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白月光·慧慧

2016年05月25日 22:28:50550


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
       ——《白月光》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甚理解在游戏里的爱恨别离,我觉得他们很可笑,就是这样一个面目模糊的小人,怎能承受倾心和背叛?我说出我的看法,他们都说我傻,尽管我很傻,但他们都喜欢我,我的朋友很多,男人,女人,他们觉得和我在一起很安全,因为我不具侵犯性,还有一双忠实的耳朵。

我知道很多秘密。
知道秘密太多也不是好事,有时候我会好笑的想,如果把我所知道的都大告天下,那么,恐怕会引起很大的混乱吧,这个很大绝非妄指,因为牵扯进很多人很多事,但是我无意这么做,这对我没什么好处,损人不利己的事,我不做。
但是秘密就是秘密,如果不说出去,就会发酵冒泡,各种秘密纠结在一起,能让我认清一些人看清一些事,有时候也让我迷糊,不知孰是孰非——玛法大陆也是一张人际网络,在这张网里的人,既互相踩,又互相捧。
不过,我懒得理这些,我的信条是自得其乐。

有一个男人,他仿佛很欣赏我,他说,你在是非最中心,却从来不曾搅入其中,你是聪明人。
我早就知道,人们眼中的另一个人,绝不是这个人的真实面目,但是我也没必要去解释,他怎么认为是他的事,我还是我。

他叫谢晓峰。
有一个下午,实在是有点无聊。他一直和我在一起,又没什么话说,我觉得无趣,随口问,是你的本名?
他看我一眼,眼里带笑。
我已经有点后悔不该多嘴,这不是我的作风,但是话一出口,覆水难收。我转过身,远远的跟一个朋友点头示意。
他却很欢喜,说,你终于对我感兴趣了?
这话说得太蠢,我对太蠢的男人一向没什么兴趣。但是我又不想告诉他。

飞扬和谢晓峰很熟悉,他对他赞不绝口,说他实在是一个值得交往的兄弟。
我和飞扬又是生死之交,所以,我虽然觉得谢晓峰平淡无味,也高看他一眼,爱屋及乌这个道理我懂。但是飞扬告诉我谢晓峰很喜欢我,我就有点好笑了。

我知道谢晓峰喜欢的不是我,他亲口说过,他喜欢的是行会第一美女,老大的妹妹慕琳,大家都叫她公主,有着公主的矜贵,公主的美貌,以及公主的任性。
谢晓峰曾经一下午一下午地和我在一起,倾诉他对公主的倾心,当傍晚时分,公主上线,他整个人都焕发了精神,立即就赶去了,不管是远隔千山万水,还是万水千山。我知道很多人的秘密,所以我能分辨得出他是真的喜欢她,听到她的名字都会心动的喜欢。
公主的情人很多,谢晓峰并不是最得宠的一个,所以他的情绪波动很大,要么是欣喜若狂,要么是失魂落魄。

但是飞扬说谢晓峰喜欢我。
我说,你知道什么。
他反问,你又知道什么?
我说,是,我什么都不知道。
男人,都是虚荣的动物,决不允许一个女人比他懂得多。
还有一点,男人不会允许一个女人比他骄傲。也许这一点,比前一点更为重要。
我突然心念一动,也许,也许飞扬说的是对的。

谢晓峰一下午一下午和我在一起,他喋喋不休地说着他与公主的一切,事无巨细,他都要讲出来,一刻也不停。我冷眼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仿佛跳到事外:是的,他在喋喋不休,因为只要他停下来,就会陷入我的沉默,而他,似乎并不欣赏这沉默,他不自在,如芒在背。
我打断他,直言:你喜欢我。
我没有询问,我直接确认。
谢晓峰一怔,眼神慌乱,手足无措。
我知道飞扬说对了。

但我没有半点开心,我不喜欢谢晓峰,被一个不喜欢的人喜欢,不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我心里只有怜悯——卑微的男人,不知道如何与我相处,只有假借这种离题万里的方式。
我有一丝怀疑,在他爱上我之前,他爱过公主吗?是先爱上公主,才发现我的好,还是从来没有爱过公主,只是借用这一个理由?
无论怎样都无所谓,我不喜欢他。

谢晓峰走了。
他的背影很骄傲,我欣赏他,用最后的自尊,维持了我和他之间的骄傲。
也许只有他知道,我是一个十分骄傲的人。

我的朋友还是很多,还是能听到各种各样的秘密,区内名人,各会老大,他们都需要我这样一个存在,有秘密不吐不快,这个道理我很懂,而我,是一个绝佳的对象,我的耳朵很忠实,已经到了有口皆碑的地步。

少了一个谢晓峰,我不愁寂寞。
我为什么会想到这个词?寂寞,寂寞是什么?一整个下午独自在庄园的石塔下,就是寂寞?
我不认为如此。

听说公主终于嫁人了,我去观礼,赫然发现新郎是谢晓峰。
他给了我双份红包,目光灼灼地说,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鼓励,我不会坚持到底,也永生得不到公主的爱情。
他的话语充满了感情,脸上也带着新婚的欣喜,我几乎信了他,我为什么不信?!

回到庄园的石塔之下,我发现我在哭。
我哭什么?为什么而哭?
我不爱谢晓峰。
我不爱他,又为什么哭?

飞扬找到我,他淡淡的说,也许你不知道,谢晓峰和你一样骄傲。
我大笑出来——不笑还能怎样呢,我总不能痛哭,然后告诉飞扬:你是对的,而我错了。直到他成了别人的丈夫,我才发现,原来那么长的日子里,我早已习惯了他的存在,习惯到了无视他的存在,习惯到了无视他的爱,以及自己的爱。

公主和谢晓峰结婚以后,与一干情人断了关系,收心做一个妻子的本分,他们二人逐渐成了区里有名的恩爱夫妻,又因为他们喜欢一起参加PK,大的小的战役总能看到他们形影不离的身影,区里人又给了他们一个别号——残剑飞雪。
我虽然没有亲见,我也相信这消息的真实性。我只是想笑——人人都向我倾诉他们各式各样的秘密,最终,我自己也成了其中一个秘密。

近来,我总是笑,不笑又如何呢?
我是慧慧,这一群人最不起眼的一个,却知道最多的秘密,你也可以将你心里的秘密告诉我,我有一双绝对忠实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