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心情

白月光·公主

2016年05月25日 22:29:43591


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
               ——《白月光》

他们都叫我公主,也许像我这样的女孩子,每个区每个服,或者说每个游戏都有一个,最大的家族最大的行会的老大,是我亲哥哥,所以我注定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表面看,我很风光,几乎是区里最有名的美女。
世人都说,女人因爱她的是什么人而矜贵。
我刚踏入玛法大陆没多久,跟哥哥出生入死的兄弟,他最好的朋友,突然向我求婚——其实他不差,甚至可以说很优秀,他是区里首屈一指的名人,叱咤风云的王者,喜欢他的女人多得是,他却独专情于我。
我并不讨厌他,可也谈不上喜欢,如果不喜欢一个人,怎么可能嫁给他呢?
因为我的拒绝,他黯然离开玛法。
我承认,我有愧疚,但是我并没错。也因为他,我成了区里炙手可热的最有名气的单身美女。

也许任何事情都如此,得来容易就不会珍惜。
可以说是被追求我的人惯的,也可以说是我本性如此,很快我就从少许的愧疚中解脱出来,在这个游戏里,游戏人生起来。
很多人喜欢我,我不知道他们喜欢我什么,而且他们的喜欢来的很容易,刚才还和另一个女人言语暧昧,看到我又转过来献殷勤。
我看不起他们,只是我的真心已被假意替代,我把不屑藏起来,只给他们看明媚笑靥。

看不起他们也不妨碍和他们在一起。
他们让我开心,这就够了。
我有我的原则,我只滥交,绝不滥情。
更何况,这只是个游戏而已,不是吗?

谢晓峰和他们不同,我相信我没看错。
也许我的不羁只为了掩饰想找一个真心人的奢望,但是当我真的碰到他,我却有点怕。
怕自己不够好,怕他不够坚定。
因为我太重视谢晓峰,我反而对他很坏,一点点不如意,我都会盛怒,很久不去理他。是的,我对自己喜欢的人,总是要求甚高,这是悖论,我却无能为力。

我知道谢晓峰经常和慧慧在一起。
慧慧的朋友很多,而我的哥哥,恰是将她奉为知己的一个。哥哥说过,慧慧是个很好的女人。
我不懂很好特指什么,但是我想,一定是有我没有的一切优点吧。远远的看到过一次她,站在庄园石塔之下,整个人宁谧的像一株开花的树,世人都说我是第一美女,那一刻,我却无比的心虚,竟立即退走。
是的,我自卑了。

我每天傍晚时分会上线,只要我上线,谢晓峰就会赶过来,哪怕隔着千山万水。每当我看到他远远跑过来,都会有一种冲动,想要迎着他跑过去,和他重叠站在一起——但是,我只要想到他是从慧慧身边而来,我的心就会沉下去,沉到一个又冷又黑的地方。
我故意和别的男人说笑,故意装着没看到他,甚至当着他的面,任由别人和我重叠地站着,我要看他吃醋又恼怒的样子,我在用这样一种方式,验证他是否爱我如昔。
但是他对我的爱,还是不知不觉的淡了下来。
虽然还是天天等我上线,天天陪在我身边,可是他眼神不再闪烁热情,他甚至有点心不在焉——是的,我很清醒地知道,他与我,日渐疏离。
越是如此,我的情人越多,我知道我用了一个很笨的方式,却回身无力。

很久之后的一天,我至今都记得那个下午树影婆娑的样子。
我上线,然后碰到谢晓峰。
他不知从什么地方而来,神色带着三分冷漠,三分痛楚,却又那样的骄傲。他看到我,似是一愣,我的骄傲却碎了一地。
我告诉他,我爱上了一个人,但是他离我而去。
谢晓峰神情恍惚,却大笑道,你是公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离你而去的那个人,一定是个傻瓜,大傻瓜。

我和他很快就结婚了,我不知道他是否知道我说的那个人正是他,他也从未提起过。
虽然他的心思还会偶然恍惚一下,但是我知道,总有一天,我和他之间会有一份真心,我相信这一点,正如我相信我对他的感情。
我们形影不离,行会的朋友开始叫我们“残剑飞雪”,我很喜欢这个别号,印证了我和他的心心相印。

我想我的选择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