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白月光·瑾芯

2016年05月25日 22:27:33521


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
            ——《白月光》

那夜之后,瑾芯有一段时间没有来。等她再次上线,已经是半个月之后了。

雾妍问,你去哪了?
瑾芯答,去了A市,看个朋友。
于是这件事就算作罢,瑾芯去了沙巴克,此时正是战争炽烈,战火熊熊的紧要关头。瑾芯喜欢这种大场面,虽然她既起不了决定性的作用,又经常挂着回来。

瑾芯没有告诉雾妍,其实她去A市,是去找斩风。她宁愿把这个当做一个秘密,藏在心底,而不想跟任何人分享。

斩风是敌对的老大。
仅此一点,就已经让瑾芯永远站在他的对立面。因为这个区,群龙纷争的最后,走的走,散的散,剩下的,其实也就是两大势力,所以,无论出于什么目的,两大势力也不能讲和,而且愈来愈势如水火。

而瑾芯的老大,又与她私交颇深,让她不能转会。
这就是矛盾,很现实,无法调和的矛盾。当然,如果瑾芯对斩风没有任何想法,这个矛盾,根本也就不会存在。

不知从何开始,瑾芯竟从对他反感转变为心仪。恨和爱都有原因,不会无缘无故。
瑾芯默默回忆,第一次与他有了纠葛,是在哪?
对,是在卧龙山庄,那时候卧龙刚开,人人都想去看看热闹。她刚飞进去,就看了黑白,仔细一看,原来是斩风行会的人守在入口正在杀人。她去了几次,挂了几次,最后一次她真有点恼火了,看到斩风也在那群人中,怒道:有这样垃圾的老大,自然就有这样垃圾的行会和人!
其实瑾芯很少动怒,后来她归结于自己情绪不稳,所以失态。想起来,人家是敌对,不打自己打谁呢。虽然释然,可是对斩风的反感,却持续了很久。

瑾芯第一次发现自己对斩风的关注时,着实有点吃惊。但是她又不能不承认,每次上线,若是看不到斩风的红字蓝字,每次战斗,若是看不到斩风的身影,她就觉得意兴阑珊。

应该说,游戏里的斩风,是个很有吸引力的人。比如,他不粗口、不口水,他重情义、朋友众多,而且,他风度翩翩。有一次,鬼使神差地,瑾芯偷偷潜入斩风的语音频道,正巧是他在说话,说的什么她忘记了,只记得他的声音,就在耳边,仿佛只对她一个人低语。

瑾芯知道这很可笑,但是无法自控。因为这份情感持续的时间太长,所以她并不做奢想,只把斩风当一个隐形的伴侣,虽然为此,她拒绝了很多不错的男人,正如翔天对依雪一样,如果不是他,她宁愿让心空着。

有一段时间,区里流言说斩风的指挥喜欢她,因为他跟行会的人关照,如果单独遇到她,不要追杀她。那一刻,她的失望甚至大过一切——为什么不是斩风,为什么?

那夜,是谁提起依雪的?
她根本不记得,而且之后的时间里,都处于一种恍惚的晕眩,就在晕眩中,她做了一个决定,一个只要稍有理智,就不会去做的决定。
瑾芯是个理智的人,但是,愈是理智的人,愈会做一些不理智的事。

瑾芯当夜就坐上了去A市的夜车。
其实,她根本不知道斩风在A市什么地方,只知道他和他的家族经常去的一个网吧。仅凭一个名字去找一个网吧,的确是不容易,更何况还要在这个网吧里找到一个陌生人。

瑾芯以为自己找不到的,但是最终,她找到了。她不知道那一群大呼小叫玩传奇的人里,哪个是斩风,也许斩风根本就没不在场。 突然,听到有人喊,老大,来酒馆收人!
她正站在酒馆,于是看到斩风飞过来,就在她旁边三步远,收人、离开。
瑾芯抬头看,那一群人里,应该就有斩风吧!只是,他是哪一个呢?

瑾芯在A市待了半个月,天天去那家网吧。半个月之后,她启程回家。
回家后,她在日志里写道:很傻,我知道这一切很傻。我终于没有见到斩风,不知我在怕什么。也许,不见他,才是对的吧?很多时候,尽兴,未必是好事。

半个月如同一瞬,在时光中消失的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