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白月光·谢晓峰

2016年05月25日 22:29:14479


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
       ——《白月光》

的确是我的本名,我就叫谢晓峰。
从游戏名就能想象得到,当初我不过是随便玩玩,都没有认真起一个威风的好名,谁想到越是淡入,越不会淡出,居然十年就这么过去了,现在想想,进入玛法大陆应该不能全部归为偶然,应该是宿命。

认识慧慧,是因为飞扬,我们是很好的兄弟,而慧慧,是飞扬的好友之一。
其实说起来,慧慧的名气甚至大过我和飞扬,她有很多很多朋友,甚至敌对行会的老大也对她礼遇有加,而且他们都喜欢向她倾诉,她认真的听着,不发一言,但是他们说完之后都如释重负,可以再次出发,轻装上阵。
我总觉得能在各大势力间周旋,得到他们的尊重和信任,又不介入他们之间是相当难的一件事,很明显,张三也许会抱怨李四的不讲义气,李四又会指摘王五的为人,而王五偏偏与张三是生死对头,慧慧却在其间找到了那个平衡点,我很欣赏这样聪明的女人。

但是接触之后,我又发现我错了,她根本不聪明,她不过是笨,所以不具侵犯性,所以只懂得倾听,而不会搬弄是非。
但是很奇怪,察觉了这一点,我反而更欣赏她。
大智若愚,远比大愚若智可爱的多。

那时我正陷在对公主的热恋中,她给我希望,又不给我绝对的希望。而不绝对的希望,有时候就是绝望。
公主是个很任性的女人,她需要很多的爱,像个贪心的顽童,要很多男人追求她,她才会开心。但是公主的一切都让我着迷,她的美丽,她的矜贵,她的任性,总之她的一切都是美好的,
和公主在一起,快乐只有一点点,但是这一点快乐,已是我全部的光辉。当公主将这份快乐给别人的时候,我的痛苦也会加倍。

每当这种时候,我就会去找慧慧。
她有一双忠诚的耳朵,我说,她听,一个下午很容易就过去了,傍晚时分公主就会上线。等待的时刻每一秒都难捱,有慧慧伴着,时间可以快一点。
所以,我很喜欢这个特别的朋友。
和她在一起,很平静,平静的犹如秋日悠长的午后,天高云淡,心平气爽的怡然。

事情从什么时候开始转变的,我并未察觉。慧慧的宁谧,公主的绚丽,仿佛是个对比,而我心里的天平,却在不知不觉中越来越倾向于慧慧,只是,我并不知道。
也许,是那一次?
她问我,谢晓峰是否我的本名。
我突然有种冲动,想告诉她我的一切,我的传奇,我的现实,我的所有过往,我知道,只要我开口讲,她就会听。

有一个下午,不知为什么慧慧没有来,她常在的庄园石塔之下,空空荡荡,我的心情也空空荡荡,无处着陆。
那个下午我碰到飞扬,我跟他随口聊着,不知怎么,我突然问起慧慧。
我是这样问的,慧慧有老公吗?

我自以为问的很技巧,传奇里,不一定非要结婚才能是夫妻,而且这么问也很稀松平常,谁都不会觉得有异。
偏偏我忘了飞扬不仅是个纵横沙场的勇士,还是个心思缜密的人,他忽然一笑,说道,据我所知是没有,不过你要努力才行。
被他识破,我讪讪的,却很开心,他让我努力,说明前路无阻。

但是,我却不知怎样和慧慧相处。
她目光漠然,闲闲地站在那里,长时间地听我说,若我停下,她还是漠然,在我没有爱上她之前,我不觉得和她默默站着有什么不妥,此刻却很不自在,如芒在背。
沉默如此压抑,我只有拼命找出话来,有时候说的话也是有惯性的,很难转弯,一张口,公主的名字就说出来,她的美丽,她的矜贵,她的任性,事无巨细,我说着,只为填补沉默,却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她却打断我,说:你喜欢我。
是的,我喜欢她,她如此聪明,没有询问,直接确认。
一刹那间,我突然语塞,仿佛懵懂少年,第一次面对心仪的女孩。
但是她却漠然转过身去,我爱她这样淡淡的气质,又被这漠然刺伤——也许她不懂,男人的骄傲至高无上,谁也不能刺伤。
我离开慧慧,没有回头。
我有多爱她,我就有多骄傲。

我遇到公主,她伤了心,想安定下来。两个伤心人,凑在一起,恰到好处。
婚礼上,我给了慧慧双份红包,其实她来不来对我已经没有意义,我娶了公主,之前的一切就都埋在心底,总有一天,我和公主之间会有一份真心,这日子,绝不会远。

我和公主不是没感情基础的,我曾经狂热的爱过她,她现在属于我,很多次,我看着她,恍惚间,几乎以为是个梦。让我没想到的是公主真的收了心,而收了心的公主是那样温婉可人,我们形影不离,一起出生入死,朋友们开始叫我俩“残剑飞雪”,人人都羡慕我终于抱得美人归,谁又会想到我曾经中途爱过别人。

我逐渐忘了前尘往事,我对慧慧的爱,永远成了一个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