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游戏攻略

《美国末日2》值得买吗?

2020年07月04日 23:58:44240

美国末日2

最后生还者2角色塑造与剧情通关感受

一.游戏性

tlou2的战斗系统延续一代,在更好的画质和更优秀的美术的加成下,单从游戏性来说,本作无疑可以让玩家体验到酣畅淋漓的战斗。(需要说明:在某媒体的评测中提到的敌人阵营,吹口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名字,其实是被夸大了的。吹口哨算是一点加分点,但其实在吹口哨前,敌人会有明显的招呼同伴的动作,并不至于让玩家晕头转向。至于每个敌人都有自己名字这一点,我只能说顽皮狗准备的角色建模太少了,过于重复,你老是杀长得一摸一样的敌人,那别人喊他名字你还会有感觉吗?)

顽皮狗除了战斗部分,还有很多恰到好处的场景交互,包括加强演出效果的qte。但是这些通通都是为了服务剧情的,是为了加强剧情给玩家的冲击力而设计的(否则我想不出,有人喜欢希望玩单纯拿起物品摇左摇杆的游戏)

二.演出

本作的演出无功无过,在美术的加成下,人物的表情唯妙唯俏,有时一场对白,在静止的镜头前两个人相顾无言,但玩家却能感受到其中气氛的变化。这样的美术只有顽皮狗能做到。

三.剧情

本文不会涉及所有剧情,因为不是所有剧情都有问题。这一作总是能在恰到好处的高潮拉垮,实属牛批。

1.乔尔被杀

在游戏里有短发和长发的乔尔。短发的乔尔在剧情上承接一代,面对的是14-16岁的艾丽,在经历了一代的跋涉。乔尔失去的对孩子的情感已经被唤醒。所以玩家可以在游戏里看到乔尔的各种温暖的举动。

在艾丽18岁时出场的乔尔留起了长发,在16岁时,乔尔和艾丽在萤火医院发生不欢而散后,乔尔突然变得像苍老了10岁一样(从开头和汤米谈话的声音,救艾比逃跑时的动作可以看出来)。

在一次逃离感染者的旅途中,汤米和乔尔顺路救起了艾比,三人一路逃回埃比小队的据点中。

最不能接受的地方来了。一代玩家扮演的杀神乔尔,像是垂垂老矣的老狗一样的走到房间的中心,旁边是一圈WLF的小队队员。然后他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乔尔(没有说姓氏),被艾比打烂右腿,接下来就是著名的高尔夫情节。

从艾比线可以知道艾丽耳鸣时,WLF其他成员的对话。其中最重点的一句出自欧尔:“杀了她(艾丽)我们和他们就没有区别了。”以此为理由,他们留下了艾丽和汤米的活口。

美国末日2

2.埃比人物的塑造

埃比是个壮妹,玩家可以操纵的最年轻的埃比是14岁,但并没有说明为什么这妹子比男的还壮。就像不知道为什么她为什么壮一样,玩家几乎不知道她的任何故事。艾丽和乔尔在一代共度风雨,走过春夏秋冬,才有现在的感情。但艾比呢?没人知道,玩家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需要操控埃比走完一半的流程。

在埃比线中,玩家会不断看到被自己(艾丽线)杀死的角色。编剧在用这些配角制造玩家内心的矛盾。

随着艾比线的推进,可以听到艾比和队友的谈话。队友说:“他们(疤脸帮)只是些孩子。“艾比回答:“无所谓,他们要(用生命)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这场对白发生在艾比线开头,也就是高尔夫不久后。

流程中,埃比和两个疤脸帮的孩子一起逃亡。埃比和两个孩子在一个铁皮房里分别,回到了水族馆。埃比回到水族馆,夜半做噩梦(梦见两个孩子被吊死)而惊醒,因此决定回去救那两个困在铁皮屋的疤脸帮孩子。

剧情跳到埃比和两个疤脸帮被WLF抓住,两个孩子中的姐姐被乱枪打死。接下来的流程,玩家将会体验到大规模的阵营战。但从这里开始,剧情就开始迷惑起来了。玩家需要操作埃比和疤脸帮省下的光头妹,杀死WLF阵营和疤脸帮阵营的所有人型敌人,而在这之前,这两个人都只是各自阵营的逃犯而已。

剧情跳到埃比追杀艾丽到剧院的节点。埃比快杀死蒂娜时,艾丽倒在一边说”她怀孕了。“埃比就此收手离开。

3.空洞的结局

结局是最最不合理的,玩家在历经了20小时的跋涉,终于要见证最大的矛盾冲突时,艾丽突然收手了。在演出中,两个人单挑前,艾丽脑中闪回乔尔被高尔夫打烂的脸,因此艾丽觉得需要了结这一切。但艾丽快掐死埃比时,脑中又闪回了乔尔生前坐在屋前抱着吉他的画面,然后艾丽放手了,让埃比离开。玩家十几小时紧绷的压抑的心情,在结局之后没有得到慰藉。

4.剧情的失败

个人认为,顽皮狗的编剧想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让玩家质疑自己的合理性。在一代中,所有玩家都沉浸于艾丽和乔尔的旅途中,乔尔为了艾丽杀了很多人,但从来没人质疑这其中的对错,因为这玩家的情感就在乔尔身上,何必去追寻那虚无飘渺的答案?但编剧的功力实在捉鸡,在剧情的分配和节奏上实在让人无法代入新主角埃比。玩家在一代代入乔尔和艾丽,怎么能在短短10小时的游戏中忘记所有珍贵的情感呢?所以编剧抛出了一个终极问题,制造了一个史诗矛盾,但是却不给玩家回答。埃比的塑造也过于草率,上文中加粗的句子都是埃比内心转变的时刻,但一场梦就能让埃比放下阵营的仇恨,一句话就能让埃比停止复仇,对玩家的智商是莫大的羞辱。如果埃比如此容易改变,那为何杀了刚刚救完自己的乔尔?结局的“升华”过于生硬,仿佛一朵白莲花盛开在真实合理残酷的土壤里一样。

5.玩家和媒体的矛盾

如果认为这个游戏好,是可以接受的,如果认为这个游戏是“奇迹”,那还是算了吧。在这些媒体编辑和玩家的冲突中,关键就在于:我们对于tlou2水平的期待在哪里?玩家希望要一个和tlou1一样或者更好的游戏体验。这是一个期待落空的问题,游戏本身客观的好坏反而没那么重要了。顽皮狗用欺诈预告希望玩家满怀期待,游戏媒体用评测让玩家充满信心,去期待一款真正的奇迹,然后游戏发售了《最后的行尸走肉》。打个比方,诺兰的《蝙蝠侠:开战时刻》上映后各位都期待续集,然后续集是DC剧集《绿箭侠》,你说人能不骂街吗?DC的所有这些美剧中充满了奇怪的家庭伦理桥段用来灌水,我寻思也没人对这口诛笔伐啊,因为观众本来就对这样的作品质量不抱那么大的期待。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