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戒痕

2016年05月25日 22:08:33429

求婚、确定,简单的步骤,仿佛呼吸一样不动声色,明月和断剑结为连理,手指印上戒痕。

殷勤的月老将消息用火红的字发布整个玛法,那样的炽烈,那样的张扬,却转瞬即逝,看到的人不会觉得惊天动地,没看的人也不会觉得有任何遗憾——平淡如呼一口气,须臾就过去了。

戒痕

明月小心翼翼地走着,仿佛身上这一行字如易碎的玉,如若不当心,略微碰触,就跌落碎掉了。断剑在她旁边走了几步,有点感动,也有点好笑,说,我回去了。话音刚落,人已飞走。

明月知道他回到哪里,无非是战场。无论什么地图,只要有男人,就有杀戮,只要有杀戮,就是战场。她不生气,或者说,不愿意在新婚就生气。虽然求婚的是他,但是她明白,如果自己不加珍惜,恐怕,这场婚姻,也就没人在意了。

她去藏珍阁。

庄园里无声无息的大楼什么时候开了一扇门,藏珍阁什么时候出现的,她一点都不知道,直到无意中撞了进去才知晓。不愧是藏珍阁,很奢华,很绚丽,浓烈的色彩,繁复的装饰,像烈火烹油,盛世华锦。

她很喜欢这里,一层楼一层楼上去,再一层楼一层楼下来,乐此不疲。其实也是没有事情做,穷极无聊。自从随风和妮妮走了,她就处于这种状态,对什么都没兴趣,却从未想过要换个区,或是换个游戏。她就这么梦游般在玛法大路上游荡。

有时候,她也会自嘲,像个孤魂野鬼。可是她能学会自嘲,却学不会遗忘,她忘不掉随风和妮妮,一个是她的爱人,一个是她的姐妹。很廉价的辜负与背叛,很廉价的爱情与友情,她选择沉默,一言不发。

以前随风和妮妮在的时候,她是快乐的小鸟。如今她是流浪的燕子,在玛法大陆上寂寞地飞着随机,一天接一天,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一年过去了。在新年的第一天,她碰到断剑,他说,明月,我找了你好久,我们结婚吧。

她记得断剑,他曾经算是个朋友,后来跟家族换了区,听说他们家族最近又杀了回来。她很了解游戏里的男人,对很多男人来说,结婚就是结婚,没有任何涵义在其中,仅仅是找个老婆,填补身边的空白而已。

但是她点了头。新年新气象,毕竟,换身边人,比换区要容易一点。

明月很了解自己,级别不高不低,装备不好不坏,名气不大不小,朋友不多不少,口碑一致的好。像自己这样的女人,最适合做老婆。不会给老公惹事,也不给老公丢份。她是一个很好的老婆人选。

断剑的家族战绩赫赫,将四平八稳的玛法搅得风声鹤唳,男人要的就是这些,越是激情,越是快乐。

明月不再流浪,她停留在藏珍阁。她把一层当做客厅,二层是两间卧室,三层则是书房。很完美的一个家。她有一行字,一个家,就够了。至少,断剑让她安静下来,总有一天,她会彻底忘掉过去的一切。

断剑有时候会到藏珍阁来,有时候不会。明月想,有些东西,发展的太快未必是好事,他和自己一样,都在等一个合适的契机。

断剑说过,你的故事,我都知道。你有你的戒痕,我有我的戒痕。但是我想,我们是很合适的一对,所以,提前结婚也是好的。总有一天,过去的戒痕会消失,而你和我的戒痕,我希望能够永远。



上一篇: 梦·千年

下一篇: 白月光·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