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白月光·飞扬

2016年05月25日 22:26:32413


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
              ——《白月光》

如果不是蓝非提起依雪,也许我还可以当做自己已经忘掉了她。虽然,这个说法很可笑,我根本忘不掉她,那个明媚如春光的女子。她离开,已经五年六个月,走的时候是冬天,而现在,则是初夏。不同的季节,一样的月光。

依雪走的没有任何预兆,前一天我还陪她走遍了玛法大陆,她喜欢风花雪月,心里有无数浪漫心思。我本来是对女人这些东西不屑一顾的,但是,因为是依雪,所以,这一切,都很可爱,让我着迷。

我知道依雪肯嫁给我,是因为受了伤。我只对她说了一句话:依雪,受了伤就回来,你永远是我的珍宝。她伪装的坚强就碎成一地,我知道,她在哭。哭也是好的,已经整整一个月了,她的沉默,让我无比担心。

结婚那天,在姻缘殿,刚好碰到了雾妍和翔天。
依雪说过,她只要一个两个人的婚礼,所以,我们没有邀请任何人。但是碰到了他们以及共同的朋友,我们的婚礼,也变得无比盛大。

朋友陆续的来,姻缘殿拥挤不堪,依雪一直没有动,对祝福,她以微笑回应。整个婚礼,自从见到雾妍和翔天,她就一直在微笑,嘴角轻扬,眉目如画。但是,她始终一言不发。看着依雪,我有点不安。

求婚请求发过去,她立即按了确定。随即,我们挂上了彼此的名字。那边,翔天也求婚成功,众人闹着要我和翔天发红包。我不经意地回头,却发现依雪不见了,M过去,拒绝私聊。再M,无法查找。
我知道她的伤还没有平复,此情此景,一定再次让她的伤口作痛。因为明白,我更加心疼,依雪,我可以为她做一切事,却无法让她的伤痕复原。

我以为她不会再来了,所以,第二天看到她上线的一行提示,我几乎是狂喜,但见到她,我的心又开始下沉,她是那样的消沉,虽然穿着漂亮的衣服,只是徒显憔悴。

她不喜欢练级,不喜欢打装备,只喜欢站在安全区聊天。但是她开始跟着我去练级,打装备,一刻也不肯停下来。很多次,我以为她要挂了,她却终于缓过来。我想,忙碌一点也好,是个疗伤的好办法。

她很喜欢疗伤药,攒多了,一股脑地喝下去。
每当这时,我都恨自己,就算我愿意,但事实上,除了陪伴,我无法为她做任何事。
我曾听人说过,时间是最无情的东西,恨或爱,总有一天,都会被时间抹去。也许他们是对的,依雪正在逐渐恢复,我愿意与时光一起,等待依雪再次露出欢颜。

我几乎忽略了雾妍的存在,虽然她还是和从前一样,在依雪不在的时候,帮我练级打装备。不知从何时起,突然风言风语多了起来,说翔天重新开始猎艳,再过了一段时间,翔天居然跟她离了婚。

我问过雾妍,她淡淡的,什么都不肯说。依雪因为翔天,一直不肯原谅雾妍,如今雾妍成了区内的笑柄,依雪也没说什么,只是又开始变得沉默。有时候,她会说些奇怪的话,劝我珍惜眼前人。我笑,这个傻瓜,她是我的珍宝,我视若生命,她不明白?

依雪离开的那天,我加班到很晚,等我上线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依雪总是不管多晚都会等我上线的,那天却没有,我发短信过去,她回过来五个字:珍惜眼前人。我又发过去,她不再回复。

从那之后,我再没见过依雪,直到失去她的一切消息。
雾妍还是默默地陪我练级、打装备。
我始终不相信依雪会就此消失,她的号,我继续帮她打理,练级,换当前最好的装备。
有时候我隐约明白依雪的意思,只是不肯细想,不愿为自己点破。

对雾妍,我有歉疚,但是,纵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我的心里,始终只有依雪一个。我可以等她回来,如果她不回来,我宁愿让心空着。



上一篇: 梦·尘埃

下一篇: 白月光·依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