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我的海角

2016年05月25日 22:07:15470

——幸福在我的海角、你的天涯,虽然遥不可及,却又近在咫尺。

【墨凡】
我知道小蕾不快乐。
我越是努力让她快乐,她就越不快乐。
我感到力不从心,身心疲惫。

【小枫】
我不明白妙儿为什么不快乐。
我给了她最盛大的婚礼,每天都用红字蓝字说情话,我给她最炫的装备,让她美丽的像一只凤凰。
但是,她就是不快乐。
我来不及困惑,我根本没时间困惑,我很忙。

【墨凡】
曾经,我爱过一个女人,当她离去时,曾告诉我,你不懂女人。
从那以后,我开始懂,不是华丽的装备、奢靡的名利,就能让一个女人幸福。再以后,我遇到小蕾。
别人都不懂为什么她会吸引我,只有我知道——她很像离开的那个她,很像,甚至有那么几次,我几乎以为是她又回来了。
小蕾当然不是她,但是我爱上了小蕾,所以,我义无反顾地放弃了一切,我的世界那么大,只有小蕾一个人可以存在。

【小枫】
她还要什么呢?
她曾经说过,她什么都可以不要,只要我陪她去苍月看风景,哪怕只有十分钟。
我不想表现的太明显,却难以掩饰我的嗤之以鼻——看风景,那是没出息的男人热衷的事情。好男儿,应该挥洒激情,志在四方。

【墨凡】
我在小蕾眼中看过的迷醉的眼神,渐渐变得寂然。
很多次,我陪在她身边的时候,她会不自觉地叹息。也许连她自己也没察觉,但是我怎么会不知晓。
有那么一次,我们在沙巴克皇宫楼上,她又是那样悠长地叹了口气。
沙巴克皇宫楼上,是她喜欢的地方,当初我还是沙城主时,她就喜欢这里。她总是说,这里是玛法之巅,可以俯瞰众生,有一种特别的豪情。
我和她入了沙巴克行会,只为可以在战争间隙,能够登上皇宫二楼,俯瞰玛法。

【小枫】
妙儿从不抱怨什么,但是我也能感到她心中的遗憾。
我实在有点好笑——女人永远是这么矛盾的动物,若我是个庸庸碌碌的人,即便每天陪她卿卿我我,这样的亲密,过不了三天,她就会发腻。

【墨凡】
有时候我也会想,当初的选择是不是正确的。
有几次,小蕾一定要去参加沙战,她连自保都难,但是她执意要去,我也只能跟她一起去,以保护她。在激战的漩涡中,我再次听到小蕾的叹息——我突然明白,小蕾的心,还在战火熊熊燃烧的那一刻,她爱的,是当初叱咤风云的我,而不是现在。
虽然我不愿承认,我也不得不正视这一点:小蕾不是她。

【小枫】
妙儿甚至跟我说,她最羡慕的神仙眷侣,是墨凡和小蕾。
墨凡和小蕾的故事,我很了解。但是,我不会步墨凡的后尘。别人有别人的世界和幸福,我有我的,我不会为了任何人改变自己,妙儿如果要爱我,就应该爱此刻的我,谁也不要试图改变什么。
妙儿这么聪明的女子,居然都不明白一个道理——改变一个世界,比新建立一个世界更难。
也许,我该找妙儿谈谈,虽然我不擅长谈心,但是,至少,我要妙儿明白。

【墨凡】
从前的兄弟又在游说,要我回归。以往我都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但我突然看到小蕾眼中有一道亮光一闪,一瞬间就过去了,她背转过身,入神地看一池清荷。
我心中一动,说,好吧,跟你们去新区打拼也好,桃源虽好,我也倦了。
小蕾蓦地转过身,目光灼灼地看着我,我顾左右而言他,说,以后我陪你的时间会很少,你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
她点点头。

【小枫】
墨凡和小蕾走了,妙儿失落了很久。
看到她那么不快乐,似乎我的快乐也迷了路。好几次在战争最激烈的时刻,我会突然走神,想到妙儿,她在哪儿,她在做什么?
我按下石头,赶到庄园,荷池旁有个孤零零的身影,正是我的妙儿,就在那一瞬间,我突然将一切都放弃了——就算我拥有了全世界,妙儿不快乐,我又怎么会快乐?


上一篇: 你的天涯

下一篇: 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