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陪伴

2016年05月25日 22:07:39502

映雪接到一个电话,陌生的电话号码,陌生的男声,她一个恍惚,突然记起这个男人——墨溪。
分开三年了。。
也许映雪根本就没忘记过他。

电话那头,墨溪说,小雪,电脑里还有传奇吗?
映雪回过头看看电脑,答非所问,重装了好几次系统了。
墨溪沉默了片刻,映雪也不知该说什么,话筒中只有微弱的电流声,丝丝缕缕,乱人心绪。

映雪撒了谎。
她的电脑里有传奇,虽然三年的时间里,一次也没开启过,但是她也从来没想过要删掉它。
墨溪突然说,小雪,下载一个客户端好吗?我在封魔城等你。
等你。映雪念着这个词,在三年前,永远是映雪在等他,而他,永远不会赴约。是的,他忙,忙的昏天黑地,可以忽略一切,包括她。

两个人刚认识的时候,不是这样的,他可以通宵跟映雪聊天,两个人站在封魔城墙上,映雪说什么他都很认真地听,而不是后来那样,不管是情话,还是发脾气,他都不在意,冷淡而厌倦地要求越来越多的独立空间。直到三年前,那天是他的生日,映雪在封魔城墙等了他一晚。那个晚上他的行会首次攻沙,她知道这对他来说意义重大,不应该打扰。但是,她终于忍不住M了他,一次又一次,越是得不到回应,她越是烦躁,越是烦躁,就越是要M他。当23点沙战结束的红字刷出来,她再次M他,得到的回应是他的暴跳如雷。

两个人激烈地吵架,一个在封魔,一个在土城,隔空密语,只是这密语没有一丝一毫的甜蜜。
她埋怨他的冷落,他指责她的纠缠,抱怨自己喘不过气。
她知道他心情不好,行会准备了一个月,攻沙却未获成功,有人指责他没有协调好行会成员,此时行会里怨气极大。她知道这个时候他需要安慰、开导、劝解。但是她忍不住,似乎经久的怨气终于爆发,她尖刻地说,作为老大,你是失败者,作为老公,你更是失败者。
映雪飞快地打出字来,想也不想按下了回车。等这一行蓝字同时出现在两个人的对话框,她突然意识到,话如覆水,一出难收。

果然,覆水难收。
墨溪赶过来,不是为挽回,而是决裂。他看都不看一眼城墙上的映雪,直接进了姻缘神殿。映雪心冷的几乎结冰,她有点后悔,也有点委屈,还有点疲倦。她不想等那一行离婚的提示出来,直接按了OUT。

不进入玛法大陆,无论怎样的过往,都不过是梦一场。
映雪以为自己忘了墨溪。直到此刻,墨溪打来电话。他的声音其实一点也不陌生,仿佛一直都在耳畔低语。
她艰难地等着更新,一次又一次更新,似乎在提醒她:确定吗,确定进入那片大陆吗?映雪很清楚,她可以三年不回来,但是一旦回来,也许就再也离不开了。
就在她要逃走的一瞬间,更新结束,熟悉的音乐响起,厚重的石门以不给人反悔的速度迅然开启,她突然明白,这是宿命,三年前她负气离开,三年来她游历了无数新游戏,但是,只要她转身,脚步就会带她回来,回到玛法大陆。

上线,封魔城墙。
她看到墨溪,就站在对面,不偏一分一毫。
墨溪说,小雪,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来这里。三年前,你站在这里下线,这个坐标,我记得。
映雪也记得,今天是他的生日。鼠标一滑,她看到他身上铭刻着沙巴克的标志。
知道映雪在看,墨溪说,如今我是沙巴克城主,但是我只想与你并肩站在封魔城墙之上。

封魔寂静如睡。
两个人并肩站着。墨溪的沉默,一如映雪。
过了很久,映雪说,不是每天都是你的生日,不是每天你都想和我并肩神游,不是每天你都会惦记我,不是每天你都会等我出现……
墨溪打断她,小雪,三年了,我们都改变了。我学会了关怀,你学会了收敛,也许,我们应该再试一次,因为,我始终没有忘记。
映雪没有说话,她向远方看去,她突然觉得,两个人在同一个游戏里,即便不是天天形影不离,也是一种陪伴,贴心、安心的陪伴。


上一篇: 我的海角

下一篇: 梦·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