她说:等我。

一场沙战3小时,激烈紧张的厮杀仿佛只是一瞬间,当沙战落幕,我身上铭刻上沙巴克的标志时,我陡然想起若桃,她还在等我吗,她在哪里呢。

赶回土城,偌大的城里没有她的踪迹,M她在线,却不回复。我心念一动,取道比奇,一路赶往白日门。在密林深处,我终于看到了朝思暮想的若桃。

我将霓裳羽衣交给她,她默默披上,火红的颜色瞬间映亮了遮天蔽日的丛林,她不说话,仿佛千言万语都凝在口边。我也一样,那么多话,在心底沸腾,却不知如何开口,只能沉默,与她面对面站着,任时钟滴答。

我们去了比奇,去了苍月,去了每一个曾经留下足迹的老地方,不知疲惫地走着,仿佛在用行走,彼此默默诉说。
很深的夜了,若桃终于开口:我们都回不去了。
我要辩解,终于觉得语言的苍白无力,挣扎着说,若桃,我们还能再开始吗?
若桃沉吟许久,说,如果玛法盛开如云霞般的桃花,我会回来。

我再也没见过若桃,仿佛这片大陆上,她从来没有出现过。我终于承认,不管怎样,我们终于错过了,她不会再来了,除非玛法大陆上盛开桃花。
玛法会盛开桃花吗?我不知道。
但是我愿意去等,等满树桃花,等一个约定。

魔龙地图开了,没有桃花,只有满目风沙。
卧龙地图开了,没有桃花,只有无数宝藏。
雷炎地图开了,没有桃花,只有冲天地焰。
雪域地图开了,没有桃花,只有遍地冰雪。
我有耐心,我会等到桃花盛开似锦,我相信,我会再见到若桃,那个在消失后,我才明白至爱不渝的女子。

听说,在新超区的苍月海的那头,一座山被发现,里面蕴藏着无数宝物,很多人去了,满载而归。我也渡船而去,不为宝物,只想在那座叫做狐月山的地方,寻找满树的桃花——会有吗?我暗暗期待着。

山谷,密林,我带着英雄,在狐月山寻觅着。
在树林最深处,仿佛有异样的气息在悄然流动,我蓦然抬头,满树桃花直撞进眼帘——那么多的桃花,在无风摇曳,一树,又一树——这是整整一片桃林!
我仿佛看到桃花深处,有一个女子款款走来,她身上穿的,不正是霓裳羽衣吗?
女子走近了,近的能看清身上挂的名字,是若桃吗?是我念念不忘的她吗?
我闭上眼睛,用心聆听,在桃花纷飞中的足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