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白月光·引子

2016年05月25日 22:19:56553


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
——《白月光》

白月光

这一天深夜,难得的没有杀戮,月色如洗,洒在玛法大陆上。

瑾芯、蓝非、风扬、慧慧、雾妍五个人在喧嚣的庄园站腻了,不知是谁提议,不如找个安静的地方聊天,无可无不可的,几个人去了魔龙城。这里相对别的地图,既清静,又便捷。

聊行会,聊区内形势,聊名人,这些话题永远不会少,正因为说得太多,聊到最后,都有点疲惫,也有点厌倦,不知不觉都沉默下来。突然听到蓝非说,不知道有谁还记得依雪……

就算所有人都忘了依雪,这五个人也会记得。至少,风扬至今,仍念念不忘。依雪是雾妍的朋友,两人一起玩传奇,从小布衣的时候,就认识了瑾芯、蓝非、风扬和慧慧。卑微的级别,休戚与共的过往,彼此视为生死之交。

五个人中,风扬是唯一的男人,唯一的战士,他对依雪一见倾心,一上线就找她,通宵替她练级,为她打装备,所有的一切,依雪照单全收,永远不亲不疏、若即若离。其实,除了风扬自己,谁都看出依雪对风扬无意,只是,当事人的结,谁也解不开。

雾妍劝依雪,风扬是个很好的男人,要珍惜。依雪的性格,洒脱不羁,不拘泥于细节,与雾妍的温婉细腻截然相反,两个人的友谊太过长久,已经超越了一切,有任何话都可以直说,而不需伪饰。依雪一笑,说,你喜欢他,就去告诉他,这件事,本来就与我无关。雾妍以为自己对风扬的好感被掩饰的很好,却忽略了在依雪这样一个知她甚深的老友面前,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掩饰。她哑口无言。

风扬经常一个人在封魔打装备,那个年代的封魔,物产极为丰富。但是以战士之身,在封魔殿还是非常困难。雾妍会去帮他,一战一法,缺一个道士,依雪是道士,风扬说,不要喊她了,她不喜欢打装备的。雾妍很喜欢和风扬一起打装备的时光,两个人可以在封魔殿消磨上整整一个下午,或是一个晚上。

是,依雪不喜欢打装备,不喜欢练级,她对装备、级别都无所谓,因为有风扬,风扬帮她打理好一切,所以她可以漂漂亮亮地站在安全区,与朋友聊天,然后,遇见翔天。

翔天是依雪的死穴。她再也不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与翔天在一起,她的心深陷红尘。翔天的世界不止依雪一个,刻薄点说,依雪不过是翔天的一次猎艳。但是依雪陷了进去,在劫难逃。

有人问过依雪,你爱翔天什么?依雪对这种问题根本不会回答,在她的世界里,爱就爱了,哪有为什么。她根本不在乎这个事实,翔天这种浪子,不会为任何人停留。她总是说,爱过就足够,只要碰撞时的璀璨火花,不管火花过后有多寂寞。

谁又能猜到翔天的下一次猎艳对象,会是雾妍。她既不美艳,也不出众。但是翔天却为了雾妍浪子回头,与他的一众情人彻底断了关系。这种事情总是出人意料的,更何况还有一个依雪的存在。

依雪佯装出坚强,她笑道,恭喜你啊,雾妍,让翔天收了心。雾妍不置一词,而依雪终于溃败,大哭而去。
接下来,翔天娶了雾妍。
两场婚礼同时进行,翔天和雾妍,风扬和依雪。那情景实在有点复杂,两个女子的目光,都停留在对方的爱人身上,而她们的身边人,却一心一意的满足幸福。

有人说过,浪子回头,不是因为你,而是他的心已倦。
倦了的心可以重新振作,这世界根本没有永远。
三个月不到,翔天再次陷入放荡糜烂的生活,他的情人数不胜数,与区内各大美人都保持着暧昧的关系。他公开宣扬,当初真是一时糊涂。

如果一个女人的老公在她面前喊别人老婆,那么,这个女人就成了天大的笑柄。
雾妍,就是区里最大的笑柄。
雾妍对一切置若罔闻,她还是会和风扬一起打装备,或是在风扬上依雪的号练级的时候,去帮他。

有一天夜里,雾妍以为又是风扬上了依雪的号,于是跟过去一起练级,两个人沉默地打了整晚,依雪突然说,雾妍,我曾经以为你是我的敌人,现在我才知道,你是我的恩人。
雾妍怔住,原来,并不是风扬上号,而是依雪本人。
依雪接着说,如果不是你,也许我永远不会知道风扬有多好,可是,你成全了我,我又怎么能坦然接受?
雾妍沉默,不知该说什么,或者,怕自己一开口,就会落泪。
依雪停了半晌,突然说,我的账号密码告诉你,从今天起,你就是我。
雾妍有点猜到她要做什么,却来不及阻拦,因为她已经下线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来过,不仅如此,她这个人,也不知去向了哪里。

依雪的号,却并没有随着时光湮灭,风扬永远让她穿着最美的衣服,戴着最炫的装备。他说过,他会等,直到依雪回来。

尘封的往事,一旦被掀开,必定让人怅然。风扬看向远方,不发一言,只有雾妍隐约看到他眼底的思念。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果说等一个不确定回来的人是痛苦的,等一个无望的人岂非更加没有希望?也许只有依雪知道,她爱风扬,无怨无悔。

这一个故事,权当引子,在这片大陆上,白月光,洒在每个人的心上。  



上一篇: 戒痕

下一篇: 梦·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