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你的天涯

2016年05月25日 22:06:49454


——幸福在你的天涯、我的海角,近在咫尺,又遥不可及。

【小蕾】
妙儿又在诉苦:他不懂我。
我笑,你总是这样说,三年了,你还是离不开他。
我的话中有话,妙儿怎么听不出来,她闷了半晌,说,是的,我离不开他,但是,他真的不懂我。
我突然不再想听下去,这样的话,每隔几个星期,就会重复一次,我有点烦,也有点倦。
我打断妙儿,说,要不要听听我的故事?

【妙儿】
在我和小蕾经年的友谊中,我始终是倾诉的,而她永远是倾听的,所以,当小蕾突然这么说,我不由一怔,同时有点惭愧自己的自私——从来不曾问过小蕾是不是不开心,我只会说自己的不开心。
于是,我鼓励地看着她,要她说一说自己。

【小蕾】
“你和小枫在一起三年,我跟墨凡也三年了。三年来,你总是抱怨小枫不懂你,没时间陪你看风景。你总是说墨凡好,说他事事以我为重,愿意用很多时间陪我。可是,我的烦恼,你可明白?其实,我并不快乐。”我一口气说完,也不看妙儿,自己出起神来。
妙儿瞪大眼睛,几乎难以置信——我知道,她平时最羡慕我的,就是我有墨凡。她不出声,等我继续说下去。
但是我却不想说了。
妙儿不肯罢休,一定要我说下去。
我沉吟片刻,说,你可知道,我很羡慕你,有小枫那样的伴侣。

【妙儿】
我简直傻掉,小蕾羡慕我?
她羡慕我什么?
她很了解我和小枫的事。小枫整天的忙,忙了PK忙行会,忙了行会接着PK,虽然天天用红字蓝字发情话,却抽不出十分钟陪我去苍月吹吹海风。
是的,最初,我以这样风光无限的男友为荣,当他为我披上红嫁衣,我几乎以为我是这世界最幸福的女人。只是,时间真的是太无情的东西,逐渐磨去光鲜的表面,露出不那么美丽的实质。
无数次我在庄园空等一整晚,甚至听不到一声晚安。那些炽烈的情话又有何用,它们只会让我更加孤单。

【小蕾】
妙儿总是羡慕我,因为墨凡总是陪在我身边。可是,很多事情,除了当事人,外人终究是只看到外表光鲜。
我和墨凡相遇的时候,他不是这样的。那时的他,叱咤风云、呼风唤雨,是这世界的主宰者。我从不否认,从见到他的第一眼起,我就对他着了迷。有很多人追随他,从一个新区又一个新区,南征北战,所向披靡。
开始,当他的队伍再一次奔赴新区的时候,他却停下了奔波的脚步。他说,小蕾,我不会再让你跟我漂泊,我愿与你归隐,携手在每一个暮暮朝朝。
是的,他是为了我放弃了一切,所以,我只能感动,只有感动,而不能对他说,你可知道,我爱的是横刀立马的那个墨凡,而不是现在的。

【妙儿】
我不明白,人和人为什么这么不同。墨凡肯为了小蕾放弃一切,而小枫却抽不出十分钟陪我过一个纪念日。那是我们结婚三年的纪念日,我在盟重的520坐标等他,他却只在沙巴克的战场上为我燃放蛋糕——我想我该感动,那边沙战正白热化。可是我只有厌倦。
相比奢侈的蛋糕,我想要的,不过是他赶来,与我见面。

【小蕾】
旧的王者退隐,新的王者称雄,小枫,就像从前的墨凡——张扬的个性,振臂一挥一呼百应的气势,都像极了墨凡——从前的墨凡。
妙儿羡慕我,而我,羡慕妙儿。
我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开了一个玩笑,为什么我们得到的,都不是我们想要的。抑或可以这么说,我们想要的,都是不能拥有的。
比如妙儿要的风花雪月,比如我要的激情燃烧。

【妙儿】
小蕾也许永远不懂,繁华过后归于平淡的感情,才是真实的。墨凡给予小蕾的,就是这样。
小枫给我的感情,如燃烧的火,绚丽繁华,却无法触摸,那么炙热的爱,却又那么冷清。是的,每次站在庄园等小枫,我都感到冷,又冷又空,没有任何东西慰藉我的孤单。

【小蕾】
这么深的夜,意志容易薄弱,恍惚中以为自己醉了酒,也只有这样的夜里,才会让一些想法冲出来,吓自己一跳——我突然想,如果我和妙儿,换个角色,又会是怎样呢?会不会求仁得仁,从此快乐?

【妙儿】
小枫又在发红字了,我不想看,却不得不看。
我抬起头,远远看到一个人走过来——墨凡。
我看着墨凡走过来,我很累,很想倚在这个越走越近的男人肩上,休息片刻。
只要片刻就好,不管他是谁。  



上一篇: 柳暗花明

下一篇: 我的海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